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一个交易丢人现眼
    和敏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红玉,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件事情可能太过于残忍,可现在正身处于三藩之乱中,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悲剧发生,而为了权利,不择手段的做法又是何其寻常,她虽然被家中娇惯了些,可她却从未少见过。

     红玉父亲的做法对于她来说或许太过于残忍,可他若是死后被定义为罪臣,那么朱氏全族只得入贱民,生生世世不得翻身,可如今,他为了不背叛大清,手刃家人,自己也被吴三桂祭旗,那么之后势必会成为三藩死难臣子,是要加以褒扬优恤的,只有此法才可保全族啊。

     可对于年纪还尚小的红玉来说,亲眼目睹了父亲杀了自己最爱的弟弟妹妹,逼死了母亲,她又该如何自处呢,所以,她回不去了,虽然有叔伯族亲,可对于这样的红玉,她又该怎么来面对自己的族人呢。

     她只能独自一人来品尝这苦果。

     “红玉,你想过以后么……”和敏看着安静的坐在书桌前翻看医术的女孩,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红玉没有说话,却是终于将头从书中抬了起来,半晌后才笑了一声,“以后?谁知道呢。”说着摇了摇头,似是不大在意的样子。

     “从来没有想过么?”和敏急了,连忙问道:“难道你打算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么?”

     红玉被她逼问的急了,才开口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和敏被她的回答弄的郁闷不已,抽了抽嘴角,走到书桌前,将她手中的书册抽走,道:“好啦,你的医术已经很好了,没必要这么用功。”说着眨了眨眼睛,歪头道:“以后想要做郎中么?”和敏眼珠子转了转,又道:“或者说你想入宫做女侍医么?”

     “入宫……”红玉显得有些茫然,眨了眨眼睛,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和敏倒是觉得这想法似乎很不错,高兴的拍手说道:“在宫外,贵族家中一般都有大夫侍奉,若是寻常药铺中的郎中一般也不会让女子坐堂的吧。”

     红玉抿了抿唇,并不说话。

     和敏却知她心中是有了计较的,只笑道:“若是你想要入宫,我可以帮你。”说着她又有些迟疑的开口道:“只是你终究是没有行医经验的,怕没有那么简单。”

     “那当如何?”红玉开口,道。

     “你可愿先在店铺坐堂?”和敏大量了红玉一眼,开口说道。

     她是有私心,可她也需要确保这私心会不会损害她的利益,她亦是学过医的,就连先生都曾说过红玉医术极佳,她观察了这么久,也是相信红玉的为人的,所以她才有了这个心思,只是却也没有承诺她什么。

     “你可先坐堂行医,半年后内务府会有女侍医的入宫考核,到时候我可以推荐你去参加。”和敏开口解释道:“所以,这终究还是要看你自己的。”

     “我同意。”红玉开口说道,之后看着和敏,又道:“你日后是要入宫的吧。”她虽是疑问话,可却很肯定。

     和敏咬了咬唇,点头说道:“我享受着族人给予的尊荣,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世间之事,从来都是公平的。”

     “很少有人会如同你这般想的开。”红玉看向和敏,道:“他们只想着得到利益,可却从来没想过要付出,似乎别人给予他的东西都是理所应当的。”红玉嘲讽的嗤笑了一声,“这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这话似乎是个讽刺,也似乎是在感叹,“那么,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和敏扬眉,心中却已然有了预感。

     “你保证我入宫后不受欺辱,我保证你的身体不会出现问题。”红玉也没有犹豫,直接开口说道,她既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一个小小的女侍医很有可能会陷入嫔妃争宠之间而丢掉性命。

     “自然。”和敏扬眉,心中却是满意之极。

     既然已经成为自己人,和敏也不同她客气,在红玉换了一声衣裳之后,寻了婉容,三人一同出府。

     “姐姐,真的要让红玉去药铺么?”婉容始终觉得这个提议太过于不靠谱了,红玉毕竟还是女孩子,她年纪也不大,就算是坐堂寻常人也一般不会让她去诊治的吧。

     “没事。”和敏倒是不在意的,她只需要给红玉提供一个机会,至于她能做到哪一步她却是不关心的。

     和敏心情倒是极好的,她也是不大经常出来的,婉容更是没有出来过,三人倒是兴致勃勃的逛了起来,街上传来的阵阵叫卖声都让和敏觉得兴奋,大大的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就跑到一处排着人多的小摊处,和敏好奇的看了看,忍不住说道:“给我们来三个。”驴肉火烧,她可从来是只听其名,却从还从未吃过呢。

     “好嘞!”那胖乎乎的师傅招呼了一声,就利索的切好驴肉,加入火烧中,乐道:“姑娘您拿好了,咱们家这驴肉火烧最是正宗了,只管热乎乎的吃,火烧放时间长了就不好吃了,太瓷实。”

     和敏付了钱之后,捧着个火烧,双眼亮晶晶的,这火烧烤的着实诱人,外面黄脆,里面柔软,和敏忍不住咬了一口,这驴肉肉质很细,吃起来味道又香又浓,和敏瞪大眼睛,连忙催促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吃呀,没听那胖师傅说放时间长了就不好吃了么?”

     婉容抽了抽嘴角,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街道,小声的嘟囔了一声。

     和敏翻了个白眼,道:“大点声说。”

     “这也忒丢脸了些。”她干巴巴的开口说道,红玉僵着一张脸,有些想笑,可又觉得若是这般笑了出来也忒不地道了些。

     “哼,真是不懂得享受。”和敏翻了个白眼,不理会她,直接捧着火烧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她吃的很快,却又不显得狼狈,也是一种本事了,这条街逛下来,和敏手中着实拿了不少的东西。

     不过走了十来步的距离,突然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和敏愣了一下,扭头就打算走,可却被婉容突然拉住,惊叫道:“姐姐,是碧灵!”

     和敏一愣,诧异的瞪大眼睛,扭头就看到沈碧灵同三个男子打了起来,“这真是……”她说不下去了,她是绝对没有想到沈碧灵会当街打架的,和敏当下就跑了过去,不顾婉容跟在身后的大呼小叫,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的全扔了过去,和敏大呼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当街行凶,小安子,赶紧去找九门提督大人来!”她声音尖锐而高昂,在那三人愣了一下之后,和敏迅速的抽出腰间的马鞭,照着脸面就抽了过去,当下打的他们措手不及,沈碧灵反应很快,一脚踢到一男子的下颌上,直接踢趴了下来,刚巧趴到和敏的脚跟前,和敏一鞭子甩了过去,红色的小靴子上缀着东珠,踩在那男子的脸颊上,接下来和敏身后的侍卫们一哄而上,将三人扭住动弹不得,和敏用脚踢了踢那人的脸颊,鞭子一甩,得意的笑道:“姑奶奶这鞭子可是第一次抽人!”她真的兴奋,这鞭子是姐姐在知道自己抽人不成还将自己抽伤了之后,特意派人送过来的,当然,随着鞭子送来的同时还送了一个教她甩鞭子的人,只是一直没有什么机会用罢了。

     “说,你们是什么人?!”和敏直接开口问道。

     那人哼了一声,满脸的晦气,这让和敏颇为不爽,又在那人身上抽了一下,怒道:“若不老实交代,小心姑奶奶废了你!”

     “做什么做什么!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当街打架,全都绑了!”官兵终于来了,来人是九门提督费扬古,看到和敏愣了一下,疑惑的皱眉道:“竟是个姑娘,你是何人。”

     和敏乖乖的站好,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道:“大人,我不过是路过这里,这几个人……”说着指了指三个被侍卫绑了起来的人,道:“他们欺负这个女孩,我就将他们绑了起来,全凭大人做主。”

     费扬古看了那几个侍卫一眼,心中已然有了计较,当下一挥手,道:“将他们带回去。”说着也打算带走沈碧灵,和敏连忙道:“大人,她是我同窗。”

     “不管是谁,都要带回去。”费扬古面上没什么表情,直接开口说道:“总不能只听她一面之词。”

     和敏抽了抽嘴角,想着要不要报上名头来,她就不相信费扬古还会为难一个女子。

     “费扬古大人。”突然一个女子走到和敏身边,对着费扬古笑眯眯的说道:“我家主子想起三格格她们楼上坐坐。”

     不提费扬古的反应了,和敏整个人都觉得不大好了,她心中惴惴,苏麻喇姑怎么会在这里?她家主子?难不成康熙也在这里么?那刚刚自己做的一切岂不是全都被他瞧了个正着么?她在宫中装了那么久的贤良淑德岂不是全都毁了?!

     和敏颇有些欲哭无泪,偷偷瞧了苏麻喇姑一眼,却被她瞧了个正着,和敏略显得有些心虚,低声叫了一声,“姑姑。”

     婉容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姐姐心虚的模样,突然觉得这陌生女子好生厉害,居然让姐姐露出这样的面容,沈碧灵皱了皱眉,却是上前一步,给苏麻喇姑行了个礼,道:“这位姐姐,刚刚的事情着实不关和敏的事情,一切都是碧灵自己的错。”和敏既然帮了她,她自然不会让她惹上麻烦。

     “姑娘,我家主子同三格格是旧识。”苏麻喇姑笑眯眯的说道,“楼上有雅间,主子请你们楼上说话。”

     和敏气弱的摆了摆手,道:“碧灵,没关系的,楼上坐吧。”

     “三姐姐?”婉容连忙走到和敏的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婉容陪着姐姐。”她虽然不清楚苏麻喇姑的身份,可却也知道是宫里的人,身份应该也不低的。

     和敏摇了摇手,道;“不用了。”说着对着苏麻喇姑道:“姑姑,前面请。”

     苏麻喇姑笑了笑,转身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