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挑衅
    “石钰!”左罗激动了,两只眼睛盯着石钰闪闪发光。

     众人哗啦啦地一齐弯腰拱手向石钰行礼道:“皇上万岁!”

     石钰点头回应众人,望着左罗,蓦地想起了那天左罗化形的那天晚上,忽然就觉得有些口渴,强逼着视线从左罗身上移开,移到那堆银光闪闪的银票上。

     “竟然这么多赌注?”石钰一挑眉,也禁不住有些惊讶。

     一直看守在角斗场的侍卫长上前,向石钰禀报了这场赌局的情况,当石钰听到左罗如果输了,将要支付众人巨额赌金而且还要任由石厉处置的时候,石钰眼中闪过一道幽深的光芒。

     左罗求救的声音适时在石钰脑海中响起,带着几丝因激动而抑制不住的颤抖:“卧槽!发了啊!石钰,你快借钱给我!”

     石钰深吸一口气:“我如果借给你又有什么好处?任我处置么?”

     最后的那一句话,石钰已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愠恼。石钰不明白,为何当他听到左罗轻易答应石厉荒唐的条件的时候,心里会陡然升起一股怒意。

     想想有怒气也正常,他既已和左罗结拜为兄弟,哥哥担心弟弟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左罗这次也太胡闹了!

     石厉一向行事乖张,喜好美色,左罗此番任由石厉处置……石钰想到这些,眼中的暗恼愈甚。

     左罗听到石钰的话,怔了一两秒,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变得黑青。

     由于左罗和石钰两人使用灵识传音,因此并没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苏贤见到左罗脸色的变化和石钰眼中的暗恼,微微垂下眼帘,暗自拉住了左罗的一只手,示意左罗不要妄动。

     忽然,石厉拔高了声音:“什么时候皇兄也对这角斗感兴趣了?臣弟记得你可是最爱书画啊。”

     这是暗指石钰沉于书画,不理朝政。

     石钰自然是明白石厉的另有所指,将他无视了个彻底,问道:“神兽还欠多少赌金?”

     一个帐官上前回道:“回皇上,所欠赌金为七千八百二十万两。”

     “这比赌金由我垫上。”

     …………

     一声浑厚的号响响彻苍穹,回响在泉城上空。

     这角号是用河国与西面苍国两国交界处,魔渊森林深处的金芒宝象的象牙制成的,其声响雄浑可传数万里。

     每五年这号角声都会连响三天,泉城的百姓早已习惯了这声响,左罗是第一次听,免不了被这声音一惊。

     中-国古代军情报急都用点狼烟来传达军训。烽火台上点燃狼烟,黄-色的狼烟垂直升空可达万里,传讯效果很好,可和这号声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左罗暗暗心惊。

     这时,五十米下的角斗台上,林德和骷髅人的角斗已经开始了。

     左罗早就见识过林德的能力,此刻并不担心这场比试的状况。而石厉是早有准备,也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看台上的那群权贵们热热闹闹的交谈着,脸上带着即将暴利的喜色,眼中的兴奋都快跃出来了。

     石厉笑得猖狂,目光在左罗身上上下移动,见左罗满脸恼怒想要反击,石厉的目光落到看台上,示意左罗观看。

     左罗将信将疑向下望去,就听见角斗台下传来了林德的大吼声,声音中透着痛苦。

     猛地瞪大了眼睛,左罗就看到林德后背被骷髅人比常人大了一倍的大手掌拍中!

     林德大吼一声,被打得向前扑去,重重砸在了角斗台上,在台上留下了一块暗红的血迹。看台上的人大笑着,拍掌叫好,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银票长着翅膀向他们飞来。

     “竟敢偷袭你大爷!”林德暴呵一声,拳头大力砸在坚硬的台面,身体一跃而起。看得出这个大汉还是经过了严苛的训练了的,拥有这么一副壮硕的身体,反应却出人意料的灵敏,能够在骷髅人下一掌打来时迅速起身躲过。

     “躲不掉的。”骷髅人“桀桀”的笑着,那双大掌仿若水中游鱼一般的灵活游刃有余,看似缓慢,实则速度极快,转眼便又发出了第二掌攻击。

     大掌瞬间追至林德背后,挟带着淡黑色的诡异的雾气,看似轻实则重地向林德拍去。

     这个大汉身形再怎么经过,也抵不过骷髅人的身影来得诡异莫测。大汉匆匆想要避开,却又被一掌拍中,踉跄着再次跌倒在地,滚作一团,口中喷出一口了鲜血。

     这样的场景再次取悦了看台上的众人,他们愉悦地笑着,脸上都带着满足的表情。他们的赢是注定的结果,一个修真者又怎么会打得过同级的修魔者呢?

     石钰也皱起了眉,任谁都看得出那个大汉必败,如果左罗真的赌输了……石钰的眉皱得更紧,却忽然松开了,就算左罗真的输了又怎么样?石厉难道真的天真地以为他会让左罗随他处置么?他向来行事随性,任意妄为,也不在乎再让人诟病一次,反正他是皇帝,又有谁敢违抗呢?

     …………

     这场角斗似乎已快到了结尾,林德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被压在骷髅人身下,被动地承受着骷髅人凌利而狠辣的攻击。

     骷髅人的力量本远远不如林德,然而林德被骷髅人用诡异的身法制住,他挣扎得面红耳赤,声嘶力竭地嘶吼,却还是无法挣脱分毫。

     众人的疯狂的欢呼声回响在看台上,他们盯着那一堆银票,眼里发出了狂热的光芒,而先前下注下得最多的,此刻也越激动。

     他们的神情越兴奋,左罗的脸色就越苍白,他们每欢呼一声,左罗的心就越紧抽一分。左罗的思绪现在已经成了一团乱麻。

     谁能告诉左罗,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回事!左罗快要崩溃了。林德不是应该很厉害么?怎么现在却被那个死骷髅打得全然没有反手之力!这不正常啊!

     从林德被打开始,左罗就默默在心中安抚自己,是林德需要掩藏实力。林德被打了十几掌之后,左罗有些慌了,心里还在想可能是林德想要演得更加逼真一点。可现在,林德都他妈要输了,还掩藏什么实力!

     也许根本就是他想错了,也许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林德?

     林德分明在数十万里的镇妖山上,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林德那么一个沉稳厉害的人,怎么可能变成这么一副邋遢的酒鬼模样?尽管这个大汉的容貌和林德一模一样,可这世界上容貌相似的人虽然少,却并不是没有。

     自己怎么会把这个大汉贸然认成林德?左罗心如死灰地望着角斗台底下,脸色灰白一片。

     苏贤瞥见左罗的脸色,握着翠玉扇柄拍打掌心的手一顿,脸上露出了笑,放缓了语气道:“如果没钱了,我可以养你。”

     “谁要你养!”左罗神色沮丧,嘴上却一点不肯吃亏的反抗。

     看着角斗台酒鬼大汉再次被打得吐了口血,左罗心里一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角斗台,问苏贤道:“这场比试是生死制的?”

     苏贤点头,语气淡然道:“他们每个人都签了生死状。”

     如果是这样,只有林德被打死了,这场比赛才算结束?左罗猛地捏紧了拳头,在苏贤微怔的目光下,大声道:“老子……”

     这场比赛算老子输了!妈的!比赛结束!

     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德的大吼声打断了。

     众人错愕的望着林德,发出了惊呼,这个人都被打成这样了,竟然还有力气反抗?

     角斗台上,林德全身的肌肉都恐怖地鼓了起来,像块红色的石头虬结在他粗壮的骨头上面。他全身的青筋暴起,像一条条拇指粗的青色的蚯蚓。

     在众人惊讶错愕的目光之下,林德拼尽全力暴吼一声,竟然在骷髅人的压制之下慢慢支撑了起来!

     骷髅人眼中闪过一抹惊恐,更加用力的用秘法想要控制住林德,可在林德堪比魔兽的怪力之下,秘法尽渐渐衰弱,失去了效用。在林德猛地挣来的一瞬,骷髅人从林德身上跃起,直直跃上五米高的空中,全身淡黑色的雾气宛如实质化一般缠绕在身体周围,尤其他比常人大一倍的手掌,竟已经变成了黑青色!

     他双眼恐怖地凸起,狠毒地盯着左罗,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厉芒向林德奔去,手掌对准了林德的胸口。这一掌下去,林德必死无疑!

     同一时刻,林德爆发出了金丹中期的真元之力,全身一道一米长的金光闪过,林德手中已多了一把半人高破铁块似的大刀。他举起大刀,也奋力向着骷髅人冲去。

     看台上的众人呼吸都随着角斗台上的这一幕呼吸一滞。

     石厉的眉头狠唳地皱起,视线直射向角斗场上众人看不见的暗处。

     那里,一道与周围的环境已融为了一体,看不出丝毫痕迹的人影静静地潜伏着。

     “老子和你拼了!”在林德大吼的一刻,一丝如雨丝一样透明的东西从角落射出,直直射向林德的后颈,无声无息地射进了骷髅人的咽喉。

     雨丝射进之后,林德的大刀也砍在了骷髅人的头顶,生生将骷髅人的头颅披成了两半!

     咚的一声,又是咚的一声。骷髅人的半个头颅砸在了地上,接着骷髅人的身体也倒下了。

     林德举着大刀,像疯子一样地大吼着,大笑道:“哈哈……赢了!大爷我赢了!嗝……大爷我……我喝酒去了!”

     看台上也响起了大笑,不过,这次只有左罗一个人的笑声。所有与左罗对赌的人,脸色都是惨白一片,再无之前的嚣张和得意。

     “我的银票……我的银票……”一个穿着华服的人失神地跪倒在地,他这次下注了将近一百万两!

     “我的宝贝……我的银子!我的白花花的银子!”又是一个人扑倒在地上,一个守财奴,他死命地向着那堆银票爬去,贪婪地望着那堆银票,伸出肥腻腻的一只手想要去抓前方的那堆银票。

     忽然,他的视线中出现一只蓝色的靴子,颤巍巍地抬起头,他就看见了左罗那张美得不像人却又丝毫不显女气的脸。

     “收回你的手。”左罗背着手弯下腰,对着趴在地上的人灿烂一笑,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那些票子都是老子的!”

     左罗直起身子,对着身后的兵卫一招手,视线扫过那些要哭不哭的脸孔,扬起头得瑟道:“给我看着这些人!那些人敢打老子银票的主意,就给我打!往死里打!”

     尾巴都快翘上天了,左罗背手走到脸色铁青得骇人的石厉面前,讽笑道:“就你这样的,也敢打老子的主意?啧……”

     “你找死!”石厉骇人地睁着眼睛,头上青筋冒起。

     左罗挑了挑眉,唇畔扬起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可惜老子对你的身体不感性趣,不然老子也要你任我处置。”

     得瑟完了,左罗一转身向着那堆票子金子宝贝走过去,眼里放出了狼一样的绿光,嗷地叫了一声,左罗差点就把持不住扑到了那堆银票里面。

     “老子的钱!”左罗颤抖着手,以一种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把那一堆堆银票金子财宝往自己的储物石里面收着。在这一刻,储物石已经化作了左罗的内心,储物石里面填得越满,左罗的心也就越满足。

     无奈弈瞳留给左罗的储物石空间实在太小了,储物石装得满得不能再满了,可是还有七箱金子没有装进去!

     七箱金子啊!老天!

     左罗绝对不放心让别人把金子抗回去,扯着苏贤的袖子,左罗的眼睛因激动而散发出了让人晕眩的光彩:“快!借老子一个储物石!”

     “弟弟……”石钰在一旁看着,有些怨念,左罗为什么不扯他的袖子,明明他才是左罗结拜的哥哥!

     被左罗灼热的视线看得有些受不了了,苏贤取下自己小手指上一直戴着的储物戒指给了左罗。

     左罗迫不及待地戴在了自己的手上,试了试,不大不小,仿佛量身定做一般的贴合。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左罗袖口一挥,将剩下的七箱黄金装进了储物戒指中。

     作者有话要说:我认真的数了一下,发现目前出场的小攻有这些:修魔者,石钰,苏贤,修辰,弈瞳……

     拼了一天,才写出四千字……累趴下了

     本打算今天连带昨天的一起更六千的,这样看来,明天和后天我还是一章四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