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王妃召见
    本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今日进香的郭于氏,也只是应了郭宏韬安排的二十名亲卫随行。

     一行车驾走走停停,终是在接近未时到达了慈恩寺所在的卫冥山。

     想是得益于皇家多年的青睐,慈恩寺上山的路并不狭窄,宽阔清洁的石板路直通半山腰,两驾马车都可并行。

     一路泥土与青草的芳香袭来,闭目养神的郭兰心望了望对面轻眠的郭芙蓉,终是忍不住掀起了碧色窗帘望向马车外,远处层峦的山峰,近处参天的古树一闪而过,掠过前方疾驰的马车,慈恩寺那高大的山门清晰可见。

     探寻的目光在望见山门前几辆停靠的华丽马车后落了下来,一旁的顾奶娘迅速的落下了帘布。

     须臾,永昌侯府的几驾马车也在山门前停了下来。浅眠的郭芙蓉被丫鬟唤醒,整理妆容;亲热上车,一路上却是少有交谈的两人因为劳顿,后半程基本都是在休息,此刻正好养足了精神。

     “妹妹刚刚在瞧什么?”轻抚衣裙褶皱,郭芙蓉每时每刻都希望自己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众人眼前。

     “没什么,就是看这山中景色较好而已。”

     “那倒是,这卫冥山的景色本就好,慈恩寺又深沐皇恩,大秦三年一次的文会也多是在山上的凌云亭举行的。”

     正说着,就听车外传来谭妈妈的通禀:“肃王妃来慈恩寺进香了,老太太吩咐,三位小姐先到客院稍事歇息,未时二刻随她到落霞院见礼。”

     ***

     “小姐,一会儿见了肃王府中人一定不能再和马车上一样左顾右盼了,这肃王妃可是出了名的讲规矩!”客院厢房中,一脸担忧的顾奶娘为郭兰心端上香茗,连声嘱咐。

     “怎么说?”闻声的郭兰心挑了挑眉。

     “秋蝉你来告诉小姐,”拉过一旁整理床铺的秋蝉,顾奶娘有些叹息的看着郭兰心,“往日里内院你们这些丫头可是没少传这个王妃的事情。”

     “可不是,小姐,这肃王妃出身百年世家晋阳安氏,生育了世子秦襄、祥郡主秦梦蝶;在那肃王府可是说一不二;听说有回府里宴会,王爷最宠爱的如夫人冲撞了人,二话没说就当着府中众人杖毙了。”

     “最狠的还在后头呢,”一旁的顾奶娘也搭了话,“去年,京城里六月里的赏花会,有个侍郎家的小姐对秦世子有意,派人暗中传信相会,被肃王妃当众落了面皮,一句“不守规矩”扣头,到现在也没找到婆家!”

     “看来这肃王妃倒是个心狠的……”沉吟着,郭兰心若有所思。

     回想前世看过的传记:肃王秦茂先,今上第三子,善征战,性豪迈。生母德妃刘氏,出身江南清贵世家,在争夺皇位上比起英王、晋王也是毫不逊色。若不是早早死于京都之战,说不定还轮不到后来的昏庸宣宗登位。

     历来,皇家储君之争都是惨烈的,肃王妃此举肯定也大有深意。更何况,内宅阴私,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奶娘和秋蝉谈论的皆是表面,但有一点却是确定的,那就是这个肃王妃极其护短,只要是触及了她的儿子,肃王府的继承人秦襄,那绝对是不讲任何情面的。

     想必,那肃王世子也是个出色的人物……

     ***

     礼佛之俗自前朝景安年间传入中原,历经数百年,在大秦得以空前兴盛,即位的今上为纪念先祖,在全国各地广建庙宇;深沐皇恩的慈恩寺更是不断扩建。

     如今,占地近百亩的慈恩寺在不断翻新中保有了平面方形、南北中轴线布局,巨大的山门左右分设钟楼、鼓楼;包含了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菩萨殿四殿,以及法堂、藏经楼;僧房、斋堂则分列正中路两侧;整个庙宇对称稳重、整齐严谨,群山、松柏、流水、殿落、亭廊相互呼应,给人以含蓄温蕴、和谐宁静之感。

     随着郭于氏一路前行,郭兰心深深为慈恩寺的宏伟所折服,如此典雅庄重的庙堂气氛,极富自然情趣、又意境深远,怪不得会成为皇家礼佛圣地;将来毁于战火还真是可惜……

     一行人在知客僧带领下步入了落霞院;越过层层守门护院的王府侍卫,一条整洁的青石板路映入眼帘,路两侧栽着几丛劲拔的青竹,在微风中飒飒轻响;只见竹林掩映的禅社中步出一名身穿青衣的利落仆妇,见到郭于氏忙恭敬行礼:“郭老太君安好,各位小姐安好,王妃殿下此刻就在正堂,请随我来。”

     “连妈妈客气了,”忙唤春梅将对方扶起,郭于氏显是跟连妈妈很熟识,脸上满是笑容

     说话间,众人已步入了正堂。

     只见大厅主位端坐着一名华贵女子,正是王妃安氏,三十余岁,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外披薄纱,头梳望仙髻,如玉的面容保养得宜,此刻一双丹凤眼正含笑望向众人。郭于氏忙带领众人行礼,未欠下身已是被大厅左右仆人扶住,近前赐座。

     “老太君真是客气了,舟车劳顿,合该好好休息才对。”一行人落座,面庞含笑的肃王妃缀了一口清茶说道。

     “这怎使得?既知王妃娘娘一行在此,理当拜见的”郭于氏连忙道,“犬子在江南偶得名茶云鼎,饮之清神醒脑、延年益寿;老身随身带着,若不嫌弃,敬请王妃笑纳。”说着挥手叫谭妈妈奉上茶盒。

     肃王爱茶,举国皆知。郭于氏此举,也有借花献佛之意,果然,肃王妃笑着收下了。流转的目光在郭府众位小姐中瞄了一眼,那目光在望见打扮得体,面容秀丽的郭芙蓉时顿时露出满意一笑:“蓉姐端得好颜色,又乖巧好学,可比我家那淘气的梦蝶招人疼。”

     “谢王妃娘娘谬赞,”有些诚惶诚恐的站起,郭芙蓉敛下眉眼,恭敬还礼,“祥郡主金枝玉叶,才貌双全,臣女怎敢跟祥郡主相比?”

     “倒是个谦虚的”满意的点头,肃王妃吩咐中身旁侍女赏下宫花,郭芙蓉急忙拜谢;那受宠若惊的样子令一旁的郭翠俏妒忌非常,却又碍于场合不敢发作,只能暗暗搅动手中的帕子,用手指狠狠的掐了近前的郭兰心一下。

     一番刺痛令郭兰心皱眉,碍于场合的她低下了眉眼。鉴于前世之仇,若是可以,她并不想与秦家的人多接触,只有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那审视的目光,终究是落在郭兰心身上,望着那瘦小而陌生的身影,肃王妃微愣,随即便忽然笑开了“这位,可是府中的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