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神兽大典
    张齐和左罗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想象中的张齐,有着肌肉虬扎的健壮身体,冷酷坚毅的面容,残忍嗜血的眼睛。而实际恰好相反,张齐很有儒学大家的气质,一言一行都合乎仪礼,那银白的长须胡更是为他平添了几分学问的味道。

     总之看上去绝对不像是手握兵权,半生叱咤沙场的铁血模样。

     张齐施施然从殿外走进来,对着石钰一拜。

     石钰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张爱卿有什么事?”

     立在石钰左边,左罗瞥了眼石钰,忍不住嗤笑一声。明明之前石钰还和左罗有说有笑,张齐一进来,就装成了这样一副困倦不耐的模样。

     张齐两手垂下,放在宽大的袖口中,仪礼找不出一丝纰漏:“皇上明日准备封此兽为神兽?”

     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瞥了左罗一眼:“可是皇上,老臣听闻神兽只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却从未听过有草泥马……”

     石钰只手撑着头,嘴角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那是自然的。国师在观星象时就曾说过,这世界上只有一只草泥马,是真正独一无二的神兽。”

     左罗一阵沉默……他该为此感到光荣么?

     没想到石钰会这么反击,张齐敛首,微微垂下的眼皮挡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淡淡地开口,语气中透出了丝丝若有若无的嘲讽:“恕老臣直言,老臣无意间听说,南河部青县的村民,可都把此兽当做妖怪,而且这兽好像还吓死了一个村民……”

     张齐会这么说,显然是派人调查过左罗。

     左罗瞪大了眼睛,将险些脱口而出的“我才没有吓死村民”吞进腹中。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左罗还是懂的。张齐看上去老奸巨滑的,左罗可不想被张齐当成靶子。

     石钰紧紧眉,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直接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村民愚昧,张爱卿是学识渊博的人,怎么可以听那些村民胡言乱语呢?”

     石钰虽不爱理朝政,但并不表示他傻。一句似是而非的指责,直接表明了石钰一定要封左罗为神兽的态度。张齐见状,不再说什么,拱手拜别,离开了玄明殿。

     张齐一走,石钰的表情一下就阴沉了下来,眼里刚才装出的困倦瞬间消散,幽深的眼瞳里,早已深沉得如同黑色泥沼。

     “明天……怕是不太顺利了……”

     ……

     翌日清晨。尚河正殿——雄奇的尚河宫真正的中心,坐北朝南,镇压着整个河国。

     左罗的神兽大典,就是在尚河正殿外举行的。

     左罗木着一张脸,看着周围如鱼一般穿梭来往的众宫女太监,心里暴躁得想要骂人。

     尼玛!这他妈都是怎么一回事啊!不就是一个封兽大典么?用得着他妈的天没亮就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打扮么!卧槽!他是个男人啊!一个男人还要往身上熏香料这是搞毛啊!一个男人还要顺毛理毛这是搞毛啊!

     卧槽!那个死太监你手往哪里放啊!尼玛!老子只喜欢妹子,所以你不要帮老子撸了啊!变态!

     可怜那小太监,只是给左罗清洁清洁而已,就被左罗骂得个狗血淋头。

     从天没亮到神兽大典开始,左罗一共用了六个小时!最不能让左罗忍受的是,这六个小时里,他都没有吃一点东西,就只喝了几口水!

     饿得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的左罗,晕乎乎的被人放在一块疑似木板的东西上面,抬到了尚河殿外。

     当左罗一行人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到尚河殿外时,那里已经数不清的官员在等待,整整齐齐地站在十匹马都可并驾通过的宽大的官道两旁,垂手而立。

     左罗再昏昏欲睡,也被这阵仗吓得一激灵。

     原谅左罗吧,他在未穿越之前,不过是一个终日泡在网上,白天看着起点yy爽文,晚上观赏着苍老师,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宅男而已。被这么多人围观,他也还是第一次。

     忽然——

     一股绵长平和的气息,从尚河殿上空不紧不慢地向四周蔓延扩散,看似没有什么威胁性,可那平和背后隐藏的磅礴浑厚的元力,却让在场所有人暗暗心惊。

     左罗忍不住抬起头。

     上空。两位长眉长须,一身白色长衣,紫金边袖口,衣袂飘飘的老人,从尚河殿上方凌空走来。他们周身都散发出自然宁静的气息,仿佛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带有隐约的道之真意。

     细看之下,这两位老人竟都已悟出了道,跨入了仙人之境。

     两位老人环视着底下众人,缓缓开口:“天恩浩荡,赐我河国神兽。帝主遵循天意,感怀天德,封神兽草泥马为镇国神兽,以佑我河国永昌!”

     声音携带者雄浑而庞大的元力,响彻天际,响彻整个尚河宫乃至整个泉城。

     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动,俯首齐声道:“天佑河国,佑我河国永昌!”

     这声音,带着众人的念力,再一次在尚河宫上方回响。

     就在这声音里,左罗被人抬着,向着尚河殿走进。跨过九十九步青石雕成的厚重台阶,左罗到了尚河殿门口。

     这时,所有人都跪下了,一个小宫女快速来到左罗的木板下面,趴在地上。

     啥?

     左罗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好在平日里看了不少的穿越到古代的小说,左罗还没有太慌神,试探着把一只蹄子放在了宫女背上。

     很好,大殿里的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左罗这才小心翼翼地踩上宫女的背,感觉到宫女的背往下沉了一点,左罗怜香惜玉之心大发,略带歉意地从她背上快速跳了下来,由另一个红衣小太监领着进了大殿。

     左罗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大殿里的人的气势,比外面的强了很多。左罗不知道,一般举行这种大典,皇族宗亲和官位高的才能坐在大殿。这些人位居人上,自然气势非凡。

     紧张地打量着四周,左罗惊讶地发现,苏贤和旦古古竟也在其中。

     苏贤坐在大殿旁的第三张矮桌后面,依旧是穿着不染纤尘的白衣,如玉般温润俊秀的脸庞,纤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翠玉扇柄,看上去淡雅而卓然。当左罗的视线落在苏贤身上,苏贤亦看着左罗,唇畔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淡笑。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缠绵,几秒钟之后,左罗实在扛不住转过了头。

     一转,就看见石钰懒懒地坐在大殿上方最显眼的位置,身穿一袭明黄色绣有五爪金龙的衣服,目光落在左罗的身上,看着左罗与苏贤无声的交流,微微挑眉,那双装出来的困倦的眼睛里隐隐透出几丝莫名的笑意。

     然后,石钰伸了个懒腰。

     左罗嘴角一抽,在这么严肃的氛围之下,只有石钰这种人才能无视周围的压力,这么肆无忌惮了。

     石钰又活动了一下筋骨,撑着下巴,才慢悠悠地说道:“今日,不仅是册封草泥马为镇国神兽——”

     众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在左罗身上,左罗原本木着的脸怎么也绷不下去了——草泥马……麻痹的,老子真的不介意你们叫我羊驼!

     石钰看着左罗,眼里有笑意:“我决定再封草泥马为御弟。”

     众人的视线顿时变得充满了探究意味,就连旦古古和苏贤看向左罗的眼里都有些许诧异。

     石钰一说完,马上就有人跳了出来。

     御史大夫易好官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石钰拜了又拜,道:“皇上,此举是否太草率了?”

     易好官最想做的事,就是想和他的名字一样,当个好官。奈何为人急功近利、目光粗鄙、自私自利,偏偏又爱做出一副忧国忧民的形象,好官没有当成,朝堂之上也少有人看得惯他。勉勉强强当了个御史大夫,算得上个副丞相,手头权利本应该极大,却一直被苏贤这个有才有貌的正丞相压着,正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状态。

     见到石钰打算封草泥马“御弟”的昏庸举止,就像恶狗看到了肥骨头,易好官想也不想就扑了打去,打算博一个好名声。

     只是……

     左罗为易好官叹了口气,连他都看出来石钰不高兴了,这么多人没有说话,就他一个人站了出来。枪打出头鸟懂不懂啊?

     石钰按耐住眼底的不耐,紧紧眉:“有什么草率的?难道我连封个‘御弟’都要人来管么?”

     “啊?”石钰的态度让易好官一时无措,却还是硬着头皮道,“皇上三思,更何况这兽来历不明……”

     底下众人都在暗笑,无一不在暗暗嘲讽。都已经举行神兽大典了,左罗神兽的位置早就不可动摇了,这时候易好官来说这些,无异于当场打了皇帝一个耳光,实在是愚蠢之极。

     张齐瞥了眼大殿中间尴尬万分的易好官,又飞快移开视线,神色一片淡然。虽然他很满意易好官的愚蠢举动,却不想别人把他和易好官扯上联系。他只不过在适当的时候,将左罗在南河部被人称作“妖兽”的情况给易好官透露了一点,这趟浑水,他还是不要趟了。

     果然,石钰脸色一沉:“你的意思是说,国师带回的神兽是假的么?”

     这时候就算再脑筋迟钝,易好官也惊醒了,冷汗淋漓,跪倒了地上:“不……不……是老臣糊涂……”

     “哦?”石钰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刚想说什么,旦古古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石钰拱手道:“草泥马是天下的奇兽,众人闻所未闻,更别提见过了,有疑议当然嘛……也是正常的。为了让众人信服,干脆就请那两位上仙来看一看,看这草泥马配不配得上神兽之名。”

     当那两位长须长眉的仙人走进大殿,所有人都明显的感到呼吸一滞。

     尤其是当两位仙人的视线落在左罗身上时,左罗更是体验到了那种不可抗拒的巨大压力。那两位仙人看向左罗,对着左罗放出了一道灵力。 接着,两位仙人都是脸色一变。

     左罗甚至连人影都没看到,那两位仙人就齐齐出现在了左罗两边。其中一个仙人把手放在左罗头上,猛然倒抽了一口气,两人对视:“竟然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