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遇袭
    火尾烛无声地燃烧着。左罗忽然感到困倦欲睡,上下眼皮渐渐合拢,甚至还来不及到床上,身体就软软地倒下了。

     苏贤也是一副困极的样子,但很快察觉到不对。即将沉睡之际,他用力地推翻了桌子,想引起那四个抬轿人的注意。

     桌子“嘭”的一声倒地,摔断了一只木脚。桌上放着的猪尾烛掉在地上,烛盏摔成了碎片,然而那用猪尾毛做成的灯芯却依旧发出明亮的光芒。

     深夜的镇妖山缠绕着千年不散的灰黑色雾瘴。这雾瘴遮盖住了星辰、月亮,就像一张永不餍足的饕餮大口,将月光一次又一次的撕裂吞噬。

     镇妖山的夜,死寂,肃杀。

     驿馆里,九个身着黑衣的人静静地潜伏在黑暗中,像某种狩猎的野兽,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将猎物吞噬。他们每个人都用禁术封印住了自己的气息。对方都是金丹中期的高手,一击不成,想要再杀掉他们就难了。

     看着苏贤支持不住倒下去,潜伏的人影露出了笑意。

     一道剑影划破长空。一柄漆黑融入黑夜中的长剑挟带着闪电般不可阻挡的气势,刺向苏贤的胸膛。

     原本倒在地上昏睡不醒的苏贤,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清晨。一觉睡到大天亮。

     左罗甩甩头,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猛地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尼玛啊!这他妈都怎么一回事!哥斯拉来袭吗!!!

     只见周围的一切以他为中心,都化成了碎掉的木渣。最恐怖的是最大的木渣不过才拳头大小!

     左罗低头看看脚底下踩着的一米宽的空地,再看看周围的一片废墟。脚一软,险些给跪了。

     太凶残了!打死他都不上镇妖山了!

     可是左罗的反抗有用吗?这四个抬轿子的人完全地无视了左罗的意愿,在左罗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一路向着镇妖山进发。

     “嗷嗷嗷!嗷嗷!嗷!”

     “闭嘴!”

     “该死!竟然吐口水!”一人抹掉了脸上的口水,神色狰狞。

     以这四个人的脚力,不过一个时辰,左罗一行人就到了镇妖山外围。

     左罗从轿子里探出脑袋,瞬间就震惊了,脑海中蹦出了几个大字——“原始森林”。这些树木不知守在这里多少年了。它们的根,带着几千年积蓄的磅礴力量,仿佛贯穿了地面。它们的枝干,跟随着几千年向上开拓的路径,仿佛要触及无边浩渺的苍天。

     力量,古朴,顶天立地。

     这……就是镇妖山……吗?左罗几乎被震慑了心魂。若不是这里比山底厚重了一倍的威压,左罗险些就忘记了他现在是身处于人人谈之色变的镇妖山。

     恋恋地收回了目光,左罗现在还能感觉到刚才激荡不已的心跳。

     苏贤看了左罗一眼,笑道:“没想到你还挺有悟性的。”

     要知道,树生于自然,顺于自然,吸收自然灵气,所以生命长久,短则数百年,长则数万年。观树,最是蓄精养神。而且树生长千年,其根不移,乃静。观之,自能修心养性,得静之道。

     不过左罗却不懂得这些道理,表情呆滞地望着苏贤,内心一片茫然。

     苏贤心里涌上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

     正在这时,大地突然一阵轻微的摇晃。刚停下,一阵更大的摇晃又如洪水般袭来了,一波又一波,还夹杂着如滚石般的声音和雷吼般的咆哮声。

     左罗白毛底下的脸瞬间变得比他的毛还惨白。

     尼玛!这又是什么事啊!

     轿子还在平稳地前行,外面传来了抬轿子的人依旧如常的声音:“大人,有四只青焰独角犀正向我们冲来。东北方向有两头火尾猪,正西方有一只虎皮赤爪蜥蜴。”

     像是为了让这些话更具有真实性,外面很配合地响起了各种兽类狂暴的吼叫声。

     每一种吼叫声,都让左罗心脏抽搐一分。

     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时候,轿子忽然停住不动了。

     青焰独角犀狂奔的声音越来越大声,火尾猪的叫声越来越狂暴,虎皮赤爪蜥蜴在地上爬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这顶小小的轿子,在各种魔兽的包围下,硬抗着不动。

     左罗觉得,这群人一定都他妈疯了!这些都他妈是见鬼!见鬼的!这种时候,苏贤你他妈美滋滋地喝什么茶!

     左罗绝望了,闭上眼睛等死。

     一群青焰独角犀冲了过来,大地在震颤。震颤过后,一声堪比杀猪的惨叫。

     左罗悲观的想,肯定有个人被犀牛撞死了,等外面的人死完了,就该轮到他了。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几声惨叫,外面忽然没了声音,接着轿子就动了起来。

     左罗怔住了,他难以相信,就凭外面这四个人,竟然真的把那些威猛的魔兽制服了。

     苏贤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左罗愣了足足一分钟,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把脑袋伸出轿子。

     轿子后面,一大堆魔兽的尸体倒在地上。有的尸体头和身子分成了两边;有的尸体心脏那里有一个血洞,似乎是被挖掉了心脏而死;有的尸体肚子那里陷下去了一大块,似乎是被踢断了肋骨而死。

     不一例外地,刚才袭击他们的魔兽都死了,而且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左罗:“……”

     这就是修真者的力量吗?

     像是嫌左罗受到的冲击还不够,苏贤不咸不淡地加上了一句:“都是些连内丹都没修出来的低级魔兽罢了,实在无趣得很。”

     左罗彻底服了。

     轿外一人道:“大人,这次这些兽未免来得有些诡异。”

     苏贤嘴角带着笑意,眼里却有了一抹深思:“我记得来时,可没有这么多兽追着我们。”

     轿外人的声音低沉下来:“大人,驿馆的事恐怕还没完。”

     苏贤没再说话,翠玉的扇子一下一下拍打着掌心,眉头轻轻皱起。突然,苏贤的手僵住了,似想到了什么,难得凝重地说道:“我们可能麻烦了。”

     事情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就太不符合那只老狐狸的行事做作风了。

     苏贤暗叹口气。

     他和那只老狐狸明争暗斗十几年了,到如今还是没摸清他的底细。他就像狐狸和狼的结合体,既有着千年狐狸的狡诈善变,又兼具狼的残忍多疑。

     那驿馆里的毒茶,和房间火尾烛里无色无香的迷药,只不过是他设下的诱饵,让苏贤以为不过如此,从而放松警觉,掉入下一个更大的陷进。那九个刺客,不过是这计划中的一环,可怜的牺牲品。那只老狐狸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用计之狠辣简直骇人。

     苏贤已隐隐猜到了什么。

     魔兽不比妖兽。妖兽有智慧和灵根,也有自己的修炼方法,大多妖兽都会修行。而魔兽性情急躁嗜血,虽有强大的力量,却缺乏智慧,更没有灵根。会压抑本性的魔兽尚且少得可怜,修行的魔兽更是万中无一,但魔兽若能修成,实力甚至可以堪比神兽。

     魔兽体内的魔元是魔兽力量的来源,用来炼化法宝,可以使法宝威力大增。若是至精至纯的魔元,甚至可以让法宝上升一个阶!

     正因为这样,修真者为了更多的捕获捕获魔兽,炼化法宝,研制出了一种引兽香,用以吸引魔兽。这种引兽香只要沾上了一点,就可以吸引大量魔兽。

     苏贤此刻已确定,早在昨晚就寝时,他们身上就沾上了引兽香。

     轿子已行至镇妖山中间的森林。

     魔兽在引兽香的吸引下前仆后继地涌来。越是山林深处,魔兽的等级就越高,魔兽的力量也越强。

     四人抬着轿,艰难地魔兽包围中浴血开路。不断有魔兽寻着后面魔兽的尸体和血迹赶来,以轿子为中心包围成了一个大圈。不停地有魔兽扑杀上来,被这些魔兽的鲜血和这里的屠戮场景刺激得狂性大发。

     一头四级的齿虎兽想要狠狠地咬住一人的脖子撕扯,却被人用元力坑一脚踢中了兽腹。齿虎兽的浑身坚硬如铁,这一脚,竟踢得齿虎兽的腹部凹陷下去,从半空飞起砸到十几米远的树上!

     解决了一批魔兽,新的一批魔兽又很快补上,这些魔兽仿佛无穷无尽,如洪水般汹涌,吼声震天。

     轿外的四人拼杀着,不知道退缩,不知道畏惧,唯有向前,用尽力气,妄想在魔兽重重包围中拼杀出一条血路。

     轿子摇摇晃晃,苏贤紧眉,几番站起坐下。左罗身体打颤,心跳就像在狂风暴雨肆虐的浩瀚大海中浮荡的木舟。

     魔兽暴怒的狂吼响彻云霄。

     苏贤终于忍不住,握紧翠玉扇,腾地站起身:“所有人,弃轿逃跑!停止杀害魔兽!”

     同类的血液,只能让这些遵守本能的魔兽更加兴奋、嗜杀。这样下去,只怕魔兽没杀完,他们的力量就都用尽了。

     苏贤抱起半人高的左罗,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道闪电,直接穿破轿顶,破空而起。转眼,便蹿至一棵几十米高的树上,脚尖借力一踏,整个人便蹿到另一棵树间,不过一个呼吸,便已蹿出千米。

     四人紧随在身后,与苏贤不过只隔百米。

     左罗埋头在苏贤怀里,只恨自己有四个蹄子而不是手,一个劲儿地往苏贤怀里钻去。

     十几头冀风银狼如影子般尾随在苏贤和四人身后。尖锐锋利的能够轻易刺穿最坚硬树木的尖爪从它柔软的蹄爪中伸出,刺入树干中,在树干间若风一般穿梭。冀风银狼口中凝聚着炽热的幽蓝色火焰,如同喷射闪电,幽蓝色向着奔跑的人影射去。其他冀风银狼也纷纷发射火焰。

     火焰追逐在苏贤身后,苏贤没有回头,飞快向左一闪,火焰擦着左罗暴露在外的屁股射到了前方的树上。树上,立时燃起一团火焰。

     左罗“嗷”地发出一声惨叫。

     后面一人转头,一柄浑身乌黑的剑猛地对着一头冀风银狼射去,长剑似要划破空气,发出一阵剑鸣。一头冀风银狼在跳跃中,直接被剑从口中刺穿到心脏,顿时坠落。

     冀风银狼在魔兽中本就速度非常,这十几头银狼都已到达成年期,速度更是了得,甚至隐隐有超过苏贤他们的趋势。

     见追不上苏贤他们,银狼的魔元在体内翻滚,仰天从喉咙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啸,接着整个身体开始变化。身体开始膨胀,四肢变得更加修长,蹄爪更加锋利。体型几乎是变化前的两倍。甚至连速度都成了变化前的两倍!

     左罗头夹在苏贤手腕下,见此,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尼玛!这些狼是开了外挂啊!

     才想着,左罗就感到苏贤抱着他的手一收紧,也提起了速度。可跟在后面的四人之中最年轻的一人速度却渐渐跟不上来。一头冀风银狼突然跃起,他来不及闪避,一口让银狼咬下了一只手臂,险些掉落。

     血从断裂的伤口喷射出来,魔兽尽皆在底下舔舐着这些血液。血的味道,使这些魔兽更为疯狂,整个山林都回荡着他们的咆哮。

     冀风银狼变形后,爆发出了比平时强大一倍的力量。几头银狼一个闪跃冲到苏贤他们前方,又几头银狼从两边跑上来,一群魔兽跟在后面,将苏贤他们围成了圈,竟是想要合攻。

     面对这样的局面,苏贤并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用余光搜寻了一个没有魔兽的如刀劈的峡谷处,快速冲了进入。魔兽已经失去了理智,尽皆跟着冲入峡谷中。幽静的峡谷转而变得嘈杂一片。

     猛然,似山石崩落般巨大的“哄”声在脑海中炸开,仿佛能震透灵魂。接着,一股强大恐怖的威压从头顶铺天盖地的压下。

     一个身穿黑色暗纹华服的面容邪美的男人,负手立于无尽的虚空之中,睥睨脚下芸芸众生,薄唇吐出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入谷者,死。”

     他说的话并不大声,却无比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耳中。

     魔兽在他泰山般的威压之下,匍匐在地,摇尾乞怜。

     一只冀风银狼想要凭借自己的速度逃出,那男人随意用剑指一指,一道灰黑色的剑芒便瞬间刺入银狼身体中。银狼受到剑芒冲击,还未挣扎就已死去,尸体却还带着剑芒的余威猛烈撞击在后面的山岩上,山岩轰然砸出了一个巨坑。

     银狼尸体掉落在地上,除了那道剑芒穿过的伤口,竟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