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孝昭病重卫氏身份
    钮祜禄氏这一昏迷,直到夜里才慢慢醒了过来,和敏在太医出来之后,就一直伺候在边上,她只知道姐姐的身子不大乐观,她的身子怕是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只是她一直瞒着,不想让人看出来罢了。

     和敏看着钮祜禄氏苍白而孱弱的面孔,只觉得心中酸涩的厉害,她忍不住将脸埋在钮祜禄氏的手心中,喃喃道:“姐姐,你快点好起来吧。”她声音中的哭音很重,“你若是……我该怎么办?您放心敏儿一个人在这宫中么……”

     钮祜禄氏艰难的扯出了一丝笑容,伸出手还似先前儿那般摸了摸她的发丝,道:“姐姐没事儿。”

     和敏终于没有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其实早就发觉了,只是她没有办法,她没有办法留住姐姐一点点流逝的生命。

     “别这样。”钮祜禄氏有些虚弱的抬了抬手,道:“姐姐只是累了而已,该是要好好的歇一歇了。”她双眼略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望着彩绘的屋顶,一行清泪没入发间。

     “皇上,您来了。”钮祜禄氏侧了侧头,唇间仍旧带着那抹温和的笑意。

     康熙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别人,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和敏那丫头哭的伤心,并没有发现他,此时听到皇后的声音,他慢慢的走了过来。

     “先前儿是臣妾逾越了。”钮祜禄氏温声说道,看着康熙苦笑了一声,道:“只是孩子他终究是无辜的啊。”

     和敏不甚明白,哪个孩子?难道是德贵人的六阿哥?

     康熙没有说话,唇间动了动,他的面色很难看,眼眶甚至有些发红,却强忍着,这让和敏越发的看不懂了。

     和敏眨了眨眼睛,她拉了拉钮祜禄氏的袖子,轻声道:“姐姐?什么孩子?”虽然她知道,自己此刻不该说话,可是此时的气氛让她觉得害怕,她只是想要打破这种氛围,此时的姐姐受不住康熙的怒气。

     钮祜禄氏将自己的视线从康熙那儿移开,看向懵懂的和敏,终究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还不待她说什么,只听康熙冷声说道:“她的孩子不能记在皇后名下。”康熙没有看皇后的神情,又道:“钮祜禄庶妃恭和淑慧,令范克昭,册封为贵妃,搬居永寿宫,卫……卫贵人……”康熙闭了闭眼睛,“卫贵人乃辛者库贱婢出身,今降为常在,安置于永寿宫,腹中皇嗣日后归钮祜禄贵妃抚养。”

     钮祜禄氏惊讶的瞪大眼睛,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嘴唇动了动,眼中的泪水慢慢的流了下来,道:“敏丫头何错之有?”

     和敏越发不明白了,只听康熙又道:“朕……酬她贵妃之位。”说着握紧了拳头,转身走了出去。

     “姐姐,究竟怎么回事?!”和敏实在是按捺不住了,开口问道:“皇上为何封我为贵妃,还有卫姐姐怎么了?又为何会被降位?”和敏脑中急转,卫氏应该是有了身孕了,日后这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了,也就是八阿哥会成为自己的儿子!

     钮祜禄氏神态有些恹恹的,看着和敏疑惑的样子,忍不住哭道:“是姐姐害了你啊。”

     “姐姐,你没有害我,您对我这么好,怎么会害敏儿呢。”和敏连忙安慰道。

     钮祜禄氏过了好一会子才平静了下来,拉着和敏道:“都怪姐姐。”她眼中的泪水划过,擦了擦,才道:“先前儿你一直好奇卫氏的身份,如今倒是因着这事儿连累了妹妹。”

     和敏抿了抿唇,不由的有些紧张,钮祜禄氏苦笑了一声道:“她其实并非是卫氏,她名为阿木尔,乃先蒙古察哈尔亲王阿布鼐嫡亲的女儿,博尔济吉特氏。”和敏惊讶极了,只听钮祜禄氏又道:“她的额娘就是固伦温庄长公主,先前儿公主回京的时候,阿木尔年纪还尚小,我是见过的。”

     蒙古察哈尔王阿布鼐,和敏自然是省的的,他是蒙古察哈尔可汗林丹汗与囊囊大福晋的遗腹子,额哲的弟弟,只是他不比额哲温和,在额哲死后,阿布鼐受命主管察哈尔部事务,按照蒙古夫兄弟婚的习俗,娶固伦温庄长公主马喀塔为妻,生有二子一女,只可惜公主在生下女儿没多久就去了,阿布鼐不满清廷统治,被康熙削亲王爵,将其监禁于盛京,令其子布尔尼袭爵。

     钮祜禄氏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妹妹是明白了卫氏的身份,道:“布尔尼袭爵后,皇上就将安亲王的女儿嫁给他为嫡福晋,只可惜在康熙十四年的时候,布尔尼与其弟罗布藏在三藩之际发动叛乱,预谋劫出阿布鼐,后被皇上平定,不久阿布鼐被绞死,布尔尼同罗布藏也被祭旗。”

     和敏心中不知做何感想,半晌后,才道:“卫姐姐就是那时候入宫的?”

     “是啊。”钮祜禄氏点了点头,道:“阿木尔被罚入辛者库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她了,她长得好,难免就受到些欺负,毕竟是旧识,故此一直暗中照顾着,只是后来,还是被皇上发现了。”

     钮祜禄氏拉着和敏的手,又道:“皇上先前儿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昨儿卫氏有了身孕,皇上难免高兴些,太皇太后这才点明了卫氏的身份的。”

     “所以皇上很生气。”和敏了然的点头,皇上不可能在宠幸卫氏,如今将自己封为贵妃,却同卫氏居永寿宫,那就意味着只要卫氏还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儿刺,她很有可能会同卫氏一般,不得圣宠,所以他才会将自己封为贵妃的吧,和敏笑了笑,看着钮祜禄氏道:“姐姐,这不关你的事儿。”

     “是我糊涂了。”钮祜禄氏摇了摇头,道:“当时我就明白了,有太皇太后在,卫氏圣宠不可能长久,只是我的身子……”钮祜禄氏侧过了头,苦笑了一声,道:“所以,我请求皇上,将卫氏腹中的孩儿记养在我的名下。”

     和敏瞪大眼睛,姐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若是将卫氏的孩子记养在姐姐的名下,那孩子就是名义上的嫡皇子,身后可能就是整个钮祜禄氏一族,难免会威胁到太子胤礽的地位。

     “一来,那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二来……”钮祜禄氏低垂着眼睑,苦笑了一声,这才看向和敏,道:“二来……我只是想在自己死后能够留下些念想罢了。”一个记养在她名下的孩子而已。

     这样的姐姐是从未见过的,她总是一副温和的模样,她坚强的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难倒她一般,她从未看到姐姐这种脆弱的模样。

     “我只是突然有些害怕了。”钮祜禄氏茫然的抬起头,轻声说道:“赫舍里氏死了,仍旧有皇上有太子惦念着,太子是她的儿子,不论过了多少年都改变不了,太子永远也不会忘记赫舍里氏,可我呢?”她看着和敏,微微的抓住她的手腕,道:“我只是……如果那孩子记养在我的名下,我给了他中宫嫡子的身份,他日后也永远会记得我的恩情的,那么,他就永远永远的记得我了……”

     和敏看着钮祜禄氏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姐姐此刻可怜的厉害,她听着姐姐近似呢喃的话语,只觉得心疼的呼吸不过来,此时,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宽慰这个女子,她因着要走到生命尽头,才敢向那个人提出需要一个孩子来铭记自己的要求,可得到的是什么?

     和敏哭的说不出话来,她抱着姐姐已然瘦弱的肩膀,哭道:“姐姐,您别这样,还有我,还有额娘,哥哥,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呢,您是大清国尊贵的皇后……都会永远的记得您的。”

     钮祜禄氏半晌后才点了点头,刚刚的脆弱似乎只是幻觉一般,她面上重新挂起了那张恰到好处的笑脸,道:“敏儿,带姐姐回坤宁宫吧。”她看了一圈,道:“这里太冷了。”

     和敏吸了吸鼻子,点头,道:“好,我们回坤宁宫。”

     尔春擦了擦眼角的湿意,连忙出去寻了凤撵来,和敏扶着姐姐站起身来,钮祜禄氏全身的重量几乎都靠在她的身上,两人慢慢的走出了内殿,恰巧碰到了站在中殿的太皇太后,和敏抿了抿唇,道:“给老祖宗请安。”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看向钮祜禄氏道:“孩子啊,玄烨他……只是在气头上罢了。”

     “是,老祖宗,孙媳儿明白呢。”钮祜禄氏笑了笑说道:“都是孙媳儿身子不中用,倒是让老祖宗忧心了。”

     太皇太后看着钮祜禄氏苍白的面孔,只觉得心有不忍,最后叹道:“你且安心,和敏这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玄烨他不会那么糊涂的。”

     “谢老祖宗体恤。”钮祜禄氏面上的笑容惊喜的不加掩饰,她连忙拉了拉和敏,示意她给老祖宗行礼,她是不想因着自己的愿意让皇上对妹妹有心结的,否则,妹妹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的。

     太皇太后看着钮祜禄氏离开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所谓慧极必伤,大抵就是如此吧。

     “老祖宗,外面凉,我们进去吧。”苏麻喇姑披了件衣裳在太皇太后身上,劝诫道:“皇后娘娘吉人自有天相,知道老祖宗这般心疼她,也不忍老祖宗伤心的。”

     “她原就是个好孩子,只是……”太皇太后慢慢的转过身,叹了口气,道:“太子是大清国的根基,动摇不得啊。”她扶着苏麻喇姑的手,摇头道:“委屈那孩子了。”

     “皇后娘娘定然是能够理解太皇太后和皇上的苦心的。”她心中也有些伤感,却不得不劝诫道:“奴婢瞧着,皇后对于太子也喜欢的紧呢。”

     太皇太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苏麻喇姑的手,笑了笑深深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