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异变之夜
    郭兰心知道,她迟早是要与原身的母亲淳于氏见面的,却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当那本蒙尘的《孝经》被顾奶娘递到手中的时候,她的心中是嘲笑的,隐隐的,还带着一丝怨恨与悲哀。

     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过灰蓝色的封皮,也许是原身残留的情绪作祟,连带着,她对这个素未蒙面的女人也并无好感。

     前世她虽对夏王有怨,对亲生儿子友贞却是尽心尽力的。

     而淳于氏,这个出身世家的高贵女人,面对失宠却只知道自怨自怜,畏缩佛堂,对郭兰心更是不闻不问,完全丢弃了为人母的本分!

     一本《孝经》,这个女人,是在提醒自己为人女的的恭顺身份吗?

     真是可笑!

     一个连亲生女儿溺水都可以不管不顾的母亲,如此狠心的女人,也配谈孝顺?!

     似乎是看出了郭兰心的疑虑,起初得到消息还在心中欢呼雀跃的顾奶娘逐渐显露出紧张。

     ”心娘,她……虽身在佛堂,心里……还是惦记你的,不然也不会逢年过节送来衣物吃食“

     ”嬷嬷,她若疼我,又怎会连落水生病都不来见我?如今又来约我,不觉可笑!?“

     ”您要相信夫人是有苦衷的,身为母亲,哪有不疼自己女儿的……“拍抚着郭兰心手臂,顾奶娘急忙安抚道。

     苦衷吗?

     呵呵,撇了撇嘴角,郭兰心狠狠的咀嚼着这两个字……

     这世上谁没有苦衷?!

     又有多少不可饶恕的过错,是被“苦衷”两个字轻轻掩盖的!

     想到花厅中那一脸木然,不卑不亢,等待回复的婢女咏荷,她向顾奶娘微微的点了点头。

     无心了解淳于氏的所谓苦衷,也不想重拾那渺茫的母女情,但她对淳于氏的突然约见却是好奇的!

     ***

     亥时三刻,侯府后宅——宜兰院。

     漆黑的夜,朦胧的天空,红铜色的上弦月高挂。

     半人高的蒿草中,郭兰心主仆三人急急而行。

     古怪的虫鸣传来,惊得掌灯的蕊语“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手中的灯笼也滚落到前方,不知道什么带毛的东西忽然从脚边爬过,她哆嗦着,惊恐的张大嘴,刚要出声便被一旁的顾奶娘捂住了嘴。

     “不想跟就滚回去!”蹲下身,顾奶娘低声呵斥着。

     “嬷嬷,我,我不怕了。”狠狠的咬住下唇,蕊语强做镇定的爬了起来,拾起提灯,用手拨开蒿草继续引路,尖利的草叶划过手臂,划出了道道刺痛的血痕,勉强忍耐着眼中的泪意,想到前几日的遭遇,她愣是没有吭声。

     那日若不是小姐当头棒喝,稍显聪明的自己也不会及时醒悟吧。

     忆及十几年经历,三代为奴,从祖父起就伺候淮阴侯府众人的她在小姐面前也曾经是得脸的,幼年时的小姐也曾把她当成玩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会想着她和秋蝉。

     从什么时候起,她们和小姐变得疏远了呢?

     大概是在大夫人退居佛堂的时候吧……惶恐的她和秋蝉,渐渐的被邓婆子不时拿来的珠花、吃食迷了眼……

     再到半年前,当她在花园里掉落的绣帕偶然被英俊温柔的世子捡起时,一颗心便真正堕落了,时时幻想着,有一日能成为那人的身边人……

     多少个夜晚,她也曾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深深悔恨过;但一到了白日,想到那高大俊朗的身影,她还是便被那贪婪的欲望淹没了,渐渐地对待眼前温柔的小姐再也没了尊敬和忠诚。

     如今想来,该是多么短视啊!怎么就会被杨氏的小恩小惠,被邓婆子的花言巧语迷了双眼,生生背叛了主家呢!?将来杨氏真若成事,怕是她和秋蝉,也会是最先被灭口的两个吧……而若不成事,现今的小姐,又怎会放过她们……!?

     忆及前几日一路拖行,被顾奶娘以偷盗的名义转卖,不知道远嫁他乡哪个山野粗汉的秋蝉,她便打了个冷战。幸好没有再理会郑婆子的纠缠,没有再像秋蝉一样左右摇摆,否则说不定她也会是那样的下场!

     猛抬起头,她望了望身边那张清冷的容颜;那软糯却饱含威胁的话语似乎仍飘荡在耳边。早先便在小姐面前失了宠,若不是那日起她多了个心眼,掐灭了心中的渴望,找机会跪倒在小姐面前不惜磕破额头,今日也不会站在这里吧。如今好不容易才换来的挽回机会,说什么她也不能错过!

     ***

     而此刻,黑暗中,一身绿衣的郭兰心正用审视的目光凝望着这片废弃的荒园。

     想不到,奢华的永昌侯府,还藏着这样一片废弃之地,据说还是早年郭家祖父身边一名姨娘的居所。

     眼前那蜿蜒的鹅卵石小径,飘舞的曲水柳,雕花的门廊,高宽的影壁,无不彰显着装饰的用心,想必那位生前一定是非常得宠的。奇怪的是,府里并没有这位姨娘的丝毫消息,甚至连名字也讳莫如深。只知道传说这位病亡之后,宅院经常有鬼火漂浮,驱魂作法后仍不能断绝,郭府先人便封闭了宅院,华丽的宜兰院也从此成了名副其实的荒园。

     淳于氏,竟然挑了一个这么破败的地方相见,还真是诡异呢!

     身边的草丛忽然传出轻微异动,苏醒后听觉就变得异常敏锐的郭兰心眯了眯眼,看了看身边无所觉的顾奶娘与蕊语两人,沉默的继续向前走去。

     转过小径尽头,穿过一段刻画着奇怪纹饰的白色回廊,三人在一座蒿草较短,稍显平整的凉亭前停了下来。

     一对多年来近乎疏离的母女,终是见面了。

     ***

     夜风中,只见一名中等个头的瘦弱女子静立凉亭,宽大的黑色斗篷随风飞舞,挽起的发髻仅以一枚木簪为饰,依稀的可见鹅蛋脸庞上一双闪烁着审视的杏眼。

     似乎并不想与郭兰心正视,当她迈步踩上凉亭台阶的时候,淳于氏忽然背过了身,幽幽的女音也自夜风中传来。

     “站在廊下就行了,不必过来。”

     “夫人,这……”听到声音的顾奶娘有些为难,刚想上前回话,“啪——”的一声就被静候廊下的咏荷打了一个耳光。

     “嬷嬷,你和蕊语都退到花径上吧……”急拉住径直要跪下恳求的顾奶娘,郭兰心的声音是少有的肃然。

     稍顷,凉亭数丈之内,只剩下母女二人。

     郭兰心也终于抬起了头,开始用复杂的目光望向亭中依然背身的女人。

     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这对母女的见面,却并未料到竟会是如此场景!

     在这个女人刚刚的一瞥中,她找不到丝毫的慈爱与温馨,竟然还隐隐的感受到了一丝恨意!

     “说吧,今日约见,您有何事?”不再佯装怯懦,郭兰心挺直了脊背。

     君既无情我便休,如今再恭顺尊敬就显得做作了。毕竟刚刚入园子的时候,她就隐隐感觉到那若有似无的窥视,听到了草丛中的异动,想必是这个女人安排的吧,如今的自己又何必装腔作势。

     “我的女儿,果然……是不一样了……”

     平和的声音渐渐转变为凄然,女人的身体也变得颤抖起来,猛然听出异样的她来不及躲避,就见风中影动,一瞬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卡住了咽喉,而她惊诧的眼,也对上了淳于氏一双猩红的眸子。

     “多少年了,我退避佛堂,以为不想、不看,就不会心痛,不会神伤;可是,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还是要再一次面对这不公的世道!”

     “淳于佳燕何其无辜?嫁了个残忍夫婿,受尽屈辱;生下女儿,却注定被人夺舍,天人永隔!“

     “说,你究竟是哪里来的?竟然敢上了她的身,还躲过了这宅院回廊上的符咒!“

     喉咙的剧痛也不及听到言语的震撼,郭兰心终于弄懂了这次会面真正的意义,也了解了淳于氏种种古怪的行为,呼吸困难的她急促喘气,眼中划过绝望与不甘:”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她?“

     ”怎么知道?“重复着问话,淳于氏另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了她光洁的脸庞,慢慢摩挲着,渐渐的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她的声音也转为凄厉:

     “十年前,定远寺的无尘大师曾经断言,我的女儿,活不过十三……即使,是挨过了十三,也会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