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殷无书的床软硬度适中,意识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候,谢白恍惚觉得跟当年二层小楼上他睡过许多年的那张床一样,同样有股很淡很淡的青竹味,当年他不知道这股青竹味是哪里来的,现在他明白了,这是殷无书的血里带着的味道……

     青竹味?

     谢白的意识几乎立刻变得清明起来,略微适应了光线的双眼倏然睁开。他一动不动地僵了片刻,又嗅了嗅——真的是青竹味!不再是一切全无的寡淡,真的有味道……

     他的嗅觉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出了问题。当年在太玄道门口站了九天九夜,只等来殷无书寥寥几字让他回去,连面都没见到,谢白一时气怨交加,急火冲心,加上冷到极致身体撑不住的原因,关窍出血,五感全失,回去调息了很久。他就是在那一阵子,养成了用炼化的阴尸气蒙在眼上附加灵气以视物的习惯。

     后来其他都逐渐恢复了,唯独嗅觉一直缺失。他对各种气味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之前,此后缺失百年多,他都已经习惯了。

     这会儿突然又恢复,倒是让他有些懵了。

     显然,他也相当于跟着殷无书和那个冰下人一起重新格盘了一回,丢的东西又都回来了,就连他一动不动躺了三天三夜的身体,都比以往要暖和一些,体内血液奔流也不再有那种凝滞得几乎要冻住的感觉了,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只是不知道他身上的养尸阵还在不在。

     这么想着,他便忍不住抬手想摸一下心口的位置,看看还能不能感觉到养尸阵的存在,结果动起来才感觉手腕发软,抬起来都有些困难。

     他的手刚勉强抬到一半,就被人按住了。

     “……”谢白偏头一看,就见支着头坐在床边大修的殷无书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正坐直了身体,从金线圈里伸出手来,坦坦荡荡地摸进被子里,在谢白的手腕上探了探,道:“经脉里还有些凝阻,不过比以前好多了,躺了几天可能有点使不上力,缓一缓就适应了。”

     他说完收回了手,这才抬眼和谢白的目光相对,噙着笑道:“恭喜回魂了少年。渴么?给你温了一杯水在那边。”

     谢白半眯着眼和他对视了数秒,又垂下眼睫,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慢慢撑坐起来,转着左右手的手腕,试图早点恢复力气。

     殷无书嘴上依旧不闲着,继续撩道:“怎么不开口,当了三天哑巴猫崽子,当成习惯了?”

     谢白活动开了手腕,终于垂下手扫了一圈房里的布置,冷冷淡淡地冲他道:“你是谁?这是哪儿?”

     殷无书:“……”

     掐着时间点上来看谢白的娄衔月他们刚巧到了房门口,一开门就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一脸蒙圈地僵在门口,眨了半天眼,一时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别闹。”殷无书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怎么好好就不记得了。”

     谢白掀开被子坐到床沿,一边不客气穿着拖鞋一边道:“谁知道呢,就是觉得脑子里被人抽空了一半,只记得跟自己有关的部分了,其他模模糊糊都不太清楚,大概被撞了脑子或者灌了药吧。”

     他说完干脆地站起来,刚才坐在床上活动了一会儿已经足够他手脚恢复力气,所以此时的他步子迈得又大又稳,几步便到了窗边,抬手撩开窗帘,朝外头看了眼,边看边头也不回道:“所以你还没有回答你是谁,这是哪里。”

     洛竹声在门外“哦”了一声,一本正经地嘀咕道:“摇烛散起效了?”

     娄衔月嘴角一抽:“还真是掐着指头挑的好日子。”

     殷无书:“……”

     是啊,怎么会好好就不记得了呢,只可能是被人灌了药嘛。什么药这么作孽?摇烛散吶。谁灌的呢?我啊。

     殷无书头一回感受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自作自受。

     谢白这模样一看就不是真忘记,要真不记得他是谁,不记得这是哪儿,以谢白防备心那么重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睁眼就该直接动手了,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不紧不慢地挤兑他。

     纯挤兑。

     他甚至都懒得装一下,就这么顶着一副“一看就什么都记得的”模样,说着“你谁,我不认识你”的话,挤得他哑口无言。一看就是对摇烛散这事儿耿耿于怀,这气劲一时半会儿都消不下去。

     谢白冲窗外看了一眼,似乎在犹豫是直接开窗跳下去走人,还是正常出房门走楼梯下去。他扫了眼窗外的灯火,而后果断推开了窗玻璃。

     窗框在滑槽中发出滚轮转动的声音,殷无书一听便要从扶手沙发椅里站起来,就在他要撤掉金线圈暂停大修的时候,谢白又回过头来,乌黑的眸子盯着殷无书,道:“虽然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到有人伤没好就逞能,装得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就格外火大,看到你的脸尤其如此。”

     殷无书:“……”

     他知道谢白这是变着法儿让他老老实实继续大修,不许乱动,但是……

     谢白扫了眼他身后的扶手沙发,淡淡道:“我一火大,好像就更想不起来事情了。”

     殷无书:“……”

     逗了三天的猫,终于还是遭报应了。

     他点了点头,又坐回到扶手沙发里,好笑道:“那等我老老实实大修完,少侠你气能消了么?”

     “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直觉告诉我‘老实’这个词跟你没什么关系。”谢白抱着胳膊,似乎也不急着走,倚坐在开着的窗沿上,看着殷无书。

     殷无书这个人想装样子的时候,几乎没什么破绽。之前他一直绕着变成猫的谢白转悠,整天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他恢复的情况和最真实的状态。只有在大修的时候,他的实际状态才会相对明显地体现出来。

     谢白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殷无书的脸和双手,在手腕和指尖略微停留了一下,看到他手指尖青白色的死气将消,多了些正常人的血色,这才收回了目光。

     殷无书还在接他的话:“哦?怎么个直觉法?”

     谢白言简意赅地答道:“面相。”

     言下之意你长得就不老实,鬼才信你。

     殷无书:“……”

     娄衔月张口添乱:“这话太有道理了。”

     门口的几人刚开始还有些懵,几句下来都看出来谢白是在挤兑殷无书。有生之年能看到殷无书这么吃瘪,实乃一大幸事。于是一个个地都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企图再加点火。

     可惜,谢白也不是真遛着殷无书给他们玩儿的,他看清了殷无书的恢复状况,又堵了殷无书几句,目的就都达到了。于是他冲门口的娄衔月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招呼,然后对殷无书道:“不认识的地方我就不多呆了。”说完,整个人顺势朝后利落地一翻,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几分钟后,杨花巷巷口便多了一个瘦高的身影,大步流星地朝里面的那片居民楼走去。

     谢白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干净的衬衫西裤,只是不太合他的身,略有些大。这是在他躯壳还昏睡着的时候,殷无书给他换上的,那时候窝在小黑猫躯壳里的他只能木着脸在旁边看着,感同身受地僵直着细细的猫尾巴,十分不自在。

     夜里的风寒气很重,谢白避开风匆匆上楼回到了住所。

     屋子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模样。只是他带走了放在方几上的书,又带走了原本生长在其中一个卧室里的万灵树,整个房子便显得空空荡荡,原本就不多的一点人气更是消失殆尽,仿佛这里从来就没住过什么人一样。

     不过也确实要空出来了。

     谢白这么想着,便抬脚进屋扫刮了一圈,把当初带来的一些零碎东西,诸如朱砂符纸之类全都收纳进了手中的一个小布袋里,又把一整个书柜的书统统扫进去。

     他最后看了眼这个独居了十多年的普通屋子,抬脚迈出了门。

     调养生息这种事情,还是老老实实回阴客该呆的地方进行更为合适,毕竟那里更适合万灵树生长修复。

     况且,当年他搬出来是因为不想再看见里面那些景象,而现在,那些景象已经不会再让他难过了,他自然就不介意再搬回去了。

     边郊尽头,槐门烟酒的招牌依旧只亮着大半边,坏了的灯始终没修,缺了个木字旁,怎么看怎么像是鬼门烟酒。

     谢白从那里路过时,店门里坐着的中年男子依旧慌急慌忙地放下手里玩着的平板电脑,翻出香炉来对着谢白插香叩拜,搞得谢白步子迈得更大了。

     上一次他还是和殷无书一起来的这里,那时候河边还遍地是废墟,看起来又荒又乱。而现在,明明并没有过去多久,那些废墟却已经被清理了大半,露出了一片未经处理的荒地,也不知道后续会被用来做什么,是建新的居民区还是建商户。

     不过不管岸边怎么变化,都妨碍不到那条深而长的河、河上一直一拱的两座桥,以及对岸那片迷蒙不清的雾。

     谢白熟门熟路地走过拱桥,瘦高的身影隐没在浓重的雾气里。这座拱桥其实只有一半,另一端并不直接连着岸,而是连着水中的几块圆石。

     他从桥落到圆石上,依照一种复杂的顺序,踩着那一片圆石走到对岸。

     对岸的雾里凭空立着一扇门,门边挂着一盏纸皮灯笼,在雾气中微微晃着。谢白抬手在门上不同位置扣了三下,门锁应声而开。他看着这久违的住处,轻轻吸了一口气,而后推门走了进去。

     他扫了眼门里的景象,一脸淡定地抖了抖手腕,一只黑色的小猫便出现在了他的怀里。只是那小猫闭着眼蜷缩着,一动不动,几乎看不出死活。不过谢白知道,它还残留着一点活气。

     这是他寄魂三天的那只小黑猫,是殷无书的心脏。

     尽管只剩下一点近乎于无的活气,谢白还是想试试,看看能不能把它重新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