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赵夫子
    三月春暖花开,曾府上的夫子总算是到了,原本早就该到了,只是夫子身体不大好,今年的大雪又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夫子染了风寒,才拖到现在。

     “你这孩子,看着倒是机灵。”

     赵夫子留着长长的胡须,面容苍老,虽说刚生过一场大病,可看起来却是中气十足。

     “听你大祖父说,你虽蒙学晚,不过字已经识的不少了?而且已经开始自己研读大学了?”

     赵传奎刚到,就被曾老太爷派人请来了,专门为的就是眼前这个曾毅。

     毕竟是住家的小幺孙子,既然主家开口了,那赵传奎肯定是要先询问一番的,这才算是招来了曾毅,有了眼下这番问答。

     “回夫子的话,学生启蒙已晚,无奈只能笨鸟先飞,自行研读,最起码能记住些,日后先生传授之时,不至于落下太多。”

     曾毅的回答中规中矩,毕竟现在着夫子还没答应收下他,虽然这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称呼还是要有所区别的。

     “恩,不错,倒是知道上进。”

     赵夫子点了点头,其实对于九岁才刚识字没几个的,赵夫子是不愿意收下的,毕竟已经这个岁数的,就算是真用功去学,又能到什么地步?

     科考可不是会四书五经就能中了,仅是童生试就要考八股文、经论、律赋等,而且,还是择优。

     关键是择优二字。

     曾毅的年纪,已经算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了。

     只是,碍于主家的面子,赵传奎也不能说什么。

     “既然已经能自己读大学了,想来你字已经是识的差不多了。”

     “既然是读,为何四书五经当中偏挑大学来读?”

     赵传奎这话问的就有些深意了,四书五经那么多部,你为何挑选了大学一部,是兴趣,还是随意选的?

     曾毅知道,这个时候的回答有些重要了,虽说回答的如何,结果夫子都要收下他,可是,夫子若是能看重些,关照些,肯定是好的。

     有些东西,可不是过目不忘就成的,八股文等,这些都要夫子慢慢的交才行,还有一些个经验,也是要夫子传授提点的。

     虽说早就得知赵夫子不过是秀才出身,可终究在考场上的经验要比他丰富的。

     当然,家里还有个四叔可以询问,但四叔毕竟没有收过弟子,有些事情,就算知道,可未必能够清楚的说出来。

     犹豫了一下,曾毅冲着赵夫子行礼,道:“回夫子,学生曾听人言,大学包含了为人为学的纲目,所以自当是先读大学,以立规模,后读其他,充实其内。”

     赵夫子原本问曾毅这话,只不过是想大致考究下,毕竟主家在那坐着,他若什么都不问,倒是显得他这个夫子不上心了。

     可曾毅的回答,却出乎了赵夫子的预料。

     曾毅的这个回答,不算很有深意,但却是最为标准的回答。

     最起码,以曾毅这个年纪,是很难回答出来的。

     “不错,不错。”

     赵传奎连夸了曾毅两声,虽然之前也说过不错二字,可那不过是敷衍客气话罢了,而这两句连起来的不错,却是发自内心了。

     “小小年纪,能有如此见地,也算是不容易了。”

     “不管你是从何处听来的,能记在心中,实属不易。”

     赵夫子捋着下巴处的胡须,含笑看着曾毅,只不过,心里仍有那么一番的惋惜之色,曾毅的回答,出乎预料,让他满意,可曾毅的年纪,毕竟已经过了蒙学的最佳年纪。

     错过了年纪,倒不是说没有成才的,只是,很难了。

     人生有几个年头可以错过?

     日后就算是真的金榜题名,可也是要经过诸多磨砺才能慢慢前行的,而且,这还只是正常情况之下。

     声望,名声,等等,都是需要慢慢聚拢的。

     若是一大把年纪了,方才金榜题名,还有什么时间去聚拢这些,等聚拢到这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怕是也该告老还乡了。

     “明日拜了圣人,便跟着老夫吧。”

     赵夫子这话,等于是同意了曾毅的拜师。

     虽说早就知道不管如何,都是这个结果,但得到赵夫子的点头,曾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激动的。

     “老哥哥,您先歇着,老弟我这年纪一大把了,马车颠簸的厉害,着实的要休息会了。”

     赵老夫子在曾府族学也不少年了,和曾泰轻两人也是熟络了,称呼也就没那么的拘谨了。

     尤其是赵夫子今年也已六十二岁高龄了,一路车马劳顿,着实是让他腰酸背疼的。

     其实,赵夫子家中并不缺什么,甚至也算是富裕,只是,他是闲不住,所以也就一直在曾府族学做夫子了。

     只是,在有这么一年,怕是就要在家享清福了。

     原本,过年大病一场,家里儿孙就要让他享清福的在家呆着。

     可赵夫子认为自己没有提前给曾家支会一声,总不能就这么不去了,临时通知,曾家在找夫子也不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明年就该有院试了,也就是俗称的童生试了,赵夫子想着是今年最起码把门下几个明年该参加科考的弟子好好在教导一番。

     之后,过了今年,赵夫子也就该安心在家享福了。

     “都是老哥我大意了。”

     曾泰轻抬手在脑门上轻轻拍了几下,满脸关切的道:“都忘了老弟你也没差我几岁,一直想着你还年富力壮呢……都老了啊。”

     说完话,曾泰轻瞪了恭敬站在旁边的曾毅一眼:“都是你这混账小子,整日里在大祖父跟前转悠催促,把我这脑袋都给转蒙了。”

     赵夫子在旁边笑着道:“不碍事的,也没耽误多久。”

     “孩子有蒙学的心思,这是好事。”

     曾泰轻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是嘴上骂曾毅几句了,其实心里疼着曾毅呢,都说隔代亲,尤其曾毅的年纪又小,更是自己弟弟的亲孙子。

     “让府里管事的给孩子准备准备,不知道的,先交他一下,明个也别耽误别的孩子的进学了。”

     赵夫子叮嘱了一句,蒙学之前,可是有一大串的规矩的,拜圣人等等,这些环节都是不能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