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康熙二十八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年,太皇太后身体恶化,和敏日日在身前侍奉,最终还是走完了最后一程,次年二月,佟贵妃也跟着去了。

     此次,却并没有如同前世那般,将佟贵妃追封为皇后,依皇贵妃礼下葬,只是四阿哥的玉牒却真正的记入佟贵妃的名下。

     在事后,康熙将四阿哥带到永寿宫,看着和敏,皱眉道:“老四年纪还小,就先养在你宫中。”

     和敏有些复杂的看着被带到自己宫中的四阿哥,微微的皱了皱眉,才小心的看了康熙一眼,道:“皇上的意思是……让臣妾抚养四阿哥?”他的玉牒不是已经改到佟贵妃的名下么?为何还让自己来做这事,最主要的是,如今自己身居高位,竟然放两个阿哥在自己身边,他想做什么?

     康熙只是扬了扬眉,点头道:“是这个意思。”说着就坐在软榻上,懒懒的翻看这一本书,却也没在解释。

     和敏一直放心不下,她仔细的打量了康熙的神色,可却又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整夜没睡好。

     直到天将白之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尔春并没有去喊她,待和敏清醒过来,已经巳时了,这边刚用过了饭,就听小宁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满头满脸的汗。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这急匆匆的。”和敏皱了皱眉。

     “主子,不好了,小主子同四阿哥打起来了!”小宁子连呼带喘的,他口中的小主子就是六格格。

     和敏翻了个白眼,乐道:“这又是胡说了,小六才几岁,怎么就能同四阿哥打起来呢。”

     小宁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苦着脸,道:“是真的,奴才瞧着小主子似是不大喜欢四阿哥呢。”

     “这话出了这门就不要在说出去了。”和敏厉声说道:“四阿哥是皇上亲自带来永寿宫的,若是被人听了,指不定还要说我慢待四阿哥呢。”说完声音也缓和了下来,道:“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宁子这才快言快语的将事儿说了一遍,和敏皱着眉头,道:“你是说小六故意撕了四阿哥刚写好的经书?”

     “是啊,自佟贵妃去后,四阿哥一直闷闷不乐,只写了经书……”小宁子开口说道。

     和敏摇了摇头,道:“小六被我宠坏了。”说着轻微的叹了口气,道:“让小六过来见我。”

     “是。”小宁子走了之后,和敏略微有些愣怔的坐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尔春抿唇,轻声说道:“小主子还小呢。”

     “不小了。”和敏叹道,“也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小六来后,和敏端坐在高处,也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只看的小姑娘局促不安,才道:“我原想着,我的小六最多调皮些罢了,可如今看来,却也并非如此。”和敏摇头,眼中流露出失望。

     “额娘?!”小六诧异的瞪大眼睛。

     “四阿哥是你的哥哥,你的亲哥哥,佟贵妃亦是你的母妃,那经书是你哥哥亲手抄写,你又缘何撕毁?”和敏看着小姑娘反问道:“平日里我又是如何教导你的?”

     “额娘知道了啊。”小六抿了抿唇,却是执拗的扭过头,不说话。

     和敏看了她一眼,道:“既然你撕毁你哥哥的经书,你且在为他抄写一卷。”说着顿了一下,又道:“晚膳的时候,给你哥哥道歉。”

     “额娘!”小六不满的说道:“我不要道歉。”

     “为何?”和敏扬眉,“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你做错了就要道歉。”说着也不在理会她,只道:“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出来玩。”

     四阿哥是同八阿哥一同回来了,给和敏请过安后,就乖乖的站在一边。

     和敏嘴角露出了笑容,道:“都站着作甚,只管坐着。”说着指了指旁边上的位置,笑道:“过两日你太子哥哥成亲,你们也只管去玩,只是别到处乱跑。”

     “儿子省的。”小八乐道,看了四阿哥一眼,笑道:“儿子就跟着四哥。”

     和敏这才点了点头,看向四阿哥,眼中有些歉意,道:“四阿哥来永寿宫虽说晚些,可我待你们的心都是一样的,小六她被我娇惯的狠了,如今倒是越发没了规矩了。”

     四阿哥抿了抿唇,和敏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叹道:“她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这做哥哥的,只管教训就是了。”

     “额娘放心,我省的。”四阿哥点了点头。

     和敏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那经书是小六的错,我罚她为佟姐姐重新抄写一份经书。”

     “不必如此的。”四阿哥抿唇,摇头说道:“六妹妹并非有意。”

     “有意无意且先不提,只她这般行事却是要不得的。”和敏摇头。

     和敏又同两人说了会子话,就让他们离开,她自己则独自坐了片刻,她有些怀疑,难道自己教孩子的方法真的不对么?

     胤俄当年也被自己养的无法无天的,可有她护着,这后宫之中,却也没人敢欺负他,可哪里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早逝,这样一来,没了额娘,胤俄这样的性子却也要受不少的苦,如今小六也是这般……

     她却还是个姑娘,若是日后自己……她岂不是要更加的艰难么。

     和敏自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对小六的管教更加的严格,她想,就算对别人嚣张霸道些,可对于自己的哥哥总归也要敬重些的,日后也只有哥哥能帮着她了。

     葛尔丹势力渐壮,这已经成为康熙心中的一根刺,欲拔之而后快,康熙颁旨御驾亲征,命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皇子胤禔为副将出古北口;恭亲王常宁为安远大将军,出喜峰口征讨。

     容妃随驾,宜妃随驾,和敏留守宫中。

     这几年,容妃又重获圣宠,她性子温婉,同她说话,总有种宁静平和的感觉,和敏想,这或许就是容妃重获圣宠的缘由吧,这让惠妃心中难免不平,只是却也无法,不过好在他儿子颇得皇上看重,好歹也抚平了她稍稍受伤的心。

     敏贵妃虽说身居高位,地位尊崇,可却并不受宠,不过若是有人想要在永寿宫做手脚却也是不能的。

     不过月余,竟是隐隐传来康熙病重的消息,被和敏杖毙了几个说闲话的宫人,自此却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谈及此事。

     太子来到永寿宫,他看来很憔悴,和敏皱了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皇阿玛他……”他眼中隐隐有些祈求,只道:“皇阿玛平日里身体那么康健,怎么会出事?”

     和敏抿了抿唇,才道:“别想那么多,你只管做你该做的。”说着皱了皱眉,又道:“我听闻京中有外国传教士,太子不妨试上一试。”

     胤礽双眼一亮,道:“母妃此话可当真?!”他急忙站了起来,道:“孤这就派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