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策马进宫猜测真相
     和敏只觉得有些害怕,在之后康熙说了什么她也没在意,只是面对心中的那个答案充满了惊恐,不会真的是她所想的那样么?

     和敏不知道,她也无从问起。

     “你这是怎么了?从那天起,就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沈碧灵坐在阁楼上的卧榻上,看到和敏愣怔怔的瞧着窗外的模样,无奈的放下手中的书册,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么?”除了将她也带入钮祜禄府上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啊,“是因为我么?”

     “怎么会呢。”和敏回过神来,就摇了摇头,道:“不是因为你。”说话间她的神态又有了一些忧虑,沈碧灵心中有了计较,也就不再多问。

     和敏半晌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颇有些苦大仇深的模样,沈碧灵瞥了她一眼,就继续低头看书,和敏也不理会她,招呼了一声,就道:“若是现在没有去处,只管先在府上住着,我要进宫一趟。”和敏眉宇之间带了些愁绪,语气中已然是拿定了主意。

     沈碧灵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站起身来,目送着她快步离开,待看不见身影,沈碧灵才对着一边伺候着的小丫头翠儿说道:“你们三格格同皇后娘娘关系可真好。”

     “那是自然呢。”翠儿笑了笑,道:“嫡亲的姊妹,怎么不好?!”接下来却也不再多说什么,沈碧灵也只是点了点头,坐在床榻边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却说和敏,她从马厩中迁出小红马之后,只留了一句话说是进宫了,就直接飞奔而去,雅利奇看着那嚣张的背影,眼中的怨恨似是能将她的背部灼穿一般。

     因着她身上有钮祜禄氏给的腰牌,所以她进宫并没有多少困难,被小太监领到坤宁宫待看到钮祜禄氏的时候,她有些焦躁的心这才慢慢的安了下来。

     钮祜禄氏显然早已经听到了回报,只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这可是怎么了,这般急匆匆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和敏只觉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是有些倦容,忍不住跪坐在她的腿边,轻微的蹭了蹭,亲昵而又充满了依赖,惹得钮祜禄氏轻笑出声,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发丝,道:“受委屈了?”

     “没有。”和敏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眶有些发红,“只是许久没有见到姐姐了呢。”

     “好了。”钮祜禄氏捧起她的脸颊,道:“姐姐不是好好的么?”

     “可是姐姐的面色看起来不大好。”和敏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神色,只得低下头委委屈屈的说道:“当初姐姐明明答应敏儿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可如今姐姐却是又消瘦了许多。”

     尔夏亦是开口说道:“格格可真是要多劝劝娘娘呢,如今越发不顾自个儿的身子了。”

     “多嘴。”钮祜禄氏嗔怪了一声,面向和敏,道:“我的身子自个儿明白,无碍的。”

     和敏突然却是怒了,直接嚷道:“姐姐骗人!”泪珠儿咕噜咕噜的在眼眶中滚动,直接从大殿中跑了出去,寻了一处僻静处,和敏终于没有忍住,顾不得仪态,坐在草丛边上,抱着双腿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原先想不明白的事情,此刻似乎也已经有了答案,为何姐姐身子没有问题这么多年却从未有过子嗣,身体为何又会在短短半年的时间恶化的那么厉害。

     除了康熙还会有别人么?

     是不是就是因为纳兰先前同姐姐有些干系,所以他才会那样试探纳兰容若,是不是也因此对姐姐心怀怨恨,所以才会这么多年没有子嗣,甚至丢掉了性命呢。

     和敏只觉得伤心,难道康熙真的会是那个害死姐姐的人么?

     她不敢相信,她始终忘不了当年因着姐姐离开,那个年轻的帝王眼圈发红的样子,似乎那么难过,又似乎那么的脆弱,他如同独自舔舐着伤口的狮子一般,让人不忍。

     她曾经以为,他们两人是相爱的,只是因着当初阿玛立场的关系,让这个年轻的帝王恼了姐姐,可内心深处仍旧是爱着她的,否则在姐姐离开后他也不至于那么失态。

     所以,她从不会允许自己爱上他分毫,她也从来不奢望他的宠爱,她始终觉得,他的爱,他的情,应该全都属于姐姐的,即使姐姐早已经去了,即使他有后宫无数,可却从来不允许自己去碰姐姐的任何东西,对于她来说,那种背叛的感觉曾经让她彻夜难眠。

     这种怪异的坚持,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她独自一人坚持着自己的扭曲的观念让她觉得痛苦不堪,所有人都告诉她,要得到这个帝王的宠爱,要怀上皇子,这样才能让钮祜禄家族荣耀依旧,可谁又理解她的痛苦呢?

     可如今,这所谓的真相又该让她如何接受?

     她甚至不敢去寻求真相,只能可悲的蹲在这里!

     钮祜禄氏来的很快,她并没有让尔春她们过来,只是慢慢的走到和敏身边,叹了口气,道:“跟姐姐回去吧。”她看出了她的伤心难过,可却并不知道因为什么。

     和敏头埋在双臂间,听到钮祜禄氏的话,蹭了蹭眼泪,抬起红彤彤的眼睛,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道:“姐姐会离开敏儿么?”

     钮祜禄氏抚着她后背的手一顿,却是笑道:“不会。”

     和敏也知道御花园不是说事的地方,抹了抹眼泪,跟在钮祜禄氏身后,回到了坤宁宫中。

     钮祜禄氏打发走了身边心腹侍女,屋中只留下她和和敏两人,这才开口说道:“说吧,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这般委屈?”

     和敏却已经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看了钮祜禄氏一眼,抿了抿唇,才道:“姐姐……”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却见钮祜禄氏嗔怪的瞪了她一眼,道;“有什么话直说吧。”

     “姐姐。”和敏咬了咬牙,却是开口说道:“前些天我在京中见到皇上了。”

     钮祜禄氏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额角道:“我听皇上说起过,如今落得刁蛮的名头,心中可还舒坦?”

     “我又不是故意的。”和敏略显得有些委屈,只是她如今说的却也不是这件,连忙拉了拉钮祜禄氏的袖子,道:“当时纳兰公子也在的。”和敏偷眼瞧了自家姐姐的神色,却见她没什么反应,和敏又道:“皇上似是有意让纳兰公子娶我。”

     钮祜禄氏愣了一下,看着她说不出话来,和敏心中更是咯噔了一下,自家姐姐这般失态,可见自己的猜测却是不错的,不过片刻,钮祜禄氏也就反应了过来,强撑着笑意,道:“这般年纪了却是不知羞。”

     “姐姐,纳兰公子当时就拒绝了,他只说同卢氏感情笃深。”和敏说的很慢。

     钮祜禄氏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半晌不动弹,最终叹了口气,道:“你想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