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以身喂豺狼
    是梦?

     还是真的?

     石钰已分不清楚了,他喝了太多酒,兴许是醉了,他竟然看到他的御弟身在浴池中,趴在浴池边上,望着他。而他手握画笔,笔尖游走,一笔一笔描摹着弟弟的样貌……从额头,到眉梢……在从眉梢到眼角,到唇,脖颈……

     不止要将这为世人惊叹的容貌画在纸上,亦一点点印在心里。

     明砂将宫殿照亮,柔和的光芒倾泻直宫殿的每一个角落,亦倾泻在浴池之中。池中,那一头雪发及腰的美人懒懒的趴在浴池边上,偶尔一回眸,眉眼间的风情让画画之人更加沉迷。近乎痴迷的用手中的画笔细致描绘出美人修长的脖颈,光滑的背部……

     他描摹着每一缕发丝的走向。顺滑的发被打湿,紧紧贴合着池中的白皙的身体,在池中人侧脸之上,脖颈处各留下一缕暧昧而弯曲的痕迹,甚至于那胸前的殷红,都被贪婪的发给依恋地缠绕……

     石钰忽然觉得口干舌燥。

     而左罗亦是备受煎熬……小秋早已勾起了他的欲|火,况且一直深处于温热的池水之中,欲|望一直未曾熄灭,心里只想着等石钰快点画完,他好拜访拜访五指姑凉。

     可一切偏偏不如他所想,石钰手中的笔仿佛突然变得力重千斤,在画纸上越来越慢,而石钰竟也一直盯着他看……双眼带着迷蒙,似有迷惑之色,左罗忽然就感到了一种危机感……

     “弟弟……”石钰手中的画笔一搁,推开木几,整个人就侧身躺在了玉池边上,只以单手撑着头,散落的黑色长发如墨泼入水中般垂进浴池,双眸定定的看着左罗。

     左罗惊慌错愕间,石钰已然伸手触碰到了左罗的脸颊。

     “真好……这个梦……弟弟,为何在你身边,朕……会觉得放松……”

     放松?他可是一点都放松不下来啊,偏头躲过石钰的手,左罗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左罗伸手挡住自己翘着的小丁丁,生怕一不小心就让石钰撞见这尴尬的场景。

     可石钰却不依不挠,又伸长了手触摸着左罗的脸颊,见左罗连连闪躲,眸光之中竟现出了些许恼怒之色:“别闹,弟弟!”

     苦苦躲避着石钰的咸猪手,左罗脑袋上啪的绽开了一根青筋,猛地拍掉石钰的手,骂道:“卧槽!要发|情给老子死开!你看清楚,老子他妈的是男人!”

     闻言,石钰竟然笑了。

     “这才是弟弟……也只有弟弟你才敢这么指着我骂。”说完,石钰这个丧心病狂的,还用手指来回摩擦左罗的唇部,在触及到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时,石钰盯着左罗被摩擦得有些红肿的唇,眼神蓦地变得深沉……

     左罗还想反抗,可当石钰的手跳动着自己的嘴唇时,一阵酥麻的感觉立时从唇上传来,左罗像全身过电一般,身子瞬间就软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妈蛋!他怎么使不出力了!卧槽啊!

     左罗简直要哭出来了,这身体也太TM敏感了吧!

     左罗不知道的是,《阳阳转合术》是元阴之体的最好修炼秘籍,就是因为《阳阳转合术》能够把元阴之体的效力发挥到最大。并且修炼此术之人,身体更是要比常人敏感百倍。故而当石钰略一挑逗,左罗就没有反抗之力了。

     身体的反应让左罗直觉的认知到,这一次,他的贞|操恐怕真的保不住了……

     果然,石钰的视线游走于左罗全身,目光忽然变得如野兽般深沉,喉结上下滚动,带出饱含情|欲的声音。

     “弟弟……我想要你。”

     左罗是真的哭了:“妈蛋!不……不要啊!”

     可惜一切防抗都是徒劳的。石钰心中一动,人已翻身入了温热的浴池。

     绛黄色的长袍拖动木几,墨盘内墨汁晃荡,笔架上的画笔滚落,于画纸之上浸染出一朵妖冶的墨色之花……

     石钰看着眼前之人惊怒交加的双眸,明明全身无力,还妄想反抗,不禁有些晃神。好几次都梦到眼前之人,而唯有这一次,梦境这样的清晰,指尖传来的触感是这样的真实,让他险些以为这是一切都是真的了。

     “弟弟……”喃喃着他对眼前人的爱称,石钰在左罗抗拒的眼神中吻上了那片微红的唇瓣,唇齿相扣的感觉是如此美好,汲取着眼前人口中的香甜,肆意挑逗,直至其瘫软在他身上,溃不成军。

     没想到一个吻就能让他缴械投降,四肢的力气似全被人抽空,左罗只能紧紧抓住石钰胸前的衣衫,无力攀附在其身上。那双总是洋溢着骄矜之色的眸子,此刻已是水雾朦胧,却还是亮得惊人,波光潋滟中,媚态横生。

     目光游移至那雪白胸前的点点殷红,犹如雪地之上盛开的娇艳之花,石钰愣神之间,唇已先一步行动,将其含住。就见左罗突然全身一阵激颤,酥麻之中立时从尾骨顷刻传至背脊,抖动着,嘴里逸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

     那上翘的尾音直接让石钰的某处肿大了一分……心知弟弟已然情动,石钰愈加卖力的取悦着身下之人,更是分出一只手在另一处殷红上轻轻揉捏。

     “唔……滚……滚开……不要,不要弄了……”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话语,本想厉声喝止,却因为这敏感过分的身体,变得竟似娇嗔一般,挠得人心痒。自己也察觉到了声音与寻常不同,左罗自觉羞耻,索性咬紧下唇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石钰忽然挺直身体,胸前的两点暴露在空气中,左罗竟耻辱的感到了一阵空虚,但很快这股空虚就被更加强烈的感|觉刺激得消失不见。蓦然,石钰伸手在泉水之下握住了左罗的玉|茎。猛地倒抽了一口气,左罗连忙将下唇咬得更紧,来抵制脱口而出的呻|吟之声。

     妈蛋!他真的坚持不住了!左罗迷迷糊糊地想,用最后一丝理智抵挡石钰的入侵,可是手无力地在石钰胸前推揉着,看上去反而更像欲迎换休……

     “弟弟……”耳边传来一声轻笑,“都动情了……还这么嘴硬。”

     石钰说着,用手指一下一下撩动着左罗欲|望的前端,左罗终于忍不住鼻中发出羞人的轻哼……

     罢了,死就死吧,就当以身喂豺狼!在欲-望与理智交叠下,左罗悲壮的选择了屈服。

     “妈蛋!要快……就快点……嗯……”明明身体的感官传来了无上的享受,左罗却不肯再嘴上做出让步。身子蓦地被抱起在转了个身,左罗惊呼一声,双手似要抓住救命稻草般,趴在池沿边上,将后背与臀部完全暴露在了身后的豺狼眼中。

     雪白的长发似小蛇缠绕左罗的背部,腰部,四肢……纤细柔韧的腰与挺翘的臀形成了一个极为诱惑的弧度,更让石钰双眼喷火的是,那紧绷臀部之中那颜色粉嫩,看上去柔弱仿似娇弱花蕊的穴-口,亦隐隐暴露了出来。

     “弟弟……你太诱人了……”凝视半响,石钰发出一声低叹,一只手揽着左罗的腰肢,另一只手掰开左罗的臀瓣,在温泉水的润滑下,手指打着旋伸进了那紧致的穴-口之中。

     “嘶……”两人齐齐出声。

     异物的突然入侵,让左罗瞬间呆住了,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几个大字。

     被爆菊了……

     爆菊了……

     菊了……

     了……

     反应过来的左罗立马就炸毛了,像只张牙舞爪的毛想要跳出浴池,腰肢却被石钰揽住,整个热又瞬间软下去趴在了边上。

     “弟弟……你太敏感了……”石钰忍耐的嗓音回绕在这空荡的浴殿之中,衣衫之下,石钰的欲|望肿胀得近乎发狂,仅仅是进入了一个指头,指上传来的湿热紧致的触感就让他心神荡漾了。

     这是一种多么奇异矛盾的触感,明明想要把异物排挤出去,甬道之中滚烫的嫩肉却又万分不舍的将其紧紧吸住不放。石钰正想就这样不顾一切冲入进去,然而又担心怀中之人会受伤,只能压抑住欲-望,继续开发着这未经人事的□。

     又伸入一根手指,指上传来更加紧的触感,一度让石钰以为不能在容纳更多了,但细看之下,那娇□-口处的褶皱提示这具身体还有很大的开发潜能,于是不再犹豫,探入了第三指。

     蓦地左罗全身狠狠震颤,无力地踢动着双腿挣扎:“滚出去……出去……好难受……卧槽……快出去……”

     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鼻音,泫然欲泣的语调,让石钰以为左罗几乎哭出来了,想好好安慰一番,可石钰现在也不好受,甬-道的突然收缩,穴-口收紧,甚至让石钰以为自己的手指快要被夹断了,赶忙压住左罗不安分的双腿。

     “弟弟……放松点。”

     去TM的放松!左罗悲愤,双腿被按住,左罗此刻就像砧板上的鱼,拼命扭动着身子挣扎着。挣扎挣扎着,乐趣就来了。胸口被石钰挑逗之后过分敏感火热的两点,在冰冷的浴池边上摩擦着,火热与冰冷的交叠,顿时使得酥软之感从胸口传遍全身。

     可恶……怎么会……这么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写肉写得我要疯掉了,为什么会写得这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