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你是哪根葱?
    男子打量她的同时,顾若溪也在审视着这个男人。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宝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

     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栏外的花园里,芙蓉月下妖娆,浅红色的新蕊,明媚的像要召唤回春天。

     哇,好帅的男人,比偶像剧里的那些整过容的帅哥帅气多了,传说古代多美男,看来此话不假啊,刚来就碰上一个。顾若溪看着眼前又阳光又帅气的帅哥,心里那个高兴啊!

     “姑娘,你……没事吧?”温润如玉的声音缓缓地流淌在空气中。

     男人的声音,也是极美的。

     顾若溪低头看看自己,全身除了血迹斑斑,还隐约有股臭马尿的味道。再看看眼前人,清爽干净,身上散发出圣洁,她有些羞愧。遇见美丽的东西,人都会自卑。就像走在大街上,遇到很帅的帅哥,所有女子都会下意识抬头挺胸,这是本能。

     “我没事,只是流血多了些。”

     男子没料到她这样回答,眸子充满关切,道:“姑娘身体尚未完全止血,不应四处走动。”

     “没关系,血很多,流啊流啊就不流了。多谢公子关心。”

     男子好奇之色更甚,终是没忍住,“请问姑娘是燕回的什么人,为何会满身血痕,是谁伤害了你?”

     原来那狠毒王爷叫燕回啊,难听死了。

     “还不就是燕回那王八……。哦!”话说出半截顾若溪突然意识到她根本不知道眼前人的身份。若是这人和燕回关系极密切,背后说燕回的坏话,肯定又会被反馈回去,那时候就罪加一等。可话都说到这境地想改变却是不好变,所以显得很是窘迫。

     “燕回是王八?”男子愣愣,突然轻笑出声,“这要是被他听到,肯定会大发雷霆。”

     看吧,这人明显就是卧底。

     顾若溪从眼前男子身上感觉出危险的味道,看似如缕春风的笑容充满诡谲,她决定还是离这人远点,越远越好。

     “姑娘伤成这样,当务之急应是快点治伤才是,这样在花园里乱跑对伤口愈合极是不利。要是你倾国倾城的脸上留三两伤疤,可就得不偿失。”

     被男子这么说,顾若溪觉得身上到处都是隐隐作痛,知道他的提议有那么点道理。但更有道理的是,她必须马上吃到饭,肚子饿的咕咕叫,她宁愿是丑死鬼,也不做饿死鬼。

     “我有急事,暂时顾不得这么多。”

     “何事,比治伤更为重要?”

     “这是我的事,与公子无关。山高水远,我们他日江湖再见。”顾若溪说完就想离开,在和这美男耗下去,还没吃到饭血都流干殆尽。只是话说的不错,很有豪言壮志的气质,但话音还没落,肚子却不争气,咕咕连叫几声。

     顾若溪想多尴尬她就有多尴尬。死老天,你还让不让人混了,给我个老鼠洞让钻行不?

     “噗!”男子果然忍俊不禁,他眼神闪烁,从怀里摸出个药丸递给顾若溪,“先服下这个,能止血消痛。否则恐怕等不到吃饭的时候,你的血就要流尽变成干尸。”

     黑色药丸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顾若溪思忖着要不要接受。她又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历,随便吃他给的药丸也不知道会不会坏肚子。

     “你在担心这药有问题吗?”男子笑问。

     “那有,我只是想空腹服药会不会对胃不好。”这个理由好像不怎么充分。

     果然,男子灿若星辰的目光全是了然。

     “你不敢吃,害怕有毒?”

     被小看了,顾若溪看着男子一副猜着她心思极为得意的神情,张口就将药丸吞进嘴里,大口嚼个稀烂,又故意使劲咽入肚子。

     “先前问你是燕回什么人,为什么她要伤你到这种程度,你还没有回答我?”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药一入腹,顾若溪先是感觉阵阵凉意,然后发现身上的血瞬间不再渗出,而隐隐的痛也被清亮替代,看来这药果然是还要东西。

     “我是他的王妃!”

     男子很惊讶,星目里带着浓重的好奇,惊讶,反复打量着顾若溪,似乎想弄清楚她所说话语有几分真实。顾若溪也不躲闪,任他端详,反正是被美男看着,她又不会掉几层肉下来。

     “先前就听说燕回的王妃很是与众不同,今日得见,果然大开眼界,哈哈,大开眼界。”

     “好说!”顾若溪也不知道他这个大开眼界的说法是褒还是贬,只能打个马虎眼。

     男子眼珠一转,忽然道:“你不是想吃东西吗,我带你去个地方,保证有你吃不完的珍馐,去不去?”

     顾若溪怀疑地盯着他,势必反常必有妖,无事献殷情肯定没好心。

     “放心,你是燕回的王妃,我那敢拿你怎么样,我只是恰好知道燕回就在前面不远处宴请客人,你作为王妃陪同并不越礼。”

     宴会,就我现在这个打扮,满身鲜血,头发凌乱,不吓死客人才是。顾若溪终是确定,这男子果真是不怀好意。但凡有半点同情心的人就不会说出让她现在去见燕回的奇葩事。

     “怎么,王妃是被燕回打怕了,不敢去打扰宴席?若我没有记错,顾丞相早年乃是军伍出身,难道他的豪气胆量丝毫没有被王妃半分继承?”

     “去就去,我那是不敢。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哪根葱?”顾若溪知道他只是激将,却也不愿意输了志气,在手那燕回敢打她,她就敢这个样子出现在客人面前,谁怕谁?

     男子温暖地笑笑。

     “在下夏侯。”

     “夏侯什么?”

     “夏是我的姓,侯是我的名。非夏侯复姓的夏侯,而是全名就叫夏侯。在下对很多人都解释过名字的由来,但希望王妃能记的更深点。”

     “好说!”顾若溪淡淡地应道。夏侯这名字有点意思,就像面前的人,充满神秘,这异世的人个个是老虎,结交需谨慎。

     “那么夏侯你在前面带路,随本妃一起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