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所谓一见倾心
    五天,已经五天了,这五天石钰都没有到左罗的神兽殿去。

     好几次石钰的脚已经迈向神兽殿的方向了,可是又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不是不想去看左罗,可是一想到左罗对自己抱有的感情,他无法回应,只有让左罗死心了。

     这是对弟弟另类的爱护,是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他必须制止弟弟这种荒唐的想法,不能让弟弟在这条禁断而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有可能,左罗会怨他,会恨他,但石钰却不后悔自己的做法,如果他像往常一样天天跑左罗那里去,左罗恐怕会误会自己的意思,以至于越陷越深。为了不让左罗受到更大的伤害,他必须果断一点,趁早让左罗断了对他的错误的感情!(你实在是想太多了……)

     只是,左罗见他这么长时间都不来,会不会伤心?甚至茶饭不思?

     如果真是这样……石钰暗叹了口气,罢了,他还是去看看弟弟吧,毕竟他虽然对弟弟没有男女之情,却也有兄弟之情的。

     而且,这几天他没去看左罗,连画画都没什么兴致了。

     日已没,月已升。

     此时也是夜晚,石钰一路漫步,缓步到了神兽殿。拦住了将要通报的侍卫,石钰一步步走到了左罗所在房间外面的庭院。他知道左罗在这里,他能感觉到左罗的气息。

     石钰犹豫了几次,还是没有进到房间去。

     他只是负手立于庭院之中,凝望着左罗所在的房间,眉宇间染上了丝丝愁闷。

     弟弟对他,到底是何时产生这种感情的?又为何会产生这种感情?难道是因为弟弟喜欢男人?石钰摇头,下意识拒绝这个答案,若只是因为左罗喜欢男子,那他为何不喜欢面容同样俊美的苏贤,而喜欢自己?

     可是这份情感,他是注定无法回应了,可怜了弟弟。石钰一时思绪十分复杂。

     此时正是秋季,天气正凉爽,天上的月轮还保留了那份皎洁清冷。月光如近乎透明的银色水波,倾泻在整个庭院。银色的月华透过斑驳摇曳的竹影,洒在石钰修长俊逸的背影上,石钰俊美的脸,在如水的月光下,柔和得宛若一泓暖泉,连微微斜飞的眉角都带着足以让人溺毙的温柔。

     这样的月色下,以前的石钰免不了要作几首诗,悲春伤秋一下,可是现在,石钰却没什么作诗的性质。

     忽然——

     那紧闭的房间内发出一声闷哼。

     石钰神色一凝,几乎是立刻就向屋子里冲去。

     房间里。

     左罗按照《阳阳转合术》上面的方法,调动运行着体内的元阴之力,宛如虚无一片的紫府之中,那由元阴之力凝化而成的湖泊放佛受到了某种亘古永恒的召唤,由湖中心向外扩散出一圈又一圈的水波。

     哗——

     哗——

     似有水声在左罗耳边响起。

     左罗闭目,心里想着《阳阳转合术》的口诀,渐渐地,左罗身体中好像浮现出了什么东西。随着口诀的变化,左罗体内的元阴之力仿佛凝聚成了两处,身体之中浮现的东西慢慢清晰,最终结成了一个奇怪的印。一个近乎透明的巨大圆盘之中,一黑一白的双鱼呈相互逐尾的姿势,鱼的姿态矫健,鱼尾更是有力地偏向一边,仿佛随时都会拍水而动。

     黑鱼强势而霸道,浑身透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凛然之势,白鱼却正好相反,看上去温和而灵动。两条鱼在左罗眼中都无比清晰,左罗甚至能看清两条鱼身上美丽光滑的鳞片。

     成了!太极双鱼印!

     左罗心中一喜,这太极双鱼印正是《阳阳转合术》第一术中所提到的元阴之基!

     这本书几千年都无人问津,没人知道修炼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书上也只是随便提了几句,大致意思是——

     能看到双鱼的形状和圆盘的形状,算是入门;

     能看到双鱼的颜色,算是修炼得不错;

     能看到双鱼的动作和姿态,算是修炼中的天才级别。

     可是,左罗不但看到了上面这些,甚至还看到了鱼身上的鳞片!妈的!这就是元阴之体的好处吗?

     …………

     随着元阴之力不断汇入太极双鱼印中,双鱼仿佛活了起来,轻摆着尾巴,在圆盘之中,逐尾游动了起来。黑鱼追逐着白鱼的尾巴,白鱼亦追逐着黑鱼的尾巴,两条鱼相互追逐,黑白两色在圆盘之中旋转,仿似永远不知疲倦。

     哗——

     紫府之中的元阴之力凝化而成的水,被双鱼的旋转所吸引,从湖泊中间分开了一个漩涡,跟随着双鱼转动的节奏也开始转动起来。

     越来越快!

     “轰!”

     一声震碎耳膜的巨响,左罗的身体周围突然冒出了白色的水雾。两条鱼的身影,在水雾中缓缓浮现,一黑一白的双鱼,以同样的速度,追逐着对方的尾巴。两条鱼都像要将对方的尾巴咬住,速度加快,黑白二色在如此快速地游动中,渐而分不清彼此,交织在了一起……

     双鱼合一!破!

     双鱼图像猛然间破裂,巨大的能量冲击着左罗的身体,让左罗发出一声闷哼。

     巨大的力量在左罗身体里飞窜,左罗身体抖动着,心中如有所感……

     “化形。”忍着剧痛,从齿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像是为了响应这两个字,左罗的身体自动起了反应。

     哗——

     又是一声水响,不过这次的水声比之前大了不止一倍,犹如惊涛拍岸。刚才的白雾再一次浮现在左罗周围,双鱼逐尾的图案的一闪而过,接着白雾随之消失……

     …………

     一听到声音就冲进了屋里的石钰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了。

     左罗痛苦地蜷在地上,忽然左罗的身体周围起了圈白雾,白雾散后,左罗竟然不见了!

     不!不是不见了!而是,变成了一个人!!!

     那人缩着身体,闭着唇,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似猫儿叫的轻哼。

     “弟弟!”石钰叫着,上前想要扶起左罗,可是突然所有的声音都瞬间消失了。

     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所有的景象都模糊了,石钰眼中只剩下了一个人的身影。他呆呆地注视着那个人,忘却了所有的语言,所有要出口的话都消失在了唇齿中。

     他看着那人缓缓撑起了半边身体,苍白如雪的白发从他胸前滑落,却又不舍的留下了几丝。齐腰的白发缠绕着那人纤长美丽的身体,勾勒出他完美的身体曲线,纤细的腰,修长紧致的腿……那人赤-裸的身体,美丽纯粹得令人想要犯罪!

     他看着那人微微皱着好看的眉,宛若天上星辰的眼睛半睁半合,眼里弥漫着氤氲醉人的水汽。当那双眼睛扫过他的时候,石钰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石钰的视线一刻也不愿离开那人身上,怕错失那人一分一毫的美好。

     对面的人茫然看了石钰片刻,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温婉醉人的嗓音从他嘴里发出:“石钰?卧槽,你怎么会在这里!”

     左罗一清醒过来,就看到石钰站在他前面,还用一副傻呆呆的表情一直盯着他看,忍不住低叫一声,然而自己却被自己脱口而出的声音惊住了。他又试着叫了一声:“喂,石钰?”

     刚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左罗猛然瞪大了双眼,低头颤抖着望向自己的手掌。没错……的确是人类的手掌……当然,除了手掌,左罗还看到别的更诱惑的东西。

     “卧槽!”当左罗看到自己的赤-裸的下半身的时候,表情岂能简单用一个复杂就能形容?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窜起,左罗努力向着床的位置冲去!见鬼!石钰的眼神儿太恐怖了!

     谁知忙中生乱,左罗刚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左脚忽然绊住了右脚,左罗一脸囧样地向着地面栽去。

     “弟弟小心!”石钰慌乱的声音响起,接着左罗感觉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手与手相触的感觉,让石钰一阵晃神,手上传来的光滑的触感,更是让石钰热血上脑了。

     石钰手上一用力,左罗才变成人形,正处于全身无力的状态,被石钰这么一拉,左罗惊呼一声,在即将撞向地面的时候猛地后仰,身体转了个圈,赤-身-裸-体的扑进了石钰怀中。石钰拉着左罗的手,顺势揽住了左罗柔韧纤细的腰。

     身体与身体的撞击,比刚才亲密数倍的接触,石钰的心跳几乎快上了十倍,满脑子回想的都是左罗赤-裸的身体。

     怎么会这样?石钰有些无措,明明知道他现在应该放开,可是左罗的皮肤仿佛有着强烈的吸力一般,让他无法离开分毫。

     弟弟原谅我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石钰心虚地为自己找着借口。

     作者有话要说:【捶地】太狗血了有木有!这么狗血的东西真的是我写的么!

     石钰,你变色狼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