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怎无半点退让!
    笔筒虽不重,但燕回是全力掷出,还是打的顾若溪手臂生疼,她失望地看眼燕回,这个男人已无药可救。她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费半个字,也不想呆在这里哪怕一秒钟,这里是地狱,对她是煎熬。

     淡然轻笑,转身朝书房外走去,似天边飘过的白云,不留半点痕迹。

     本想这个男人就算冷漠,却总还能巧妙周寰相处,但今日之事彻底让她没了信心,也没了心情。早先的想法很对,要想在这个世界上做点事情,活的潇洒,她必须万事靠自己。

     男人神马,都是靠不住,他们号称爱女人,爱江山,最后爱的却都是自己。

     “你站住!”燕回暴怒下掷出笔筒,心里很快就后悔了,看到顾若溪被砸到就更遗憾,心里正想着如何道歉,才能既不伤面子又让她原谅。但看到顾若溪云淡风轻离开,火气又蹭蹭冒上来。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有半点退让呢!

     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能真正变的乖巧?

     “妾身告退,王爷不用送了。”丝毫没有受燕回暴怒的影响,顾若溪翩然而去。

     懒得理你,燕回。

     你已错失和本小姐最后一次和平共处的机会,从此虽然同处一个屋檐下,我走我的阳关路,你过你狭窄的独木桥,互不干涉!

     身后,燕回愤怒的大喊声,将书桌上所有东西扫落地面,愤怒的眸子燃烧着熊熊烈火,额头青筋暴露。

     “顾若溪!”

     ……

     顾若溪离开燕回的书房,在花园里慢慢走着,却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本来找燕回是和他商量那些灾民的事情,她虽然有点小钱,但那是抄家抄来的,若用来救急灾民也只能救济很短的时间,是杯水车薪。重要的是,她刚来到这个世界,还对朝廷,对天下的事情不甚清楚。至少不知道灾民来源的那个通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作为新世纪穿越的女子,顾若溪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是掌握的知识比古人丰富。这种知识不是看无数宫廷争斗剧带来专属女人的那点小阴谋,而是对整个社会,包括历史,军事,地理,生物,农业等其他种种科目的理解。也正因为这样,她心里明白,在处理灾民的事情上,只能疏导教化,而不是提供吃住,满足衣食住行。

     可她对这个世界简直是睁眼瞎,什么都不了解又如何做到去疏导,这是她最头疼的事情。

     回到水云轩,她发现今个这里很热闹。

     有工匠正在修补房顶和墙壁,有花匠正在小花园忙着种植新花,还有三五成群的仆人们在打扫卫生。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本来是准备找点人回来暂时整整这地方,至少在离开前住的舒服点。可她还没来得及忙这事,怎么就有人主动前来,到底是谁派的呢?

     看到顾若溪回来,一个身穿绿色的丫鬟急忙迎上来,施礼道:“王妃您回来了。”

     顾若溪看眼这丫鬟,生的很是水灵,秀气,一双眸子很清澈,笑容也很干净,对她便有些好感。

     “你是哪个房里的?”

     “奴婢小翠,是被云伯派到王妃身边照顾您的,听说小圆姐姐因为家事暂时不在身边,王妃总要有个人照顾啊。”

     原来是云伯,可云伯又为什么要突然派驻丫鬟呢?

     能安排云伯这种资历级别的官家,整个王府恐怕就只有一个人,可那人会注意到这些么?退一步说,就算是他吩咐云伯这样做,那怎么不早点做,若是之前这房屋就坍塌了,还修补个毛线?

     “嗯,来了就呆着吧!”丫鬟嘛,多多益善,反正不是自己掏钱请。

     “姐妹来,都过来,王妃回来了!”没想到,小翠却是朝房屋里面喊了声,立刻红红绿绿像是小鸟般又飞来四个小丫鬟。她们跑到顾若溪面前站成一排,齐齐问好。

     “王妃!”

     顾若溪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小翠,这水云轩一共这就这么大点地,能需要这么多的丫鬟么?

     小翠不愧是派来做大丫鬟的人,立刻明白顾若溪的意思,调皮笑道:“王妃这个不多,您是王妃,按照王府的规矩,应是有一、二、三等丫鬟各两名,还应有大丫鬟。就算将奴婢和这几个丫鬟都加上,您还缺一人呢。”

     那要吃多少粮食啊,能有这么多事情让做吗?

     顾若溪个现代人,什么都是亲力亲为,根本想不到养这么多闲人能做什么,反而觉得人太多影响清静。

     “让她们都回去吧,就你留下就好!”

     小翠愣了愣,她是府里比较有见识,有地位的丫鬟,知道另外几个主子都很讲排场,说是只能配置七名丫鬟,可那位不是大大小小几十号人。可王妃身为内眷之主,才六个就嫌多真是想不通。

     想起云伯对她的交代,她连忙对顾若溪说:“王妃,这些都是云伯安排,若您推回去,云伯会认为她们资格不够而被赶出王府。求王妃给她们条活路,小翠代她们给您跪下。”

     说完小翠就跪倒在顾若溪身边,那几个丫鬟见状,也齐齐跪倒成排。

     顾若溪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淡淡道:“本妃这里向来冷清,若你们坚持要呆在这里,恐怕会觉得枯燥,厌倦。”

     王妃这是在为自己着想么?几个丫鬟心里暗自思忖,那些主子个个都是眼高于顶,对她们根本不当人看,呼之欲来,挥之欲去。可王妃至少关心她们的感受,这和传说中的王妃不一样啊!

     “王妃请放心,她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奴婢,不会扰您清静。请王妃就收下她们吧!”

     “请王妃收下奴婢们吧!”四个丫鬟也一起出声。

     看来不收是不行了,顾若溪对弱者向来比较同情。在这个人吃人的古代社会,女人的地位本来就低下,同样身为女人她实在不愿意为难她们。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弱者并不是天生应该被鄙视,弱者也有弱者生存的道理。

     “你们抬起头,告诉本妃你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