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康熙低下头看着和敏的眼睛,沉声道:“朕乃金口玉言,岂能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他闭了闭眼睛,道:“你既是贵妃,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不过是个丫头,你既知她搬弄口舌是非,按照宫规,该如何处置,你只管按例执行即可,何苦将她扔在永寿宫门外,在后宫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和敏看着康熙年轻的侧脸,瞧着他刚刚的模样,一幅要为德嫔当家做主的模样,可真是骇人,可如今这样一瞧,其实还是蛮英俊的嘛,和敏眨了眨眼睛,慢慢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道:“臣妾省的了。”

     康熙摇了摇头,道:“你起来吧,日后行事,自有其章程,莫要随心处置,倒失了法度。”和敏连忙点了点头,只听康熙又道:“你姐姐何曾这般草率过?”他是真的有些担心了,和敏年纪小,做事难免会有些疏漏。

     德嫔垂着头并不敢搭话,此刻听到康熙这般说辞,心念急转,刚刚她只是为香穗求情,并未多说其它,心下渐安,吸了吸鼻子,愧疚的说道:“奴才总念着香穗先前的一番维护,这才失了分寸,还望贵妃娘娘能够饶恕奴才的情不自禁。”说着给和敏蹲了个万福,擦了擦眼泪,又道:“自奴才进宫之日,就同香穗熟识,所受委屈之时,亦是香穗陪伴左右,劝解宽慰,奴才有今日,莫不敢忘记香穗恩情。”

     和敏偷眼瞧了康熙一眼,心中暗自嘀咕着,这德嫔竟然在此时不忘记给佟佳氏上眼药儿,她自进宫就在佟贵妃处伺候着,这么说就想要佟佳氏多有责罚宫人一般,她定然是知道香穗是佟佳氏的人了,否则也不会处处提着香穗的恩情了。

     果然,康熙的面色一冷,道:“什么恩情?她是奴婢,你是主子,何来的恩情?”他看了德嫔一眼,叹了口气,道:“这般挟恩图报的丫头,留有何用?!”

     德嫔虽然低垂着头,可和敏仍旧能够感觉到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她想要香穗死,这是她的目的,可她却仍旧在为香穗求情道:“皇上,香穗她纵使有错,却罪不至死啊。”

     “皇上,臣妾觉得德姐姐说的对,毕竟是姐姐贴身伺候着的丫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打发她去浣衣局也就是了。”和敏慢吞吞的开口说道,反常即为妖,香穗的高调同德嫔为人格外的不相符,她不相信德嫔会无动于衷,即使香穗是佟佳氏的人,德嫔也不会这般束手就擒的,毕竟她同佟佳氏早已经翻脸,没必要会对香穗手下留情,除非香穗有着德嫔什么把柄。

     康熙看了和敏一眼,也就点了点头,道:“就按照贵妃说的。”当下就看着德嫔说道:“你也回去吧,要记着你如今的身份。”

     “是,奴才记下了。”德嫔垂头,乖巧的行礼后才退了出去。

     在众人都离开之后,康熙才略有些无奈的看向和敏,道:“你知道你今日做错哪了么?”

     “呃。”和敏噎了一下,偷眼瞧了康熙一眼,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行事太过于随心所欲了?”刚刚他才说过自己处置香穗不按法度呢。

     “嗯。”康熙坐了下来,面上没什么表情,沉着脸,道:“还有呢。”

     和敏皱了皱眉,略微有些苦恼的想了半晌,却也没想出她还有什么错处,只得呐呐的开口道:“臣妾想着大概是没有了。”

     “……”康熙盯着她那张尚算漂亮的面孔,只觉得白瞎了这一张面皮儿,深吸了一口气,道:“朕且问你,德嫔来此所为何事?”

     “臣妾不知……”和敏有些愧疚的吞了吞口水,道:“臣妾只是瞧着香穗不顺眼,就将她扔了出去,结果皇上就来了……”她的声音越说越小,略显得有些心虚,道:“还未来得及询问德姐姐所为何事。”

     康熙瞪着眼,指了指她却是说不出话来,沉默了片刻,才干巴巴的说道:“罢了,你这样也很好。”若是能够一直这样纯粹倒也是幸事。

     和敏小步的走到康熙身边,双手拉住他的手,蹲下身子脸颊靠在他的膝盖上,略微的蹭了蹭,如同猫儿一般,小声的说道:“皇上,其实我最是不耐烦理这些事儿的,忒麻烦。”依赖信任的姿态让康熙的心慢慢的软了下来,只听和敏又道:“我自小就在姐姐身边长大,在宫中的日子比在钮祜禄府的时间还要长久,在敏儿的心中,这宫中,您与姐姐就是我最亲近的人,现在姐姐已经走了,只有您了。”

     康熙心中只觉得熨帖,这丫头什么性子他自然是了解的,只轻微的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道:“你莫要任性,德嫔来此原也是好意,你如今身居高位,又得老祖宗看重,她讨好你也是常理。”

     “讨好我?”和敏面色颇为惨不忍睹。

     康熙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你这是什么怪样子,讨好你难道还有错么。”他望着远处,道:“德嫔性子柔顺,甚为体贴,你也莫为难她。”

     “臣妾才懒得理会呢。”和敏靠在康熙的胸前,嘟囔道,可是眼中却慢慢的有些凝重,看来德嫔的一些小心思康熙都是知道的,只是他现在喜欢德嫔的体贴柔顺,故此他乐意宠着她,不在意这些小心思小手段。

     “这宫中诸人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手段,朕并非不省的。”康熙摸着和敏的脸颊,道:“朕亦是在这后宫之中长大,又岂会不明白后妃争宠从来都是惨烈的。”他目视着和敏,柔声道:“这宫中谁好谁坏,朕心中有数,你只管做好你自己该做的就行了,其它的也不必担心。”

     “臣妾才不担心呢。”和敏只觉得没劲,康熙他是怎样的人她再是清楚不过了的,他心中比谁都明白,自己何必庸人自扰呢,“皇上今儿要歇在永寿宫么。”

     “不了。”康熙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也早些歇着吧。”说着就提步离开摆驾延禧宫。

     和敏待圣驾远离才回到宫中,当下就歪在炕上,捶腿道:“快要累死我了。”以晴连忙跪坐在脚踏上,小心的捏着她的双腿,道:“娘娘,都是奴婢们疏忽了。”

     “不关你们的事儿。”和敏撇撇嘴,道:“这事儿还没完。”坐直身子,看向尔夏道:“尔夏,让人盯着香穗,她不简单。”

     “是,奴婢省的。”尔夏连忙应道,和敏并不担心无人可用,姐姐在宫中十多年了,少不得一些忠心的奴才,先前尔夏是坤宁宫的掌事姑姑,这些事儿也都是她在操持,在姐姐走后,她就留在了永寿宫伺候和敏的饮食。

     香穗初到浣衣局的时候格外的不老实,她先前是永和宫的大宫女,做的都是贴身伺候的伙计,清闲的很,可如今在浣衣局,每日里的工作忙碌而辛苦,不过几日就再也忍不下去了,每每总嚷着要见德嫔娘娘,具都被嬷嬷管教一番,鞭笞了几次才老实了下来。

     秀女们已经进宫,和敏的心思俱都放在了选秀身上,这是她第一次主持,自然不想落人话柄,先前儿并不需要她亲自过问,自有嬷嬷们筛选,和敏翻看着呈上来的册子,笑道:“这届秀女可真是了不得呢。”

     尔春笑着说道:“可不是,有几个家世颜色儿俱都是上乘呢。”她微微的叹了口气,道:“这宫中可又要热闹了。”

     “呵,在热闹也不关你我的事儿。”她揉了揉眼睛,将那册子放了起来,在赫舍里氏以及佟佳氏的名字后划了勾,这两人一个是元后嫡妹,一个是佟贵妃嫡妹,俱都是要留牌子的,待看到雅利奇的名字时,和敏微微一笑,道:“妹妹她终究还未死心。”那应该是佟佳氏的手笔了,和敏也不在意,笑道:“她们的规矩都学的如何了?”

     “嗯,娘娘放心,俱都是安排妥当的。”尔春笑着回道:“娘娘要去储秀宫看看么,佟贵妃倒是去了几次了。”

     “随她去吧。”和敏笑着说道:“不过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有什么好看的。”这宫中颜色好的又有多少呢。

     “娘娘,佟贵妃和德嫔俱都去看过香穗的。”尔夏从外走了进来,轻声说道:“佟贵妃似乎同香穗有些争执。”

     “嗯,我省的了。”和敏点了点头,手指捏了块糕点,慢慢的咀嚼道:“你让人盯着就是了。”

     “奴婢省的。”尔夏点了点头,迟疑了片刻,才道:“奴婢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吧。”和敏笑眯眯的看着她,调侃道:“尔夏,你越发生份了呢。”

     “储秀宫诸小主俱都在传钮祜禄贵妃无宠傍身,惹皇上厌弃。”尔夏干巴巴的开口道。

     和敏扬了扬眉头,略微有些好笑的看着她道:“是雅利奇说的?”

     尔夏点头,和敏嗤笑了一声,道:“不必在意,她恨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既然她想要进宫,就留下吧。”她倒是要看看,自己的这个妹妹究竟是要怎样争宠。

     “格格,这样好么?”以静略微有些担忧,明知是敌人何必给她机会呢。

     “别担心,这后宫自来就是等级森严之地,她不过只是个秀女罢了。”和敏倒是不在意,摆摆手道:“她的身份毕竟是钮祜禄府上的嫡女,这选秀也并非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同她关系差知道的人也不少,佟佳氏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以静叹了口气,嘀咕道:“五格格自小就同娘娘作对,这如今更是追到宫里了。”没得让人厌烦,明明在娘娘手下从未讨得了好处,难道她以为自己进宫就能比娘娘的地位更高么。

     这边正说着话,刚刚离开的尔夏就又回来了,面色异常的难看,她直接跪下来请罪,道:“娘娘,香穗死了。”

     和敏诧异的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德嫔,“怎么死的?”

     “掉湖里了。”尔夏皱了皱眉,和敏冷笑了一声,道:“谁发现的?”

     “是储秀宫的一个秀女。”尔夏显然也觉得诧异,道:“那秀女是瓜尔佳氏,她只说是夜里睡不着,听到那湖边有动静,就看到香穗落水了,捞上来后就没气儿了。”她看了沉思的主子一眼,又道:“并不曾看到有其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