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殷无书的衬衫前襟被谢白掀开一角,露出勃颈下靠近胸口的一片皮肤。

     尽管视线被弯腰站在殷无书身前的谢白挡了大半,但立冬还是能看到那片皮肤上交错纵横着好几条触目惊心的伤口,那伤口像是被刀划伤的,狭长。在那之下,还有更多伤口被衣服挡住,只露出了一点端头。

     立冬张着嘴彻底傻了。

     他脑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殷老大别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重口癖好吧?!”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殷无书是根本不可能有危险的,立冬跟在他身边做事跟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谁能伤到殷无书分毫。倒是殷无书自己养出了点掏心埋心的变态习惯……

     但谢白却跟其他人不一样。立冬虽然也跟了殷无书百来年,时间不比谢白短多少,但是毕竟是上下属的关系,始终隔着该有的距离。可谢白却是真正地跟殷无书一起生活,别人看得见的殷无书和别人看不见的殷无书,他统统见过。

     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殷无书是会受伤的,而是不止一次。

     每次的伤口都不太一样,有时候是灼烧伤,有时候是利器伤……

     但不论什么伤,都出现得消无声息。谢白根本没见他跟什么厉害角色有冲突,有时候甚至连门都没出,跟这次的情况一样。

     他看着殷无书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弥合,大有过会儿就要结疤掉痂的架势。这足以说明伤口出现的时间并不久,否则他看到的只会是一片完好无损的皮肤,连一点儿瑕疵都没有。

     一阵冷风吹进庙里,从谢白鬓角擦过。他倏然一惊,这才松开拽着殷无书衬衫的手。

     殷无书干脆靠倚在木椅背上,姿态从容又放松,他一边整理着衬衣,把敞开的大衣扣好,一边有些好笑地冲谢白道:“下手真快啊,扣子全被你削了,好歹留一颗给我装装样子。”

     “这些伤怎么回事?”谢白眉心皱得死紧,冷声冷气地问道。

     “活得久了,很正常。”殷无书将大衣领理好,道:“就跟普通人感冒发烧一样,排毒而已。”

     又来了……

     从前谢白看到他的伤问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回答的,但是没有哪次的伤像今天这样交错纵横又多又深的。

     他最先注意到不对劲,就是看到殷无书的袖口下面有一道伤口若隐若现,也就是说起码他整个上身和手臂上都布满了伤口。

     而殷无书这性格又一贯不把伤当回事。

     就因为他觉得什么伤到他身上都转瞬就好,所以他甚至会拿伤开玩笑,好像那些伤刚落在身上的时候根本不会痛一样。

     谢白年纪小的时候还真信了他这一套说辞,现在则觉得他根本就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什么感冒发烧,什么排毒……哪个排毒能排出这种阵仗?!

     “你这伤是刚刚才有的。”谢白盯着他,点漆似的双眸中映着桌边的火光,看起来难得有了些温度,却绝不是什么好心情,“但你刚刚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去破那个献祭血阵。”

     殷无书听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靠着椅背,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没有恶意和棱角,但又让人捉摸不透。曾经年少气盛的谢白每回看见他这种表情,都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又干了什么惹他笑话的事,常常带着恼意想干点儿欺师灭祖、大义灭亲的事情来。

     直到谢白说完之后,殷无书才坐直身体,单手解开衬衫的袖口,朝上翻了一道,在谢白面前晃了一下:“我说是自身排毒你偏不信。你看,伤口愈合的速度和我挖心的时候差不多,你觉得一个小小的献祭血阵有这么大能耐?除了我自己,没人能给我留这么些伤。”

     谢白:“……”

     解释的时候还要顺带自夸一下,好像自己给自己戳一个窟窿或是划一堆刀口子是什么好事似的,这世上大概是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他说的话一时间居然乍一听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但谢白被他忽悠了无数回,早已经对这种看似很有道理的鬼话免疫了。

     即便一时找不到反证,谢白也不信他。

     一个字都不信。

     其实谢白曾经有过一点儿隐隐的怀疑——殷无书这些年偶尔会出现的怪伤跟他有关。或者说,是跟在他身上布尸阵的人有关。

     至于究竟是何种关联?怎么才能解开这种关联?谢白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他不会去问殷无书,以殷无书的脾性,问了他也只会半真半假地把话题岔走,他不想说的事情不论怎么旁敲侧击,他一个字都不会多说。而他愿意说的事情,根本不会浪费心思去掩藏。

     与其去问殷无书,还不如谢白直接找到那个布阵人来得靠谱。

     谢白冷脸看着殷无书露出来的手腕,直到那处的皮肤恢复原样,最后的一点儿伤痕彻底消失无踪,他才收回目光,一把拉开殷无书旁边的木椅,拎到另一个避风的角落重重地放下。

     他坐在木椅里,在他肩上趴了半天的小黑猫左右张望了一下,而后轻轻跳到了他的怀里,窝在他身上,毛茸茸的像个小小的暖炉。

     谢白一手搁在木椅的扶手上支着头,一手摸着怀里的小黑猫闭目养神。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依旧保留着人的习惯,会觉得饿,也需要休息,只是频率跟常人不太一样罢了。

     他睡觉轻且多梦,每次都是一整夜杂乱无章的片段,有时候是他五岁前对养尸阵残留的印象,有时候是一些毫无逻辑的场景,更多的时候,是殷无书。

     或许因为和殷无书共处一室,又或许是因为之前那句恍如隔世的调侃称呼,原本只打算稍作休息的谢白又梦到了以前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