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在他面前凭空落下来一张纸条,谢白抬手一接,很快扫了眼纸条上的话,而后想也不想就冷着脸把整张纸条给烧了个一干二净。

     殷无书说他剩余的心脏被人动了,先走一步,就暂不跟谢白同路了。

     书一出问题,他人就不见了,还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说没关系就真是在糊弄鬼了。

     他第一反应是追上殷无书去质问一番,结果这念头刚闪过,他就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殷无书去了哪里,下一站是什么地方,哪里埋了心……

     和百年之前一样,除了太玄道和一年一度的妖市,他根本想不出第三个殷无书可能会出现的地方。

     谢白面无表情地站在房间里,脊背挺得笔直。

     那一瞬间他不可避免地又想到了当年站在太玄道门口的情景,好像一夜之间他就变成了孤家寡人,之前所有的温和亲近全是假相一样。

     被人一声不吭丢下来的滋味差到了极点,偏偏他体验了两次。

     小黑猫从隔壁房间屁颠颠地滚过来,绕着谢白的脚脖子蹭了两下,而后便借着床做踏板,蹦到了谢白怀里,一拱一拱地蹭着他的脖子。

     谢白冷冷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托住了小黑猫,转身踢开半敞着的门径直下了楼。

     沧海书店的鹳妖在看到谢白站在面前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清晨还有些热乎气的人,怎么转脸就又冻成冰山了?!

     谢白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鹳妖,一言不发,差点儿把鹳妖吓哭了。

     “大大大大人,您别别别这么盯着我……”鹳妖终于忍不住,哭丧着脸道。

     “《西窗琐语》这本书给我之前有没有动过手脚?”谢白冷笑一声,把整本书拍在鹳妖面前。

     鹳妖一脸茫然:“没啊。”

     “把手伸出来,摊平。”谢白声音又低又轻,衬着清早的料峭寒气,简直让鹳妖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不敢犹豫,哆哆嗦嗦地把双手伸到谢白面前,手背朝上,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儿以为谢白要剁了他的爪子,但是想想这毕竟是在妖市,满大街都是有修为有能耐的妖灵,还没见过谁会在妖市上弄出血来的。

     谢白低头仔细看了眼他的手背,而后又低声道:“指头分开,翻过来。”

     鹳妖乖乖照做,翻到手心朝上。

     谢白眉头一皱,目光盯着他右手无名指指尖的三个小血点上:“谁给你点的?”

     鹳妖这才发现自己手指上居然多了这么三个东西,慌忙道:“诶?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不知道啊,明明昨天早上起来还没有……”

     这三个血点谢白见过,是一种控制人行动的咒术留下的,类似于*,但是被迷的人看上去几乎一切正常,很难被人察觉。

     看到这血点,他基本就可以肯定了,殷无书对这鹳妖下了咒,借鹳妖的手改了书的内容。

     “这本书你之前看过内容么?”谢白问道。

     鹳妖犹豫地点了点头:“看过……”

     “内容还记得么?”

     鹳妖脸色一变,想给他跪:“大人你不会让我默书吧?!”

     谢白无语:“记得大致内容也行。”

     鹳妖不敢把话说得太满,道:“大概记得的,您说说看是哪段?”

     谢白瘦长的手指一挑,便翻到了那页,他点了点中间的一段,道:“白虎消失之后,黑衣人手里多了一样东西,这后面的内容是什么,你给我讲一遍。”

     听他这么说,鹳妖便看了眼书上的内容:“怎么变成这样了?我看看……”

     说完他直接拿起书翻了两页,而后冲谢白道:“我不记得原句了,但是这里确实改了,原本的内容我有点印象,是说——”

     鹳妖说完这两个字,便皱着脸,一副很用力的模样:“说白虎——”

     他接连说了好几次“说的是”却死活吐不出后面的内容,急得脸都红了。

     谢白眉头一蹙:“被锁口了?”

     鹳妖连忙点头:“怎么都说不出来,急死我了。”

     “写呢?”谢白问道。

     鹳妖连忙从旁边抽了一张油黄色符纸模样的东西来,顺手捞了一支笔,举着笔哆哆嗦嗦了半天,笔尖死活落不到纸上。

     他急得汗都要出来了。

     谢白见状,抬手祭出黑雾变成绷带裹紧双手,而后抽了鹳妖手中的纸笔,一把捏住他的右手无名指,拇指一划一挤。

     鹳妖“嗷——”地嚎了一嗓子,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出血了……”

     像他这种妖灵,就属于跟娄衔月一类的——除了活得久一些,记忆力好一些,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至少武力值上没什么区别。好在这妖市算得上妖灵界事故率低的地方,算是庇护所,武力值低一点也没什么影响。

     但是武力值再低,对一些咒术还是有了解的,尤其他还看了很多书。所以他知道谢白这举动是在帮他解咒,只是对于这种控制咒,并不是破除了就能立刻见效的,要等上整整一天才能彻底消除影响。

     可再等上一天,海道就该关了,谢白可耗不起。

     鹳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三个血点慢慢变淡消失,结果一抬头就发现谢白脸色不太好看,于是他斟酌片刻,小心地提议道:“这样吧大人,您有事完全可以先行一步,离开妖市。明天一早这咒术彻底消除,我给您把后面的内容完整地写一遍,只是您得给我留个可行的联系方式。”

     除此以外,确实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何况谢白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耽搁,他还得继续赶路。

     他点头应了鹳妖的话,食中二指夹着一张半页书大小的薄纸,纸的左下角敲了一枚小小的红印,其余地方均是一片空白:“这纸给你,咒解了之后立刻把后续内容写在上面,越完整越好,写完用烛火烧了,我就能收到。”

     鹳妖恭恭敬敬地接了纸,立时也不敢多看,只顾着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保证把我记得的都写上。”

     谢白“嗯”了一声,道了句谢,便转头直奔妖市出口。

     见他彻底没了踪影,鹳妖才把手中的那张纸翻过来,仔细看了眼左下角的红印,就见红印里是两个风格诡美的古字——阴客。

     鹳妖两腿一软:“哎呦卧槽!”

     ·

     谢白从妖市海道一出来,就直奔之前根据方位算好的下一站。

     照娄衔月所说,朝着“正东北”行三千五百里,每八十一里为一站,要途经四十多站。光看数字有些吓人,但是到谢白这里却算不上什么。之前路上碰到七七八八各种事情,耽搁了不少时间,也已经过了十来站了。现在殷无书和立冬都已经不在了,他一人独行速度只会更快……

     尤其在他心情不是很爽的时候。

     之前跟殷无书同路的时候,总是没走多远就能碰上一些意外事件,不断地被打乱行程拖慢时间,现在谢白一人独行反倒顺利得很,每一处地方都平静而普通,除了荒芜一些,没有丝毫异常。

     让人忍不住怀疑那两个是不是命里带衰,体质招灾。

     这些地方大多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谢白开起阴门来毫无顾忌,百八十里的距离,对他来说不过是十来分钟的事情。相对麻烦一点儿的,反倒是确认鬼门的方位。

     好在一直有殷无书给的罗盘在手,谢白才不至于走错方向。这大概是殷无书近来做的唯一一件不让谢白上火的事了。

     走走停停,仅仅是一个白天的工夫,谢白就已经又过了十大几站,离最终的目的地也不远了。

     其实他本可以再快一点,但一来怀里的黑猫太小了,总在阴门之间来回魂魄会承受不住,容易受损伤。二来……他自己的身体也有有点撑不住了。

     昨天夜里在妖市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感觉到异样了,不然也不会把每一份食物的热气都一点不剩地吸进体内。但那么多热得发烫的食物和气流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只微微缓解了一点点而已。

     今天则彻底没了用处。

     过了下午三点,从太阳西斜光线变弱开始,昨天夜里那种能把所有热气都消融掉的寒冷就又开始在骨缝中蔓延。

     他每穿一次阴门,身上就更冷一点,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连嘴唇都已经没有什么血色了。

     最要命的是,在入夜的时候,他落脚的地方已经到了古早的孔雀湖一带。

     脚下是暗丘起伏的沙海,四周围的景象几乎一样,看不出什么区别,目力可及的地方除了沙就是枝干发白的断木,还有蓝得诡异的一汪深湖嵌在其中。

     谢白脚前的一片砂砾被风吹开,成片的枯骨便从底下裸·露出来,在这种荒无人烟的背景映衬下,更显得鬼气森森。

     沙海里昼夜温差极大,一入夜,所有的热量都迅速流失,气温很快降了下来,冷得连骨头都疼。

     谢白在一处背风的沙丘后面倚着枯木根坐下,举着罗盘对着四周围的景物努力分辨着方位,他的面色依旧冷漠,除了皱着的眉,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但拿着罗盘的手指上已经结了一层白色的霜。

     而且那层霜正一点点地朝手背、手腕处蔓延。

     他的另一只手垂在身侧,并没有搂怀里的小黑猫,怕把那小东西冻坏。结果小黑猫非但没有被气温冻傻,反倒在谢白身上爬上爬下,忙得不行。它咬着谢白的袖口,想把谢白的手往上拽。结果用力过猛,非但没把谢白的手拽上来,反把自己摔了个倒仰,肚皮朝上地横尸在谢白盘坐的腿上。

     它这么一摔,一直在找方位的谢白终于注意到它了,把垂在身侧已经结满了白霜的左手递到它面前,低声问道:“拉我干什么?”

     小黑猫仰头冲他眯了眯眼,终于满意了。

     它拨弄了一下谢白手的位置,而后扒上谢白胸口,艰难地翻了个身,头冲下脚冲上地挂下来,四只爪子死死勾着谢白的衣服,一边用最暖和柔软的肚皮去焐谢白的心口,一边拼命地伸着脖子去舔谢白结了霜的手指尖。

     谢白看着它那堪比杂技的姿态,默然无语:“……”

     过了半晌,忍不住训了一句:“也不怕把舌头冻上。”

     他有些看不下去这小东西费劲的姿态,干脆还是抬手托住了它,以免它挂一会儿累了,直接栽下来。

     谢白向来骨头硬,但是再硬的骨头冷到极致的时候,也还是会痛得难忍。

     偏偏这里鬼门难辨,怎么都找不到正确的方位,简直煎熬至极。

     就在他连脖颈都开始结霜时,那汪孔雀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很低很低的女声,被来往的风吹得断断续续的,轻而缥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