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王爷,你好傲娇
    燕回是第一次转眼看顾若溪。

     他目光冷漠如千年寒冰,顾若溪不禁打个寒颤,觉得要是再相持下去,肯定会被这人冻成冰棍,她悄然放弃对燕回对眼,这不是她长项。

     “同饮,共桌,她也配?”燕回鼻子轻哼,语气中充满鄙夷,仿佛说的不是他的王妃,而是一片臭烘烘的裹脚布。

     “呵!”九王爷仙玉轻笑出声,一副天塌地陷他才开心的神情,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口,眼神越过茶杯笑眯眯地盯着顾若溪,偷偷眨眨眼,竟是在对顾若溪放电。

     顾若溪看在眼里,狠狠回盯,我是绝缘的,禁止放电。

     收回目光,顾若溪淡淡笑道:“王爷,你到是说说看,本妃何来不配之说?”

     咦?

     桃花眼好奇地看眼顾若溪,似乎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而燕回冷漠的眼神里明显有过瞬间的讶然。但只是冰山顶上乍然闪过的阳光,很快又被无边冰冷所覆盖。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顾若溪讶然:“王爷,难道这里已不属于王府管辖,妾身身为王妃,竟是没听到这个消息,有罪,妾身罪过很大。”

     燕回默然,眼里陡然射出寒光,“顾若溪,请不要将丑丢到九王爷和夏侯先生面前,你莫是要让整个天下人都知道,我燕回娶妻如你,是这般不知礼义廉耻,伤风败俗么?”

     这帽子,扣的还真是重啊!

     顾若溪心里泛起股嘲弄,为这身体前世感到不值。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上丈夫当着外人面痛斥自己不知廉耻更来的羞耻。可惜,她已是听不到,看不见,这些侮辱需要顾若溪来接受,那相应的反击,也应由她来继承。

     “王爷教训的是,妾身心如全身,痛彻无比。九王殿下,夏侯先生,两位请看看妾身之伤痕,程度是否还太轻,还不到让王爷教训的程度?”

     九王仙玉桃花眼闪烁,似笑非笑,也不言语。

     夏侯却是伸手将披风解下,轻轻披在她身上。

     “燕王殿下,夏侯以为王妃应是已知悔改,过于严责实属无必。”

     燕回看这顾若溪身上夏侯的披风,眼神里冰火两重天,冷哼道:“我的王妃我尚且不知,夏侯先生到是知道了。”

     夏侯:“……”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是要笑死本王啊!”桃花眼仙玉九王突然捧腹大笑,笑的前仰后合,差点将棋盘掀翻。

     笑的夏侯面色微红。

     笑的燕回面色更黑。

     “我说燕回,夏侯啊,你们好歹也是多年之交,怎么每次见面都是这个德行,凡是一方拥护,另个必则反对呢。这样传出去可被满天下人看了笑话,作为你们两个共同朋友的我,也会面子无光啊。”

     本就是桃花无限,这笑起来更是电光四射,顾若溪看着他俊美无铸的脸,只想到四个字:倾国倾城。

     “谁敢和夏侯先生做朋友,九王说笑。”燕回冷冷道。

     “说笑说笑。”夏侯也说笑,但到底什么笑,却不说个清楚。

     “既然九王和夏侯先生都没意见,他们是客,妾身作为燕王妃,自当有主人翁的责任招待他们,王爷您说是不?”顾若溪见缝插针。

     燕回冷眼看着顾若溪,他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脑子突然坏掉,平日虽说粗俗,爱吃醋,霸道娇蛮,可至少知道礼义廉耻。怎么今日满身血渍也不知清理就直接闯到这里,恰恰今日来的两个人,都是连他燕回都轻易不能得罪的人物。

     九王及仙玉,是当今陛下最疼爱的皇子之一,掌握着天下三成兵马。甚至朝廷内外都在谣传,陛下有废掉当今太子,让九王取而代之的意图。别看及仙玉表面嬉笑无度,可燕回却知道他内心自有乾坤,是整个天顺王朝燕回有所忌惮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至于夏侯,虽是一介布衣,却被天下人称谓布衣天子。智谋第一,才华第一,人品第一,神秘第一。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子,在天下人心中的印象简直能用神来形容。

     而夏侯最让燕回忌惮的是,他是太子殿下的老师,如果太子荣登大宝,他就是正宗的天子帝师。太子虽然和夏侯年纪相仿,却对他极为尊敬,事必恭听,以夏侯意见为最终决断。

     说的好友,可在斡旋涌动的帝国高层,那有真正的友谊,有的多半都是互相交换,妥协,蚕食权利分配而已。

     “这里自有本王照应,你还是回你该去地方。”

     顾若溪眼里充满委屈,轻声道:“王爷让妾身回哪里去,继续回马厩吗,难道王爷教训妾身还不够,还要继续鞭笞不成?”

     顾若溪说话时,似是有万千畏惧,既有对继续挨训的畏惧,又有想做好王妃的无奈,莫说夏侯,就是及仙玉也看的直摇头,对燕回说:“我看就让王妃陪我们一起吃饭吧。”

     “夏侯也是这样认为。”

     顾若溪满脸惊喜,小心翼翼地看着燕回,燕回觉得她的眼神怎么看起来不像委屈,而像是奸计得逞的得意呢?但当着客人面他只好生生忍耐,只能淡漠地说道:“既然九王和夏侯都没意见,你且回去换件干净的衣服来赴宴吧!”

     “王爷的意思是,吃完饭后您也不用鞭笞我,更是不用关我到马厩了?”

     燕回拳头猛然握紧,勾起残忍至极的笑容,“我的王妃,你是不是感到很遗憾?”

     “不遗憾不遗憾,我这就去换衣服。”顾若溪感觉燕回要用眼神秒杀她,知道这场战役到此结束,暂时休战为好。

     望着飘然而去的顾若溪,及仙玉戏谑道:“燕王,你可是骗我们好苦,本王还真以为你河东有水灾,没想到处处艳阳啊。”

     燕回冷冷地回道:“九王日历万机,还惦记着燕回的家事,燕回倍感荣耀,明日可是要参奏陛下为九王邀一大功?”

     “别,千万别。父王安排的我的事情至今还没个下落,要是你再说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他不将我发配到西北边疆放羊才是!”

     说到事情,燕回神情严肃起来,慎重地问:“这次在江南还是没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