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狗肉
    “先生,早饭好了,赶紧吃东西了。”

     长安笑着喊又在摆弄什么古怪东西的先生,脸上是一贯的呆萌灿烂的表情。

     “好嘞。”

     宁文辛应了一声缓缓起身,看着长安轻松的表情也是心里一松。

     “先生,家里没油了,所以我做了面片汤。”

     “面片汤也挺好,我挺喜欢吃的。”

     宁文辛笑着起身先去洗了洗手,一边回答长安。

     他今天到没出去跑步,主要是今天有件蛮重要的事要做。

     话说唐朝唯一让他感觉不好的地方大概就是能吃的太少,好吃的也不多。

     最常吃的几乎就是面片汤,还有饼之类的。

     还是他连吃了四五天面片汤之后实在有点受不了了,才想办法弄了点油,教长安做了炒菜吃。

     这油也不是好弄的,唐朝的食物几乎都是蒸煮炖,没人炒菜。

     油也多是些特制出来的菜籽油,动物油,可那是用来照明的,用在煤油灯上的。

     要吃油,他得自己弄啊。

     最容易弄的就是猪,而且猪油还香,问题是猪肉在这个时候几乎没有多少人吃,倒是野猪肉挺吃香,所以卖的大部分都是野猪肉。

     偏偏野猪油虽然也挺好,但是出油少啊,难道还要买一头野猪回来榨不成。

     还是托了比较热情的邻居才弄回一大块肥猪肉回来,就这样才弄出一小碗油。

     这不,省着吃十多天就吃完了。

     长安倒是挺喜欢吃油炒的菜的,看来还得托那个热情的刘大叔再弄点猪肉或者排骨回来,话说多了做点红烧肉,糖醋排骨之类的也不错。

     他倒是会做,虽然不怎么样,不过解解馋也挺好。

     面片汤又称餺飥,挼如大指许,二寸一断,著水盆中浸。宜以手向盆旁挼使极薄,皆急火逐沸熟煮。非直光白可爱,亦自滑美殊常。

     当然了,这是读书人比较文艺的的说说,其实就是把面前扯成拇指大小,水煮加调料,熟了就能吃。

     味道嘛,你天天吃面条腻不腻?!

     宁文辛觉得好歹自己现在也才十七八,长安也才十四岁,都是年少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天天吃这些素的呢?!必须吃肉,好好补身体啊。

     “长安,今天就先不教你新的东西了,你把我之前教的好好复习一下,就在店里。我今天有些事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看着店。”

     一口吞了一大口面片,然后不紧不慢的对着长安说着。

     “哦,好的。”

     长安答应的利索,对于她来说能不学新东西当然是好的,虽然也要复习,但是复习倒是简单多了。

     她也没问宁文辛要去哪之类的,她觉得少爷,哦,现在是先生,不管怎么说都是个读书人,还这么能耐,出去肯定是有事情做,她这个弟子又没什么本事,帮不了什么忙,但是她相信少爷不会有什么事就对了。

     呃,话说她这么没本事,是不是应该多认真学点东西,好帮先生呢,毕竟现在夫人也不在身边,自己该听少爷的吧!?

     长安有点小纠结………

     说是不好吃,宁文辛还是吃了两大碗面片汤,然后给长安招呼了一声揣着钱就先出门了。

     先去早市买东西,唐朝卖的最多的是羊肉,不过羊肉比较腥,所以去膻的香料挺贵的。,。不过宁文辛也不在乎那点钱了,毕竟昨天刚挣挺多的。

     而且他也知道一些羊肉去膻的方法,虽然都是网上看的,隐约记得点,也没试过,不知道能不能行。

     所以还是买点香料保险点,真膻了估计他也吃不下去了。

     又买了一口大锅,炖肉用的。

     鸡鸭鹅虽然在唐时不算肉,但好在卖的还有,个买了一只,要是长安来肯定不肯买的。

     然后是………狗肉。

     这是必须要买的,好在狗肉铺子也不算少,成功的买完,宁文辛找了个板车花了五文钱让人给送了回去。

     叮嘱了长安好好看着店,不顾长安的好奇心,径直入了后厨。

     他现在要做的是炖肉,炖狗肉。

     也不是自己吃的,也用不着多上心。

     去了味,大火开始炖,放上各种香料,还有………罂粟。

     直到炖烂,炖香为止。

     这边直接塞上柴火开炖,他就在旁边看着,然后顺便开始干其他的。

     之前让长安用薄麻布做的小布袋,差不多有几十个,用来装香料炖肉刚刚好。

     当然了装的也不仅仅是香料。

     各种杂七杂八的香料宁文辛各样弄碎来了一点,然后就是罂粟壳。

     搓的细碎,融在香料里面。好在有香料跟罂粟壳长的想象,也不担心会辨认出来。

     不过罂粟还不是重点。

     他从厨房旮旯里找出来一个包的紧实的布袋,好在他有先见之明,打开之前先带上了之前让长安做的简易口罩,即使这样也挡不住这股酸爽的味道。

     宁文辛忍住想吐的冲动,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有外人看见肯定会认为他是个大变态的,对着一堆发霉的东西还很满意的样子。

     里面是他放的一些湿木耳,豆子,淀粉多的菜之类的,几乎全部发霉发臭了。

     其实要是玉米,花生,土豆之类的发霉更有效果,偏偏这些唐朝都没有,宁文辛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小心翼翼的把霉菌都刮了下来,放到一个小碗里,然后把没了霉菌发坏的东西迅速的给扔了,这味也是酸爽。

     中间添了几次柴火,终于把霉菌给全部刮了下来,差不多有满满一碗了。

     然后再把霉菌给分别放到了小布袋里,压在香料下面。

     霉菌倒是没味,而且到时候一煮就融汤里了,应该也没问题。

     又添了几根柴火,看火燃的正旺,水也正咕嘟咕嘟的响,狗肉的香味也开始四溢。

     宁文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却莫名让人觉得有几分阴森。

     然后他自己用针线把小布袋给缝了起来。他连在人身上缝线都会,更何况简单的缝合个小布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