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搞哪个?!
    房遗玉对同桌的这个这个少年倒没什么恶感,跟外男同桌吃饭虽然有点不合常理,不过也不是在家,这几天跟着朱雀倒是做了不少不合礼教的事,偏偏又刺激的很,倒也不差这一件!

     少年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长的也有几分俊俏,很明显是个读书人。最主要的是他的态度让她感觉挺有趣的。

     见到朱雀很明显也流露出了惊艳的眼神,但是更多的是欣赏。

     不像其他人那么猥琐那么假,或者装出一副视若平常欲擒故纵的样子,他觉得好看就看了,大概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看她的目光,看她时也是很惊艳欣赏的表情,她自然知道自己脸算是长的可以的,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身材了吧!

     但是这少年偏偏不像其他人,视线从脸上往下一挪,立马就变得满脸遗憾,好像她身材长成这样,多对不起别人似的。

     吃你家粮食喝你家水了,我身材长这样我乐意………她总是喜欢这么安慰自己,长时间下来,倒是养成了一副淡然的模样,没办法,不淡然她早就该被气死了,连她老娘看她都觉得遗憾!

     虽然淡然了,但是终归还是个小女生,更何况她发现,这个小少年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比停留在朱雀身上的目光都多,虽然他停在大骨头上的目光又比停在她身上的又多,但并不妨碍她对他释放出善意。

     对视,凝眸,微笑。

     房遗玉淡然洒脱一笑,轻轻点头,淡雅若仙。

     哎呦,竟然脸红了,头一次见男人脸红哎,不白跟朱雀跑这一趟,挺有趣的!

     …………

     宁文辛当然不是害羞的脸红了啦,只是偷窥别人被看到了觉得有点脸红而已,好尴尬啊!

     好在对方并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文辛悄悄舒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个未来的弟子脾气还是挺好的嘛!

     为什么一直打量白衣女子,因为宁文辛觉得如果非要在两个人中间选一个当弟子,想法子去攻略的话,那肯定首选她了!

     他略微惆怅的瞥了一眼旁边的红衣美人,朱雀。

     刚在这坐下,外面就进来了两个婢女,很明显是这个朱雀的侍女,先桌子上她们用的半边桌子铺上了丝绸锦缎,明滑光亮,温婉的暖色,软软的铺就在桌面上,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再拿出一套瓷器玉杯,明玉色一整套的白瓷,洁白如玉,色泽盛雪。

     里面备好的净水,分别给朱雀和玉儿姑娘道上一杯,洁白明亮的杯子被美人拿在手里更显得精致,豪华。

     然后是碗筷,碗是精致的单色釉青小碗,筷子全是银的。

     不用了解唐朝的物价他都看的出来,这些东西价值不菲。

     果然逼格都是得靠钱来凑的,宁文辛估摸着就这一套东西都得够他像今天这样挣钱挣两三个月了吧。

     再仔细看朱雀,很明显就会看到美艳的容貌下掩藏的细节。

     这身红衣男装细看也是精致到了极点,连头上束的发束都是精致豪华美丽的特制,她坐下后,也是摆出一个极为优美的姿态,眼神一略,满屋子人也就只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眼。

     说不上什么目中无人,感觉就是谁也看不上就是了!

     这绝对是个处女座吧?!宁文辛感觉压力甚大!

     而且这女人标准的鹅蛋脸,丹凤眼。感觉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而且属于比较自恋,叛逆心较强,有些洁癖,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也容易暴躁,有时候看似没心没肺却永远不会吃亏,常常让人又爱又恨。

     这是宁文辛用他那被系统回溯的那丁点心理学知识,分析出来的,虽不中,亦不应该相差太远。

     当然了宁文辛还是不得不承认,其实他是被对方的土豪行为给震住了。

     莫名觉得自己怎么有点像乡村男屌丝见到土豪白富美,那种自卑自信心受创的感觉………咦,别瞎想。

     反正就是感觉相比之下,朱雀可能比较难搞定一点,他可没什么知难而上呢雄心壮志,哪个容易搞哪个呗!两个都搞不到那就搞不到呗。

     呸………是搞定!

     倒是这个白衣男装女子,虽说气质看上去斯文淡雅,跟个仙似的,但是真细看起来,长相却是跟气质有点相差仿佛。

     真要说倒是感觉有点像前世的一个女明星赵丽颖,也不是说长的一模一样,只是脸型,美目有相似之处。

     看着瘦小,却是圆形包子脸,肉肉的很可爱,秀眉大眼。明明跟个娃娃似的长相,却偏偏气质显得很淡然,很仙。

     这种气质跟长相偏又显得很和谐。

     不过他不是看长相的,这种脸型眉目的人,性格多是很好,容易与人相处,但是又会很有原则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做事沉稳自信,富有同情心。

     一旦下定决心就会拼命去做到,也是很有毅力,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会轻易动感情,一旦动感情,便是不顾生死,不畏一切。

     性格好,容易与人相处这点才是最重要的。怎么看,都是搞定她比较容易吧!

     不过也就是想想的事,能不能成再两说,他现在也没心思把事情先放到收徒弟上,毕竟还有个亲传弟子要操心呢!

     “要不是李妈店里的老汤才最正宗,我是绝对不会来这里吃饭的。”

     朱雀接过婢女递过来的玉帕细细的擦拭着手指,芊芊玉指,光滑细嫩,一截白嫩的皓腕从大红亮色之下露出,美丽动人心魄。

     “知道了,我会好好尝尝你口中的说了一天的面是什么样子的!”

     房遗玉接过另一个婢女递来的手帕,也开始旁若无人的擦起手来。

     她见惯了好友的做派,丝毫不介意,知道她这样子都是轻的,没办法,人家有钱,想怎么来怎么来!

     不过倒是害得她最近都不自觉的讲究了起来,也就跟着她享受享受,要是回家她还这幅做派,她那一项主张勤俭治国治家的老爹非得唠叨她一天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