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瞬间的熟悉感
    温洁卧床休息了几天,身体已无大碍,和慕容清的订婚宴在十天之后举行,温洁不想大操大办,只给一些亲朋好友发了邀请函。、

     俞承浩的婚礼热过了之后,媒体也不再抓着颖儿的事情不放,温洁去看过颖儿几次,她状态还好,不像一开始总是哭哭啼啼,只是林幼珊这女人不简单,还真不知道她怎么来处理颖儿的事。

     温洁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得好不惬意,蔡雪莉那对母女这些日子也没敢来打扰温洁,一则温洁可是慕容家的未婚妻,有了这顶高帽子,蔡雪莉母女对温洁的态度较之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二则,温天城可是专门交代让温洁静养的。

     在这段静谧的时间,偏就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一个叫藤原玲子的女子发简讯给温洁,她自称是俞承浩的妈妈,约温洁在咖啡厅见面,本来温洁是不想去的,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好奇,忍不住赴了约。

     温洁到达咖啡厅时,藤原玲子早已悠闲地坐在那里喝酒咖啡看着报纸了。

     “温小姐,你来了,请坐。”藤原玲子摘下墨镜,客气地让座。

     这藤原玲子保养的好年轻,看起来顶多四十岁,长得很美,俞承浩和她有六分相似,都说日本女人善保养,看来一点也没夸张啊。

     “浩婚礼那天我见过你,你和浩之间有故事,可别想瞒过我的眼睛哦。”藤原玲子笑着看着温洁,似乎在等温洁接话。

     这藤原玲子说话真直接啊,温洁正掂量着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她到底已经知道哪些东西了?

     藤原玲子一笑,“温小姐先不必急着回答,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今天约你出来实际上是有事想要拜托你。”

     “夫人有时想要拜托我?”温洁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俞承浩的妈妈居然有事想拜托她。

     “你应该觉得当天在婚礼上出现的名叫颖儿的女子吧?我相信温小姐应该找过她了,她自称怀了浩的孩子。不管是不是真的,出于某些原因,我想请你代我好好照顾她,直到平安把孩子生下来。”

     “我为什么要帮你?”这奇了怪了,俞承浩把别的女人的肚子搞大了,与她这个算不上前女友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会帮我的,温小姐,从见你一次面开始我就有一种亲切感,你和我年轻时候的性格太像了,而且,只要你答应这件事,以后温洁和俞氏家族在生意上一定会成为好伙伴。”藤原玲子势在必得啊。

     这条件有些诱惑啊,温家事业正在发展期,如果得到俞氏家族的帮助,那就如虎添翼了,不过即没有藤原玲子的委托,温洁也不会放手颖儿不管的,温洁很同情这个可怜的女子。

     温洁答应了她的要求,心下暗自佩服藤原玲子的能力,不但消息灵通,对于利益立场也把握地很准。

     ~~~

     订婚典礼如期而至,温洁换上白色礼服,慕容清那边早已派车在门外候着。

     “姐,你真是钓到金龟婿了,慕容家有权有势,那慕容清又是个傻子,将来慕容家的事业你可是唾手可得啊,到时可别忘了我们啊!”

     “借你吉言。你还是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吧,听说你最近又被前男友甩了,怎么谈这么多,竟然没一个人想娶你吗?”温洁怎么会听不出温珊的讽刺之意,这女人比温洁小一岁,从小就嫉妒温洁,样样要争好的,如今看温洁落到如此下场岂有不幸灾乐祸的!

     温珊本想嘲笑打击几句,巴不得看到温洁沮丧的样子,不但没得逞,反而占了下风,被温洁讽刺了一番,没好气的出去了。

     慕容清牵着温洁的手坐进了房车中。慕容清一身白色西装,男人味失足,慕容清长得和俞承浩不相上下,眼神表情略微呆滞了些,真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脑袋竟是个傻的。温洁一边打量慕容清一边暗自惋惜。

     “美女姐姐为什么要盯着我看呢?”慕容清大概是被看的不好意思,忍不住问温洁。

     “看你今天长得帅啊。以后叫我洁儿就可以啦。”温洁摸摸慕容清的头,感觉这完全是和一个孩子在交流。

     慕容清高兴不已,拉着温洁的手说要给她讲故事“小时候我最喜欢去动物园看大象里,最好笑的是有一次我被大象的鼻子给勾起来了无聊的坐车时间很快就被打发了。

     温洁到达酒店时,来宾们差不多都齐了,笉笉老远就来个拥抱的姿势,“洁儿你今天太美了!”

     “俞承浩今天也来了。”笉笉在温洁耳朵边提醒道。

     温洁飞快地扫视众人,果真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俞承浩的身影,温洁的眼睛刚好对上俞承浩。俞承浩翘起眉毛,极具挑衅地做了一个勾引的手势。

     切,来就来,我还怕你了不成?温洁做厌恶状,忙移开了视线。

     订婚仪式办完,温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想歇息一下,俞承浩“适时”地出现了。

     “恭喜两位啊,我先敬两位一杯。”

     “洁儿,你刚刚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吗?来替你喝!”慕容清接过温洁手里的杯子,咕噜噜就喝完了。

     “好酒量啊,上次在我的婚礼上没能喝的尽兴,今天不醉不归。”

     “对啊对啊,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温洁暗叫不妙,这慕容清的酒量温洁可是见识过的啊,几杯下肚包准是不省人事,这俞承浩分明是在给慕容清下套。“难得俞总裁今日有雅兴,只不过还有很多客人需要招呼,怕喝醉了有失礼仪,俞总裁高抬贵手呗,改日必回请。”

     “还没正式过门就这么懂得为未婚夫开脱啊?我今天就是兴致来了想找慕容少喝酒怎么办呢?”

     “你!”——

     温洁扶着喝的醉醺醺的慕容清来到慕容大苑,自此就要住在慕容家了。慕容清父母在十几年前死于一场车祸,那场车祸温洁也知道,当时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车祸现场也被曝光,慕容清虽然幸存下来,但从此留下后遗症变成了如今这个痴痴傻傻的模样。现在管着慕容家事业的是慕容清的爷爷慕容振华,年近七十,在订婚典礼上温洁见过,面容和善,应该不是个难相处的人,虽然看起来精神不错,身体健朗,但毕竟年纪一大把,只有慕容清一个孙子,这庞大的事业的接手也是个问题。温天诚也是看中了这点才让她跟慕容清结姻。而温洁想的是一则尽快摆脱温家,二则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三则不要输给俞承浩那个破人,慕容清都是个不错的人选。

     温洁和管家一起把慕容清扶上楼,慕容清不停地说着胡话。温洁把他放到床上,正想问管家她今晚睡哪个房间,管家抢先开口,“温小姐早点歇息吧,睡衣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今晚少爷就拜托你照顾了。”说完也不顾温洁有没有意见,把门带上就走了。

     温洁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换上管家准备的睡衣一看,吊带的,这也太露了吧,管家好邪恶啊。

     难道今晚要跟慕容清睡一张床?可只有一张被子,没法啊,豁出去了,温洁看着大床上的人,心里有些发毛,这慕容清应该不会乱来吧?

     温洁蹑手蹑脚地钻进被子,还没捂热呢,就感觉一阵酒气袭来,接着一双大手搂住了温洁的腰。“洁儿,是你吗?”

     温洁一惊,这声音好熟悉,不象是傻傻憨憨的慕容清的声音,倒像是一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