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太皇太后眯了眯眼睛,看着站在佟佳氏身后一身浅色宫装的女子,叹道:“德嫔啊,六阿哥没了,我知道你很伤心,可你也要注意自个儿的身子才好的。”她颇为不喜欢这一个个柔柔弱弱的样子。

     “是,奴才谨遵太皇太后的教诲。”因着六阿哥的夭折,她卧床许久,面色看起来着实有些不大好。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道:“你心中明白就好。”她不喜欢这个女人,只觉得那双眼睛中藏了太多的隐秘了,在她看来,六阿哥没能保住,全都是她这额娘的原因,那次风寒之后,六阿哥身子就时好时坏,只是皇上宠着她,她自己又是一副愧疚的恨不得死掉的模样,当时又因着卫氏的原因,这才让这个女人陪在玄烨的身边。

     和敏低垂着眼眸,只端着木樨露慢慢的喝着,佟佳氏却是轻微的侧了侧头,用茶杯挡住了嘴角,轻声说道:“就算你侍寝了,可仍旧比不过这女人。”

     “是么。”和敏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看向佟佳氏笑道:“我也没打算跟她比较。”她们之间根本不存在可比较性。

     佟佳氏哼了一声,咬牙道:“你看不起她?”高高的挑起眼角,轻哼道:“你会为你这般的态度付出代价的。”说话间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德嫔,又道:“香穗那般挑衅难道你都无动于衷么。”

     “香穗是你的人?”和敏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颇为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道:“我简直怀疑你究竟是怎么在这宫中生存的。”利用香穗来挑拨两宫关系?

     “你!”佟佳氏恨恨的咬了咬牙,道:“我好心的提醒你,你却如此不知好歹。”

     “你不是一向看我不顺眼么。”和敏放下小碗,抻了抻有些褶皱的袖子,才道:“德嫔是你宫中出来的人,如今皇上却更为宠爱她一些,你心中不忿了?”

     佟佳氏咽下心中的苦涩,眼中的怒火更盛,却强忍着,道:“关你何事。”

     和敏撇了撇嘴,也不大理会她,细长的眉间微微的动了动,才轻声开口道:“瞧你如今这狼狈的模样,我只提醒你一句。”

     “……”佟佳氏强自忍耐着她的奚落,疑惑的抬了抬眼睛。

     和敏暗叹了一声,这段时间想来佟佳氏定然是不好过的,否则也不会对自己的奚落忍了下来,她不过是张扬了些,可她有张扬的资本,并不能说多坏,心计多深,可太皇太后不能容忍佟氏一族势力太大,而和敏恰又是那制衡的另一端,故此她必然不能接受佟佳氏的示好。

     “六阿哥没了……”和敏慢悠悠的说了这一句,才侧过头看着她眼睛,道:“你若继续因着肚子里的这块还未成形的肉这般防备着四阿哥……”她扭过头,微微的闭了闭眼睛,才道:“那么就是你亲手将四阿哥推回德嫔的身边。”

     佟佳氏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略微有些愣怔的看了看远处的四阿哥一眼,小小的孩子沉默的站在小桌边上,也不动桌面上的点心,那双乌黑的眼珠子略微有些黯然,他旁边的三阿哥满脸的笑容,正伸手抓着一个黄金角塞在口中,咀嚼的正香,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饿了,更何况是三岁多的孩子呢。

     太皇太后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和敏扬起了笑容,道:“老祖宗,奴才瞧着三阿哥吃的开心,这就不由的想起八阿哥来,这心呐,就软成一团儿,每日里瞧着那小小的婴孩,就觉得什么烦心事儿都没有了呢。”

     “可不是么。”皇太后跟着笑道,“平日里瞧着五阿哥的小小的人儿,就觉得开心。”

     宜嫔是能听得懂蒙语的,笑着说道:“五阿哥能在寿安宫陪着太后,是他的福气呢。”

     太皇太后笑着说道:“可不是么,自从五阿哥在寿安宫之后,太后见到我总是兴冲冲的说,小五今儿长牙了,小五会说话了,小五今儿尿裤子了……”说着就大笑起来,道:“我这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可她仍旧是乐此不疲。”

     太后也不在意,笑道:“我就说老祖宗这是羡慕我呢。”

     太皇太后破天荒的抽了抽嘴角,面上越发的无奈了,直惹得嫔妃们笑出声来,和敏亦是跟着笑道,“只有自己亲自养了孩子,才能知道这其中的艰辛与快乐呢。”

     苏麻喇姑乐道:“看来八阿哥格外的讨贵妃娘娘的欢喜呢。”

     “那是!”和敏骄傲的扬了扬下颌,道:“我都想好了呢,待阿哥能走路的时候,我就教他骑马!”

     “这还用你教么。”太皇太后笑着遥遥点了点她,道:“你只管坐在那儿瞧着,保准教出一个弓马娴熟的阿哥来。”

     “哎呀,那我这一身精湛的骑术岂不是要可惜了么。”和敏故作懊恼的说道,“我还想着日后教给八阿哥呢。”

     “说起来,宜妹妹的骑术也是不错的呢。”容嫔笑呵呵的说道,她的声音轻柔而温婉,很是安抚人心,似是一阵微风拂面,颇为舒服。

     宜嫔一拍手,笑道:“比贵妃娘娘差远了呢。”说着她乐道:“先前儿娘娘的骑术可是赢了御前侍卫曹大人呢。”

     苏麻喇姑点头笑道:“那次比赛,奴婢可有幸目睹了呢。”她眼睛弯弯的,看着和敏说道:“贵妃娘娘的骑术着实精湛,可若说起来,还是老祖宗的骑术更上一乘呢。”

     “苏麻就会奉承我。”太皇太后嗔怪了一声,笑着开口说道:“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啊。”

     “太皇太后长在科尔沁草原,骑术自然精湛呢。”佟佳氏开口笑道。

     “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太皇太后摆摆手道,“蒙古来的姑娘少有不会骑射的呢。”

     康熙来的时候,众人正笑闹在一处,众人见礼之后,才扬眉笑道:“老祖宗,这是说什么呢,这般高兴。”

     佟佳氏想要说什么,只是看了和敏一眼,还是闭上了嘴巴,只听太皇太后笑道:“皇上今日下朝倒是早呢。”

     “呵呵,并非是朕早了,是老祖宗说话忘了时辰呢。”康熙笑言道:“孙儿可是正巧赶上了呢。”

     “在说敏丫头先前同曹寅赛马的事儿呢。”太皇太后面上带着笑,道:“这丫头的骑术是先前儿皇后教导的,着实不错呢。”

     康熙的目光在和敏的面上停留了片刻,才道:“皇后的骑术朕自是见识过的,只是后来荒废了。”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才看向康熙道:“皇上,这后宫之事,我原也不打算插手的,趁着今儿人都在,这中宫空位已久……”她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是注视着佟佳氏,自钮祜禄皇后去了之后,佟佳氏入主中宫的消息可不曾断绝过。

     和敏垂眸,只做不知。

     这宫中的传闻,康熙自然是知道的,此时听太皇太后询问,倒也知道她的意思,在诸人面上扫过,笑了一声,才沉声说道:“皇后过逝,朕心中伤痛,不欲再立中宫。”说着他看了佟佳氏一眼,又看向和敏道:“中宫空位,两位贵妃当共理宫务,此事就暂且这样吧。”

     太皇太后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是满意,道:“皇上拿主意也就是了。”说着她又询问了几个阿哥一番,正巧李德全来禀告说索额图大人求见,康熙也就告了退,太皇太后在康熙走后,就挥了挥手道:“你们也都散了吧。”

     众人起身行礼,各自从慈宁宫中离开。

     和敏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的蹙起了眉头,轻微的叹了口气,回到永寿宫的时候就歪倒在软榻上,并不言语。

     她略微有些头疼的捏了捏脑门,只觉得烦躁的很。

     “娘娘,婉容格格来了。”小路子在这时走了进来,禀告道,和敏双眼一亮,道:“让婉容进来吧。”昨儿已经让人传话,宣婉容进宫。

     和敏斜倚在圆枕上,尔春伺候在边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平日里常常被娘娘挂在嘴边上的婉容,待那小姑娘走进的时候,她忍不住赞了一声好相貌,笑着迎了上前,道:“给格格请安。”

     婉容连忙回了一礼,道:“姑姑多礼了。”尔春面露笑意,道:“格格里边请,娘娘已候多时了。”

     婉容抿着唇笑,随着尔春进了内殿,和敏看到她的时候,连忙起身,道:“婉容,快过来。”

     “姐姐!”婉容眼睛笑的弯弯的,快走了几步,道:“姐姐在宫中可还好?”说着就笑了一声,道:“定然是好的,姐姐这样的性情总不会委屈自个儿的。”

     “还是婉容知道我。”和敏笑着拉着她的手,问道:“额娘可好?”

     “嗯,额娘听说姐姐侍寝了,高兴的都哭了。”婉容点了点头,皱了皱小巧的鼻尖,偷偷的说道:“额娘特意叮嘱我不能告诉姐姐的。”

     “小鬼头!”和敏点了点她的鼻尖,很是感慨的看着婉容道:“你也是大姑娘了啊。”她还记得几年前那个乖乖巧巧的小女孩,自己同她说话时还惊讶的瞪大眼睛懵懵懂懂的样子呢。

     婉容面色有些发红,却是垂下了头,和敏扬了扬眉,笑道:“额娘同你说了?”

     “嗯,说了。”婉容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话。

     “那你怎么想呢?”和敏调侃的扯了扯她的脸颊道:“婉容是才女,自然是要学识最好的那个人呢。”

     婉容看着和敏,认真的说道:“姐姐真的会帮婉容么?”

     “自然。”和敏看着婉容的模样,知道她是有自己的心思的,她心中从来都明白,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才是最好的,是个心思通透的女子。

     “姐姐知道今科探花郎么。”婉容侧过头,脸颊微红,语气却是毫不犹豫的,她开口道:“今科三甲跨马游街那日,我去瞧了。”她顿了顿,和敏示意她继续,这才鼓起勇气说道:“探花郎名为李希,字允常,汉人,祖籍是金陵,他家以书香传家,只是在他祖父那辈儿家道衰落了。”

     和敏没有说话,只听婉容继续说道:“自古成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原本容不得婉容说话的。”她看向和敏,才轻声道:“只姐姐心疼婉容,这才给了婉容自己相看的机会。”

     “你瞧上那李希了?”和敏将那瓜子儿放在盘子中,才笑道:“哥哥不同意么。”

     “是的。”婉容神色有些暗淡,才道:“哥哥以为李希家境贫寒,并非良婿。”

     “你并不这样认为?”和敏已然明白过来了,只听婉容又道:“是,莫欺少年穷,这并不是理由,李希他能够在逆境之中高中探花,亦可证明此子才气过人。”她微微的低垂了头,道:“婉容也曾听闻,李希的辞赋亦是被纳兰公子所称赞过的。”

     和敏嘴角那抹笑慢慢的敛了起来,她有些愣怔的看着婉容那泛红的脸颊,纳兰容若么。

     “婉容觉得他是良人么?”和敏又一次问道:“你真的不在乎他的家境贫寒么?”

     “是,婉容并不在乎。”婉容抬起头,坚定的说道:“婉容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只想要白首不相离的感情。”

     “可他能够给你这样的感情么。”和敏不解,轻声说道:“你能够保证她永不纳妾么?”

     婉容沉默了良久,片刻后才略微有些苦涩的摇头说道:“不,不能。”说着她开口说道:“可我是钮祜禄府上的四格格,他的身份比不过我,他若是想要纳妾,定然是要看府上的态度的。”

     和敏低垂着眼眸没有说话,片刻后才道:“我的意见同哥哥是一样的。”看到婉容泄气的模样,和敏才笑道:“原因想来哥哥也已经给你解说的很清楚了。”

     “可我并非吃不得苦的。”婉容疑惑的皱了皱眉。

     “你真的决定了么?”和敏又一次问道:“若是日后并非如同自己想象的一般,你也不后悔么?”和敏看着她慎重的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她的母亲非常的厉害,原也只是小小的商家女,并没有多少文化。”

     “她难道不值得敬佩么?”婉容歪了歪脑袋,道:“她一个女子,独自拉扯三个孩子,颇为不易,纵如此,她还能将李希供养成为探花郎,我敬佩这样的女子。”婉容深吸了一口气,道:“姐姐,我不后悔,这是婉容自己选择的亲事,不会后悔。”

     和敏走了两步,侧头看着婉容坚定的模样,心中有些无力,为何?姐姐如此妹妹竟然也是如此?

     “好,我答应你。”和敏倒是要看看,她所渴望的感情真的能够如同她预料的那样发展么,“婉容,你知道李希家中的情况,他的母亲并不识字,他的两个姐姐亦是粗鄙之人,他虽有才华,可家中着实贫穷。”

     “婉容多谢姐姐成全。”婉容直接开口说道。

     和敏点了点头,坐在婉容的身边,轻微的叹了口气,道:“姐姐会帮你的,只希望你日后莫要后悔今日所做出的选择。”

     “不会的。”婉容笑了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儿,格外的好看。

     “姐姐找你来,还有一件事。”和敏摸了摸她的发丝,轻叹一口气道:“有一件东西,麻烦你交给纳兰夫人官氏。”说着拿出一件璎珞有些发白的玉佩,那玉佩许是因长时间携带而显得圆滑。

     “婉容,谁也不能说,谁也不能告诉。”和敏认真的看着她,轻声说道:“只要交给官氏即可,告诉她,这个可以满足她的愿望。”

     婉容并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道:“姐姐且安心,婉容省的该怎么做。”

     和敏点了点头,这才笑着说道:“你还未瞧见八阿哥吧。”说着就让尔春将八阿哥抱了过来,道:“他如今圆滚滚的,小小的手脚,格外的可爱呢。”

     婉容双眼一亮,道:“真的可以见八阿哥么?”她颇为惊喜的说道:“先前就听额娘夸赞阿哥呢。”

     尔春将八阿哥抱来的时候笑道:“小主子刚刚醒来,瞧这眼睛,还骨碌碌的转呢。”

     和敏连忙将手上的护甲摘了下来,伸手从尔春手中接了过来,笑道:“来,让额娘瞧瞧,嬷嬷可喂过小八了么?”

     “是,已经喂过了。”尔春笑着说道。

     和敏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婉容凑到跟前,瞪大眼睛,道:“真是可爱。”和敏将小家伙的小手递了过去,道:“来,你摸摸,好玩的很呢。”

     “……”婉容抽了抽嘴角,这孩子怎能用好玩来形容呢。

     “来,你抱抱看。”和敏看着她笑着说道。

     婉容瞪大眼睛,看着和敏笑意吟吟的目光,眼中酸涩,泪水差点流了出来,她知道,这是姐姐信任她,这才将八阿哥抱于她的。

     婉容抱着八阿哥手臂略微有些僵硬,她苦着脸道:“好软。”

     和敏看着她欲哭无泪的表情,笑的直不起腰来,片刻后,婉容略微有些怪异的瞪大眼睛。

     “怎么了?”和敏纳闷的侧过头,看着她的表情颇为不解,倒是尔春笑道:“大抵是尿了吧……”说着就利索的走了过去,将八阿哥抱了起来,翻开裹着屁屁的尿布,笑道:“许是刚刚喝过,这才尿了。”

     和敏看着婉容前襟韵湿的一大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以静,去带婉容更衣。”颇为乐不可支的看着这闹腾,先前心中那种烦躁慢慢的消散,其实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简单,你越是发愁,倒越是不知该如何自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