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这刚有些犯迷糊,就听坤宁宫门外有人大声喧哗隐隐的传来哭声,李德全一个机灵就将瞌睡虫儿全都吓跑了,连忙跑了过去,坤宁宫的奴才没有不伶俐的,先是将那哭闹的宫女绑了直接一团布塞嘴里再说,守夜的诸人都有些晦气,这显然是有备而来,看到李德全后,连忙禀告。

     问明了原因之后,李德全也不敢耽搁,小跑着进了偏殿,着急上火的模样,顺便还用手抹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做奴才也有做奴才的道道儿,他得要让主子看到他的着急,看到他的忠心呢!

     康熙同和敏还没歇着呢,他跪下来将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

     康熙的面上瞧不出神色,和敏叹了口气,道:“皇上,既然六阿哥身子不爽快,您去瞧瞧吧。”看向李德全,和敏站起身来,道:“那宫女可有说请了太医么?小孩子原本就娇弱,可耽搁不得。”

     李德全偷偷的抬眼看了自家主子一眼,才道:“奴才已经让人去请了。”

     和敏眨了眨眼睛,回过头来看康熙,却在这时,宫门外请安的声音让和敏眼前一亮,待钮祜禄氏进来之后,和敏瞧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道:“吵到姐姐了?”

     康熙知道钮祜禄氏身子一直没好利索,道:“你怎么起身了,既然身子不爽快,早些歇着吧。”

     “阿哥出了事,臣妾又哪里能够安心。”她面上虽然带着笑,可面色却着实不大好看。

     康熙同钮祜禄氏去了承乾宫,和敏想了想也跟在钮祜禄氏身后,她看着姐姐的身子着实有些不大放心,嘱咐尔春拿了个斗篷来披在姐姐身上。

     康熙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丫头对于钮祜禄氏倒是友爱。

     至承乾宫的时候,佟佳氏早已经侯在边上了,她面上有些焦色,看到钮祜禄氏的时候,心中只觉得大恨,抿了抿唇,却是连忙迎了上前,给皇上皇后请安后,才道:“德妹妹她有些不大好。”她眼圈发红,一副憔悴的模样。

     康熙走到佟佳氏身边,扶着她的手,道:“夜里凉,先进去吧。”

     佟佳氏看着康熙的目光满是柔情,点了点头,道:“我听表哥的。”

     钮祜禄氏同和敏对视了一眼,两人跟在皇上身后进了偏殿,德贵人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她只穿了一身简单的中衣,让她显得很单薄,眼圈红肿,显然是哭得久了,看到康熙进来,强忍着悲伤,跪在地上请罪,额头却是长久的抵在冷冰冰的地砖上,“奴婢有罪……”

     和敏只扶着自家姐姐,并不敢说话。

     康熙看到德贵人强忍悲痛的倔强模样,只觉得她虽然面上看着柔弱,可内心中却比谁都坚强,走到她身边,弯身将她扶了起来,才道:“这不怪你。”那扇窗早已经被关的严实,德贵人听康熙并没有怪罪的她的意思,双眼一红,眼泪啪啪的就滴了下来,那副小模样儿着实让人心疼。

     和敏暗中撇了撇嘴,被钮祜禄氏瞪了一眼,才做老实状。

     “都是奴婢的错,夜里只觉得胸闷,这才开了窗子,可却没有想到竟然睡了过去。”德贵人哭的差点抽了过去,看着被太医围起来的儿子,哭道:“小六还那么小,若是……”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又哭了一声,道:“皇上,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悔恨似乎让她恨不得死去一般,“我宁愿现在躺在床上的是奴婢,也不愿小六受丁点儿的伤害!”

     康熙看着小六的模样,想起先前儿那些早夭的孩子们,心中也有些不大好受,拍了拍她的后背,只能给予无言的安慰,小六……他还没给小六起名字呢,他拍了拍德贵人的后背,叹道:“你别担心,小六他定然会没事的。”他难得温声道:“小六还没起名字吧。”

     德贵人低垂着头只做伤心状,嘴角却是下意识的微微翘了起来。

     康熙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后,沉声道:“祚,六阿哥取名胤祚。”这话一出,几人都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置信一般,一瞬间几乎落针可闻。

     祚亦可视为国祚,一个小小的贵人的儿子,用了这个字做名字,康熙是嫌德贵人活的太舒坦,六阿哥活的太长久了么?

     “皇上!不……”德贵人似是被吓到了一般,只喊出了一个字,就软软的晕了过去。

     和敏抽了抽嘴角,这也晕的太是时候了吧,你这一晕,哪里还顾得上名字的事儿啊,过了今夜,六阿哥名字的事儿就算是落在实处了,你究竟是想要这个名字还是不想要这个名字呢。

     钮祜禄氏轻微的咳了咳,细长的眉头也慢慢的拧了起来,面色越发的苍白了,此时方站起身来,道:“皇上,既然六阿哥已无大碍,明儿您还要上朝,让佟妹妹伺候您歇着吧。”

     佟佳氏面色缓了缓,才走到康熙身边,道:“表哥,您别担心,德妹妹是个有福气的。”她这话说的时候心中有些酸涩,却强撑着笑意,道:“这宫中的奴婢们越发的不顶用了,我想着六阿哥出了这些事儿,就是她们下人的疏忽。”

     “恩,你做主就好。”康熙看了钮祜禄氏一眼,点了点头,道:“皇后也早些安置吧。”

     钮祜禄氏给康熙行了礼之后,又嘱咐了几句,这才带着和敏离开。

     佟佳氏离开偏殿的时候,回头朝着德贵人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觉得心中凉意更甚,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下得了手,她真的能拿捏的住她么?

     祚么,真是个好名字呢,当时董鄂皇贵妃的阿哥也是这个字呢,结果呢……佟佳氏抿了抿唇,望着康熙的侧脸,眼中只觉得有些酸楚,自己明明这么喜欢他,为什么表哥就是看不到呢。

     次日,卫氏恭敬的站在钮祜禄氏身边,微微的侧着头,神态恬静而淡然,片刻后才轻笑了一声,道:“奴才也听说昨夜里的事儿了。”她低垂着头,轻声说道:“六阿哥是有大福气的人。”

     和敏坐在钮祜禄氏下首的位置上,听闻此话,笑道:“可不就是么,待六阿哥身子恢复了,也该让老祖宗瞧瞧呢。”

     孝庄太后恨董鄂氏恨的入骨,现在有一个名为祚的阿哥,也不知道老祖宗她会不会多想呢。

     和敏嗤笑了一声,反正也不是个长寿的名儿,她侧过身子从桌子上翻出了几个模样新鲜的糕点,笑道:“御膳房的点心又有新花样儿了呢。”说着捏起一块放入口中,幸福的眯了眯眼睛,道:“真好吃。”

     钮祜禄氏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那日皇上说了什么话,她可是听说了的,怎么这丫头还是一副好吃嘴的样子?

     卫氏倒是笑了笑道:“敏妹妹倒是好胃口呢。”

     “我倒是宁愿她没有这么好的胃口。”这话说的颇有些无奈,不过看妹妹吃的开心,她心中也是高兴的,她就从来没有妹妹的好胃口。

     和敏也不在意,如今她早都想明白了,能吃才是福呢,只有吃的好,身体才会好的,她还让以晴试着做了些药膳来,她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只可惜姐姐不大喜欢。

     钮祜禄氏不过坐了片刻,就有些显乏了,和敏瞧着她的身子,终究是有些难受,先前儿还不觉得,尤其是这次入宫之后,她明显的感觉到姐姐的身子不比从前了,红玉同青烛一直伺候着钮祜禄氏的汤药,她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只说是先前儿伤了身子,要静养着,不能伤身不能劳累。

     和敏自然是劝诫过的,可这种事情姐姐又哪里会听她的呢。

     这日,和敏从慈宁宫请安回来,就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上,手捧着一碗羊*喝着,她是不喜欢这味儿的,只是从书上瞧着,这东西长期喝着对身体有好处,故此她也就一直用着了。

     尔春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满脸的焦色,道:“小主,不好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急匆匆的,和敏连忙支起身子,道:“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小主,娘娘在慈宁宫晕了过去。”尔春缓了缓神才沉声说道,“奴婢也不省的是什么事儿,当时太皇太后并未在宫中留人伺候,那姐们说似乎是传来了争吵声。”

     和敏诧异的瞪大眼睛,疾步往外走了两步,顿了一下,才道:“尔春,那姐姐呢?”

     “太医已经在慈宁宫伺候着了。”尔春连忙说到。

     和敏抿了抿唇,道:“我们去慈宁宫。”她走的很快,在宫门口的门槛上差点摔倒,被尔春连忙扶住,道:“小主,您慢点。”

     至慈宁宫的时候,和敏被拦在了宫门口,她略有些焦急的转了转,却也没什么法子,只得在外等着。

     “小主,您还是先回去吧。”苏麻喇姑亦是呆在外殿,看她心神不宁的样子,忍不住劝诫道:“皇后娘娘定然会凤体安康的。”

     和敏只得扯出一丝笑容,道:“姑姑说的是。”她叹了口气,走到苏麻喇姑身边,轻声说道:“姑姑可知道姐姐是因何缘由晕倒的么?”

     “太医只说娘娘太过于劳累了。”苏麻喇姑面上亦是有些担忧,不过微微的垂了垂头,才道:“奴婢隐约听着,似是因着六阿哥的事儿呢。”

     和敏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咬紧了下唇,若有所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