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巧过河
     晌午,一大家子围在一张大桌子上,正中间摆着的是一盆香喷喷的兔子肉,旁边摆了两样咸菜。

     曾毅他们这一大家子人确实不少,可曾毅上面的那几个各家的哥哥们都在县里帮着做工,不在家,所以桌子上也就曾毅和曾宣这弟兄俩。

     虽说家里不怎么富裕,可这座次什么的,不能乱了,都是按着长幼有序坐下来的。

     曾毅年纪最小,自然是坐在最后了。

     眼角瞄了瞄六哥,曾毅嘴角微微动了下,这小动作,也没人注意,不过曾宣却明白是什么意思。

     冲着曾毅微微摇了摇头,曾宣脸上带着一丝的害怕之色。

     曾毅嘴角略微上扬,右手成爪状在头上来回挠了挠,挑衅的看了曾宣一眼。

     属于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至此结束,曾毅低头努力啃着碗里分到的兔腿,也不抬头,任由曾宣一人在那纠结不已。

     曾毅啃的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噘着,这兔肉炖的很烂,连骨头都能慢慢的嚼烂了,把骨头里的味道给嚼出来。

     “虎子,昨儿个哥做了个梦。”

     曾宣略微底气不足的声音在屋内想起,原本喃喃低语的大人们也都抬头看了眼曾宣。

     “什么梦啊?”

     曾毅满嘴油花的抬头,还不忘了啃一口手里拿着的兔腿。

     “我梦到虎子弟你当大官了,可威风了,骑着大马,后面跟着一群人……。”

     刚开始的时候,第一句曾宣还有些纠结,可一旦开了口,后面的话也就顺口的吐了出来,甚至说了些曾毅听着都有些愣神的话。

     “你……。”

     曾毅喉咙上下滚动着:“你是不是想吃俺的兔腿。”

     说着话,曾毅还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兔腿往怀里藏了藏,差点就擦着衣服了。

     “怎么可能。”

     曾宣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一副不被信任的生气模样:“我是真梦见了。”

     旁边的陈氏不动声色的用胳膊碰了碰自家男人,侧眼使了个眼色。

     “爹啊,正好有件事想要和您商量下。”

     曾茂才把手里的筷子放下,手掌在嘴上胡乱的擦了一下,小心的敲着自家老爹。

     “说。”

     曾老爷子头也没抬,嚼着炖肉里面掺杂的干菜,肉,老爷子是嚼不动了,更何况就算是能嚼动,也不舍得吃,还想留给俩孙子吃呢。

     肉里面炖的干菜,吃着有肉味就行了。

     “今个,虎子说想去识字。”

     曾茂才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紧张,虽然面对的是自己老爹,可谁知道这话会不会触碰起老爹的伤心事。

     “要不然您看看?给……大伯说下?”

     曾茂才后面这句话,几句是结巴着说出来的,没法子,自家老爷子的筷子都放下了,能不紧张么?

     “哟,他二伯,识字这可不是谁都能识的,要有那福气才行。”

     倒是曾毅的四婶子先开口了,不过话里可没什么好听的:“虎子平日里闹腾的厉害,在咱们自个家里闹腾,也没外人,闹也就闹了,可真去了大伯那,在闹腾起来,可就丢人了。”

     “在说了,就虎子这闹腾的性子,哪能识字啊。”

     四婶子的话匣子似乎就此打开了,也没什么停顿,只不过说出口的话,就一个意思,那就是曾毅不适合读书。

     至于曾宣,四婶子倒是没提,主要是自家孩子自家清楚,不是那个料,从小就教,到现在,也就不至于不识字,可再多的,是别想了。

     “我到是觉得我家虎子有这福分。”

     关键时刻,陈氏开口了,笑眯眯的道:“他四婶,刚才你家孩子不也说了,昨晚还梦到虎子当大官了,这都梦到了,可不就是福分么。”

     曾毅双眼一亮,心里已经给自己老娘热烈鼓掌了。

     六哥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曾毅交他的,作为给他和嫂子出主意的交换,为的就是怕有意外。

     “老大家怎么看。”

     老爷子眉头皱了皱,看向了旁边一直没吭声的老大一家。

     曾毅立时眼巴巴的看向了大伯和大伯母两人。

     不过,心里曾毅还是没那么紧张的,大伯和大伯母两口子都实在的很,而且对他也很好,所以曾毅不认为大伯家会反对的。

     “虎子要是真想去,那去也成。”

     大伯挠了挠头,冲着眼巴巴看着他的曾毅笑了笑,道:“这孩子也机灵,要是真能向他四叔那样,指不定日后也有光宗耀祖的机会。”

     “他大伯,你这话我可就要说几句了。”

     曾毅他四婶子立时有些不满了:“我家那口子怎么就不能光宗耀祖了,秀才啊,咱们村有几个,也就我家那口子独一个吧?”

     “虎子是机灵,可也不安分,真要到了他大祖父那乱闹,到时候丢人的可是咱们全家,指不定还要连累了我家那口子的名声。”

     曾毅嘴巴咧了咧,差点想哭出来,祖父虽然迷信,可这个朝代有几个不信福分的?

     为了这个,曾毅还特意安排了之前六哥那一出做梦,原本想着能让祖父不提这茬。

     可现在好了,这茬是过关了,没想到四婶子这又出幺蛾子了。

     的确,曾毅想去识字,这是好事,真要能有个出息,未来之不能也能光宗耀祖,可这也只是有可能。

     而且虽然曾毅认为是肯定能的,但是旁人肯定不这么认为,这么大一个县,能有几个秀才?

     而若真的如同曾毅他四婶子那翻话,曾毅去了县城胡闹,在连累了他四叔的名声,那罪过可就大了。

     “我去了县城肯定老实。”

     曾毅赶紧站了起来,把手里的兔腿放在了碗里,眼巴巴的瞧着祖父,这个时候可一定要好好表现,要不然,真要等祖父说出个不字,在想改,那可就难了。

     四婶子不屑的撇了撇嘴,没在吭声,也知道,这已经把老二一家给得罪了。

     不过虽然话是不说了,可四神心里可不认为曾毅真有那识字的福分。

     “虎子挺机灵的,应该没事。”

     大伯母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也算是帮腔了。

     老爷子眉头紧皱,也不吭声,只是抬头瞧了曾毅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无奈还有溺爱之色。

     “出门在外不比咱们自己家啊。”

     老爷子满是沧桑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无奈:“你这崽子,平时在家里闹,也就罢了,可真出去闹,县城里都是咱们惹不起的……到时候你吃亏了,家里也没法子帮你。”

     “祖父,家里总是要有人识字的,也不能把什么担子都压在四叔一个人身上,到时候孙儿真要也能学成了,也能光宗耀祖不是,还能和四叔互相帮衬。”

     曾毅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只不过身份上而言,略微有些逾越了。

     四婶子瞪了曾毅一眼,不过这次没在吭声,别看她平时不讲理些,可也知道自家男人在外面的难处。

     虽然她不认为曾毅有能识字的福分,可他还能想着他四叔,这就不错了,毕竟,小孩子的话,一般是没人怀疑的。

     “好。”

     老爷子浑浊的眼珠散发出些许的光芒,显然对于这个只有八岁的孙子刚才说的那番条理清晰的话十分满意。

     “等过年你四叔回来了,让他带你去县城。”

     老爷子这话等于是一锤定音。

     “祖父最好了。”

     曾毅紧绷着小脸,身子绷得笔直,坐了下去,显然,生怕这个时候表现的活跃点被认为是太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