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暗藏机锋
    及仙玉一笑,修长的手指轻捻棋子,眼光幽深危险,沉声道:“江南一带,我派出所有探子,找到当年的稳婆,确定是生了一个儿子。那女人在常安住过一段时间,早就死了,孩子现在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这种结果不像是九王行事作风。”燕王冷淡地说。

     “燕王说的极是,本来还要耽搁些日子,可听说我那清莲妹妹被人从忘君楼上推下来差点命丧黄泉,心下挂念故才急急回来。”

     燕回心中暗骂,你和那清莲公主本就不是同母所生,且清莲向来与太子交好,你不希望她死就好,挂念她,睁着眼说笑话。

     他目光扫过夏侯,后者微笑品着香茗,没说话。

     “燕王,本王这是关心你。王妃将父皇最喜欢的女儿推下楼差点摔死,你却要还死撑着保她,你就不怕父皇怪罪于你?”

     “哼!”燕回眼光如雪地中折射的冰光,“本王岂是要保护那泼妇,若不是她命大,早已死在本王的鞭笞之下。”

     及仙玉一脸放肆的邪笑,优雅地把玩着白玉杯,眸色深沉,事情好像比想象中要好玩。不管是燕回,还是他那个王妃。他有意无意眼光扫过夏侯,发现这位天子帝师面色淡然,似是没有半丝话听到他耳里。真是个狡猾的狐狸。

     “既然在常安呆过,便应有她的痕迹,怎么会完全断绝线索,九王的暗哨天下闻名,这点事想必难不住他们。”燕回重新回到正事。

     这件事,整个天顺朝也就只有几人知道,正好包括在座三人。

     当今陛下年轻时也是个风流王爷,处处偷香,遍地留情。其中有个姓南的女子深得恩宠,一度带回皇宫封为嫔妃。南嫔妃后来喜得龙子,可因为宫中争斗,带着孩子逃离民间,杳无踪影。

     陛下如今年事已高,对年轻时诸多情缘愈觉珍贵,便让自己最亲近的两个皇子发动力量寻求失落在外的兄弟。皇帝陛下曾很多次隐隐透出消息,谁能找到失踪的皇子,将是是否能荣登皇位的重要筹码。

     所以,太子及隆庆及九皇子及仙玉都想率先找到那为失踪的兄弟,好在未来争夺皇位中夺得先筹。

     燕回本不会参合到这种皇家密事中,可陛下一次酒醉却对他吐了真言。酒醒后收也收不回,又不能派人将他嘴缝住,便又将完成任务的人加增为三人。

     “别提了,我查遍了整个常安,好不容易找到他们母子居住过的镇子,那里五年前被一场大火烧得一干二净,原来住民全部都移居别处。我派人一一找到当初住过那里的住民,大家都说,那女人死时候,孩子已经六岁,被奶娘带走了。” 萧寒说到这,脸色一寒,变得严肃冰冷,眼中有一股很浓的疑惑和危险,像是最毒的蛇。

     燕回问:“可是有意外?”

     及仙玉突然用狐疑的目光看向夏侯,望着他说:“奇怪的是,就在我找到那奶娘的前天晚上,同样是大火,奶娘就在大火中被烧成灰烬。”

     燕回眉头皱在一起,冷冷地说:“这很难说是巧合。”

     “可不是,本王自是也不这样认为,你的看法呢,夏侯先生?”及仙玉似笑非笑地问夏侯。

     夏侯闻言,将茶杯放到着上,微微笑声:“好茶!”

     “夏侯先生是妙人,自懂得好茶的道理,这茶要喝起来不老,不苦,不涩,又不能太青,必然要讲究火候。是或不是?”

     “九王本是雅人,茶艺之深,夏侯自感弗如。夏侯只是听说,这茶要喝起来不涩口,就要看准时机,该采的时候就采,该冲的时候就冲。万不能迟一步,否则全盘皆属。”

     “先生果然懂得很多,太子皇兄有得先生相助,果然如虎添翼。”

     “王爷缪赞。夏侯一介布衣,幸得当今陛下,东宫不嫌弃,只愿尽尽薄力。”

     及仙玉桃花眼闪烁着邪魅的光芒,突然笑道:“燕王,你看看,世人都说夏侯先生才情第一没错吧,这说起话来真是滴水不漏。”

     燕回没有吭声,眼前两人分别代表着当今大顺政局两个最大势力,他一个外姓王爷本来就如履薄冰,实在不愿牵扯其中。

     气氛顿时显得尴尬起来,这时三人都在想,知道这样还不如刚才将顾若溪留下来。

     ……

     顾若溪初战告捷,得意从廊房回来,慢慢的往回走,现在她的心情阳光明媚,看什么都很顺眼。一路哼着小曲打量着四周的风光,心里那个惬意啊!

     正走着,突然一个东西打在她脑袋上,疼的她抱着头喊声“哎呀。”

     抬头朝东西来源处看去,发现有两三个人正站在旁边的假山上,而砸中自己的正是假山上块不大不小的石头。顾若溪摸摸头顶,手里全是鲜血,心中反而被气乐了,到底要姑奶奶留多少血才算结束?

     本以为是上面人没注意踢落石头,她也没打算找事,可刚要转身继续走,就听到上面有人娇滴滴的喊道:“哎哟,我当是谁啊,原来是王妃啊,你不好好呆在你的马厩里,跑出来干什么吓人啊!”

     嗤嗤!

     顾若溪的火气彻底被点燃,感情我这王妃是给你们欺负的不是?

     燕回那斯欺负本妃也就罢了,因为暂时还没实力对付他,可你们这些花花草草的,毛都没长齐也来找死,不教训教训就实在对不起我这穿越族的满身功夫,遍地光环。

     再看假山上女子,模样到是也不错,穿着处处彰显贵气,比她这个王妃也丝毫不逊色,想必也是府里很有地位的人。不过再有地位,只要是在王府里的女人,难道能比她这个王妃地位还高?

     跋扈个毛线,人最无耻也最可悲的就是找不准自己位置,既然上天派你来为本妃刷威信,本妃当然不会拂逆天之好意。

     “哪里来的野猫,喵喵叫个不停?”她用手搭在眉梢,左右不断打望着,好像真有野猫在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