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校场赛马怒笞弟妹
    和敏□□的发作了一通之后,自然吃好睡好,着实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平日里除了尹德,婉容也经常来寻她,和敏倒是少不了接触了一番,婉容性子着实乖巧,她似乎有着她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

     她性子柔和却又不妄自菲薄,不会因着生母身份的低微而有丝毫的卑怯。

     这实在是难得。

     “三姐姐,宫中是什么样子的?”这日和敏斜倚在软榻上,无聊的翻阅着一册话本,就突然听到婉容的话。

     和敏差异的抬起头来,就看到婉容歪着脑袋,怔怔的看着窗外的花藤。

     “宫中啊。”和敏感慨的叹了口气,“肃穆?”只能想到了这么一个词。

     婉容笑了笑,道:“人人都道宫中好,可婉容只想寻一人,白首不相离。”说完又嘿嘿一笑,看着和敏道:“不过如今年纪还小,说这些到时不相宜了的。”

     和敏噎了一下,跟着呵呵一笑,暗道,你想的也忒长远了,不过又想到婉容尚且还能够遥想一下,隐隐期待一番,可自己呢,自己注定是要被选入宫中的。

     和敏摇了摇头,疑惑的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婉容放下书册,理了理发丝,才看向和敏,说道:“不过是昨儿在园子里听到了一些有趣儿的话罢了。”

     和敏心中一禀,暗道,这才是重点吧。

     婉容眼角带着笑容,轻飘飘的瞥了和敏一眼,她眼睛很漂亮,眼神很清澈,道:“昨儿在园子中我听到五妹妹在哭呢,她想要进宫。”

     和敏扬了扬眉,慢吞吞的说道:“雅利奇也是钮祜禄府上嫡出的小姐,若是选秀,自然是会被留下的。”

     “那三姐姐呢?”婉容眨了眨眼睛,笑道:“三姐姐难道不想进宫么?”

     和敏沉默的皱了皱眉头,眼神却是飘向远方,进宫么,她难道有的选择么。

     “不说这个了。”和敏摇了摇头,看向婉容笑道:“这本就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事情。”她不欲在谈论这个话题,只将书一扔,从婉容手中拿过她的书册,道:“每日里只看书也怪没意思的,我们去校场去。”

     “校场!”婉容吃了一惊,平日里她是没去过的,连想都不要想的。

     “嗯,我们满人是马背上长大的,哪能不会骑射呢。”说着大手一挥,拉起她就走,婉容脸上露出了笑容,轻声呢喃道:“倒是很期待呢。”

     和敏也不放在心上,曾经她年纪小因着容貌这等肤浅的事情嫉妒婉容,如今却是不会如此了,她觉得这个妹妹很是乖巧,自然愿意帮她一帮的,更何况,她的母亲因着身份的关系,巴雅拉氏是不屑于理会的,她倒也是个本分的人,平日里除了给巴雅拉氏和舒舒觉罗氏请安外,只守着女儿过日子,也幸得她先前儿颇有些才华,否则也教养不出这样的女孩的。

     来到校场的时候,颜珠,富保,尹德俱在,和敏也不啰嗦,直接将自己的小红马牵了出来,这匹马是大姐姐塔娜送的,再是神骏不过了的。

     大姐姐塔娜嫁给固伦淑慧公主之子巴林郡王鄂齐尔,如今在蒙古巴林部,很的长公主喜欢。

     颜珠骑着马嘚嘚哒哒的跑了过来,用马鞭蹭了蹭额角,才道:“妹妹怎么来了?”说着看了一眼显得娇弱的婉容,道:“四妹妹也来骑马么?”

     尹德围着和敏的小马双眼直冒光,搓手道:“三姐姐,这马儿可是大姐姐送来的?”

     “自然。”和敏笑着说道:“大姐姐说这马儿是乌珠穆沁马。”

     “真是太漂亮了!”尹德忍不住说道:“我听闻三国时曹操就曾骑此马,唐代突厥人所乘的突厥马也大多都是乌珠穆沁马!”

     富保也走了过来,笑道:“是呢,还有怯薛军,就是乘此马千里征战的!”

     颜珠利索的跳下马,走到和敏身边,亲昵的拍了拍马脖子,笑道:“可不就是么,三妹妹是要跑马的么?!”

     和敏稍稍昂起下颌,道:“自然。”说着翻身上马,稍稍有些发胖的身躯让人想象不出有如此干脆利索的身手,颜珠忍不住拍掌赞了一声好。

     和敏骑在马背上,看着颜珠略显得有些挑衅,道:“哥哥,要来比一比么?”

     颜珠挑眉,嗤笑了一声,道:“同你?”说着摇头,道:“赢了倒显得我欺负你一般。”说着一把拉过富宝同尹德,道:“你若是能赢他们两人,你要什么,哥哥自会给你寻来。”

     和敏转了转颜珠子,扬眉道:“哥哥此话可当真?”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和敏伸手碰了他一下,看向富宝和尹德。

     “唉唉唉,不公平!”尹德怪叫,道:“三姐姐的马儿可是乌珠穆沁!”

     “这点出息!”富宝翻了个白眼,很不满意尹德的丢人现眼,道:“骑马难道只因马儿的好坏来判定输赢么?!”他只是不满意这赌注罢了,扬眉看向颜珠,又道:“若是我和尹德赢了呢?”

     “自然也是一样的。”颜珠笑眯眯的说道。

     尹德翻了个白眼,却也有些跃跃欲试,他的骑术也是不错的,虽然比不得哥哥们,难道还比不过三姐姐么?!

     和敏只但笑不语,只甩了甩马鞭,绯红蹙银繁绣骑装让她圆嘟嘟的脸上也显得英气勃勃,婉容只看着,抿了抿唇,心中却也是羡慕的,只是她也明白,有些东西,生来就是注定的,羡慕嫉妒不来的。

     和敏骑术不错,她在马上的动作很是灵活,并不因为身材的原因而有丝毫的凝滞,她清脆的呼喊声远远的传来,声音中的自信以及意气飞扬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有光彩。

     富宝的骑术着实不错,可相对于和敏来说,终究还是稍逊一筹,最终落败。

     “怎么样?”和敏跳下马,得意的笑道:“服不服?”

     尹德瞪大眼睛,很是不敢思议,道:“三姐姐的骑术怎么这般好?”

     和敏扬眉,道:“那是自然!”她的骑术可是跟着姐姐学的,只是待她学会之后,姐姐也就不再上马了,每每都要操心着宫中事务,劳累非常。

     “姐姐的骑术才好呢。”和敏忍不住开口说道:“当初可是姐姐手把手教的我呢。”

     尹德握拳,道:“真真的气煞我也。”咬牙切齿道:“我定是要超过姐姐的!”

     “好,我等着!”和敏笑应道,之后看向婉容,说道:“你要学么?”她只比婉容大上几个月的时间,当初阿玛还在的时候,也是亲自教过她的,只是那时候年纪尚小,不过只是被抱着骑上一圈罢了,这样看来,却是比婉容强上许多,当年的她,除了她额娘,却是没有人理会的。

     “我……我真的可以么?”婉容惊喜的看着她,声音都有些结巴了。

     “自然。”和敏扬起下唇,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先前儿可能并不大那么容易。”说着看向颜珠,道:“哥哥,给四妹妹挑匹温顺些的马儿来。”

     “这有何难。”颜珠笑着点头,看着婉容一眼,叹道:“只是四妹妹太过于瘦弱了些。”

     “我身子不碍事的。”婉容抿了抿唇,却是开口争取道:“我并不怕苦,怎样我都能坚持。”她眼中的决心并不是作伪,她是真心的想要学会骑马,她的额娘虽是汉女,可她身上却也有着满人的血统,她同样是钮祜禄家的格格,不论是几个姐姐,就连比她小的雅利奇都是会骑马的,若是日后,她一个满洲格格,却不会骑马,是要被人笑话的。

     和敏看到婉容眼中的坚持,抿了抿唇,歪头问道:“我来教你可好?”

     婉容双眼一亮,不过瞬间却是摆手道:“三姐姐,寻个奴才来也就是了。”

     “你不信我?”和敏故意挑眉问道。

     “自然不是。”婉容连忙摆手。

     “那不就行了。”和敏大笑一声,挥手道:“既然不是不信我,那我就教的了你。”

     “呦,这儿可真是热闹。”雅利奇声音中虽然带着笑意,可更多的却是嘲讽。

     和敏扭头,就看到雅利奇拉着阿灵阿朝着校场走来,同样是一身骑装,姿态倒是比此时的和敏更加的飒爽,阿灵阿看了和敏一眼,直接笑道:“三姐姐可越发肥胖了,也不知这马儿还能不能驼动三姐姐。”

     咔擦!

     和敏只觉得似是晴天霹雳一般,只觉得双耳轰轰隆隆的作响,她难得呆呆的眨眨眼,“什……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的。

     颜珠连忙扭头,他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

     就连其它几人也都做壁花状,连看都不敢看和敏的脸,倒是雅利奇哈哈的大笑起来,很是欣慰的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那意思很明白,就是好样的!

     和敏抬头看了看太阳,又看了看手中的鞭子,一个没忍住,直接抽了过去,怒道:“你再说一遍?!”她并不大会使鞭子,在抽的两人哭爹喊娘的同时,也使自个儿身上多了些鞭痕,可却终究是出了心口的那股恶气,连呼过瘾。

     这就叫做一力降十会!

     和敏一把扔下鞭子,直接拽着雅利奇的衣服,道:“姑奶奶不搭理你,你当姑奶奶好欺负?嗯?!若是再敢在姑奶奶跟前儿耍威风,姑奶奶见一次抽你一次!”一把将雅利奇甩开,哼了一声,得意的舒了口气。

     较场上,一阵风刮过,却是落针可闻。

     其它几人都被和敏彪悍的作风吓的说不出话来,和敏扭头看看,突然轻咳了一声,娇羞的低下头来,娇滴滴的说道:“二哥哥~~”声音能甜出蜜儿来,这巨大的反差让颜珠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呆呆的反问道:“嗯?”

     “人家受伤了,二哥哥就这样不管了么……”说着扯了扯头发,就如同脱力了一般,直接倒在了颜珠的身上。

     颜珠抱着和敏,手臂都有些颤抖了,心中就如同被万马奔腾一般,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他真是手贱了才会找这丫头比马!

     还别说,和敏刚刚跑完马,原本发钗就有些撒乱,又被她扯了一把,刚刚一番抽打,虽然打了两人,可她自己身上也有不少鞭痕,如今这一晕,可不就瞬间变成了受害者了么。

     和敏也知道这样莽撞了,可她上辈子不争不抢,温温润润的过完一生,这辈子却被个毛孩子这般指着鼻子骂,她都会被自己再给憋屈死,更何况,她也不过是小孩子,力气又能大到那里去呢,不过是有些淤痕罢了,她心知肚明。

     她并不担心颜珠等人为阿灵阿说话,不值当。

     如今钮祜禄氏家主是和敏的同胞哥哥法喀,舒舒觉罗氏虽是侧福晋,可在府上多年,对钮祜禄府上的掌控力度不是巴雅拉氏所能比的,中宫娘娘更是对和敏如同亲子一般,只要颜珠等人还想要倚靠钮祜禄府上,那么必然不会多言什么。

     巴雅拉氏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除了太皇太后处,她无处可去。

     太皇太后会因着巴雅拉氏而同钮祜禄氏生嫌隙么……

     这一点和敏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