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3:嘴好臭,给你洗洗
    “纹银四万两。”吴掌柜小心地回答。

     “什么!”顾若溪目光一动,看着吴掌柜。

     吴掌柜大惊,想到这王妃的名声向来很差,可别得罪她吃不完也还被噎着,连忙又道:“王妃若是嫌少,就改为五万两。”

     顾若溪没想到这些东西如此值钱,先前以为也就值个几千两。她还是让吴掌柜按照四万两折成银票,又给小圆一张百两银票让她迅速带回家给母亲看病,自己带着剩余银票去找钱庄。即使她武艺高强,但这么多银票拿在手中始终不方便,找个钱庄存起来从长计议才是上策。

     当铺里,看顾若溪离开,吴掌柜急忙书写个纸条交给伙计,又在他耳边吩咐几句,伙计领命离去。

     在当铺一折腾,夜色更浓几分,顾若溪找了半圈,没有找钱庄在何处,便起身返回王府,准备等小圆回来再让她陪着去找。

     回到破烂不堪的水云轩,看着满院子的破桌子,烂凳子,心里郁闷就不打一处来。不过现在气也没办法,只好等明日再找人修理房顶,墙面,并购置些新的家具回来。

     经历穿越后第一日的种种变故,顾若溪困意逐渐弥漫上来,她四处看看,发现墙角有个浴桶,旁边放着个同样破旧的木桶。走过去看看,浴桶虽然旧但是没破,木桶虽然有些破却好歹还能装水,便准备打水先洗个澡。

     白日刚过来时满身鲜血,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清洗,先前不觉得什么,此刻越来越不舒服。

     井就在院子西边不远处,顾若溪刚打上桶水就听到有两个女子边说话边朝她的水云轩走过来。

     “云燕,你说王妃好像转了性子可是真的?”

     “可不,我的丫鬟翠竹你不是不知道,那可是有点功底在身,被她轻轻一带就扑到在地。再看她对赵嬷嬷所作所为,那是以前的她能做出得出的事?”

     “不会吧,一个被王爷嫌弃的人还能泛起多大的浪花。”

     “她再跳也跳不出雪华姐姐的手掌心,嘻嘻,姐姐一会可要给她点脸色看看,让她知道这王府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走,进去瞧瞧她在做什么!”

     两人说着就要推水云轩的门,忽然听到身后有淡漠的声音道:“两位可是在找本妃?”

     两女自闻言大惊,齐齐转过身。

     顾若溪清冽的目光也看着两人。

     左边的女字身穿翠绿色锦缎袍子,发上插着玉簪,圆形的脸蛋上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样子也还算不错。正是先前在假山看到的郡主。右边女子比绿衣女子更要漂亮,她穿着粉红色的长裙,脸蛋生的极为秀美,而且还要比绿衣女子身材更高挑,酥胸也更丰满。

     两人本是有说有笑,待看到顾若溪出现在身后,嘴巴都半开半合,满脸惊愕状。

     “我在问二位话呢!”顾若溪冷冷地看着她们。

     “顾若溪,负责首饰管事的赵嬷嬷前来找我们,说是你竟然带着恶奴闯入她们的宅子,不仅抢走所有值钱物事,更是不顾赵嬷嬷年事已高,做出拳打脚踢之举,你可承认?”说话的是云燕郡主,至于那个雪华,则是淡淡地望着顾若溪,似乎话都不想多说半句。

     “没错,就是我。我不仅带回本来属于本妃的东西,而且还顺便教训了那个不知礼仪寻死的奴才。不过本妃心慈,并没要她的狗命,本来对王妃不敬可是死罪。”

     “顾若溪你不要信口乱说,赵嬷嬷的东西怎么会是你的,你今日要说不出所以然,我……我……”

     “你什么?”顾若溪突然冷冷地问。

     “我……我不会放过你。”云燕想了半天,发现她确实拿顾若溪没有办法,只好憋出句无用的话语。

     “是吗?”顾若溪提着水桶,冷冷朝云燕靠近,冷冽的眼神,无形的气压,让云燕情不自禁后退,直到后背挨着雪华的手掌才停下来。

     这该死的贱人怎么回事,她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气势?

     昨夜燕王哥哥不是将她鞭笞后丢进马厩吗,她的气焰为什么没因此消沉反而变的更为强烈。

     “你刚才说不会放过我,是不是?”顾若溪逼近她面前,冷笑着问。

     “是又怎么样,你…你就是个贱人!”或许是因为身后有燕雪华这个王爷的亲妹妹支撑,或许是因为被顾若溪的气势压抑到崩溃,她脱口就喊出来。

     噗!

     顾若溪二话不多说,水桶直接揭起就泼在燕云燕身上。

     “好臭的嘴!给你洗洗。”

     冰冷的冷水从头浇下,沿着脸一直到脚全部被浇成落汤鸡,燕云燕先是一愣,被这突然起来的冷水浇成傻子。而后,猛然发出凄厉的尖叫:“啊…啊…顾若溪你这个贱人,你竟敢用水泼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说着,她就张牙舞爪的朝顾若溪扑过来,想捏住顾若溪脖子,但她那点手段怎能伤到顾若溪。一个狗吃屎,她步了丫鬟的后尘,直接扑到地上。脸上的水和地上土壤混合成泥巴,涂满嘴脸,整个人变成泥人,显得格外诡异。

     “想杀我,你至少要学会如何从我脚下爬起身。”顾若溪将脚踩在燕云燕的背上,讥讽地嘲笑道,夜风中,她素色长裙被风吹舞,飒飒作响,而笑容里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就连燕雪华都感到有些忌惮。

     “王妃,放过云燕吧,她年少不懂事,教训过就好。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做的太过王兄那里也无法交代。”燕雪华收拢轻蔑,面带笑意地对顾若溪说道。

     顾若溪看她眼,淡淡地说:“既然雪华求情,本妃也不是过分之人,今日就这样作罢。不过,既然我不喜欢一直长不大的孩子,若是有下次,难保发生什么其他事情,这点请你记住……雪华妹妹。”

     燕雪华面色一僵,嘴角抽抽,最后还是压制下来没有发怒。

     顾若溪将脚拿开,燕云燕才脱困出来,嘴里动动还想说什么却被燕雪华轻轻拉拉,搀扶着朝来路回去。

     走出几步,燕雪华没有回头,轻声说句:“今日之事,来日必将百倍奉还。”

     回答她的是只空了的水桶:“叫燕云燕帮我打满水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