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落入圈套
    第二天,温洁一到公司就感觉到了大家有点不对劲,总是用怪怪的眼光看着她,有考究的、有蔑视的、有同情的,一开始温洁以为自己妆花了或是衣服穿错了,在卫生间盯着镜子里自己检查了十分钟,确定自己的外观跟平时一样,那是什么事情让大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

     “你知道他们在低声细语讨论什么吗?一个个怪里怪气的。”温洁回到办公室询问秘书小张。

     “噢,大概是在讨论项目的事吧,公司最近和森宇合作共同开发的天然气工程马上要进入实施阶段了,大家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是比较正常的。”秘书小张细心地跟温洁解释。

     这小张一脸正劲不象是敷衍,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还是这个小张为人木讷,后知后觉?温洁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一边喝着茶一边纳闷着。

     “总经理,你要的资料给你放这了。”策划部的小李把企划案的资料递给了温洁,走时回头看了一眼。

     对,他眼神怪怪的,这一次温洁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温洁忙往左毅办公室走去。

     “左毅,问你一件事。”温洁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保持淡定。

     “总经理什么事?”左毅忙要助理倒水。

     “有没有觉得今天公司的人怪怪的?”温洁在左毅耳边低声说到。

     “你不知道?”左毅眉头轻皱。

     温洁在左毅眼睛里看得出,有情况!

     左毅拿出今天的报纸,“这就是了,你成头条了。”

     温洁平时不看报纸,认为那些都是记者没事故意找事挖别人的八卦,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上了头条?温洁接过左毅手中的报纸一看:慕容大少未婚妻深夜留宿俞家豪宅,与俞承浩关系暧昧。

     温洁傻眼了,自己从俞家豪宅出来的时候明明没人瞧见啊,而且俞家豪宅戒备森严,狗仔队不能轻易进去,除非是有人故意爆料!俞承浩,一定是他。

     温洁回到办公室,副总经理慕容文早已坐在那里等她了。

     “有什么事吗?”温洁表情随意,一点看不出与往常不同。这慕容文也是慕容一族的人,慕容清的表叔辈,在公司工作近二十年,算得上元老级别的人了,工作能力倒是不错,只是为人太过骄纵,又仗着家族关系,难免有一些趋炎附势的追从,所以在公司权势很大,对于温洁当上总经理一职有诸多不满,每当温洁做决策的时候总在暗地里捣乱,后来温洁重新整顿了公司,他才渐渐收敛。这次温洁的事可让他抓住把柄了,不做点文章温洁还不信了。

     “总经理可看了今天的新闻头条?你的行为直接关乎公司的颜面,今天上午华嘉的股票跌停,不知总经理有何对策啊?”慕容文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温洁冷笑:“这种花边新闻,别人拿着做做文章也就算了,你这个在商场上打拼多年,见过世面的人也会信吗?我还以为副总经理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带领员工凝聚一心着手准备接下来的项目呢,照这样看来,好像不是哦!”温洁顿了顿:“至于怎么平定外边的流言蜚语以及公司股票的跌停情况,是我的任务,不劳你费心了。我定会圆满处理这件事,给大家一个交代。”

     “既然如此,那我们等着总经理的好消息,但如果你三日之内还处理不了这件事情,总经理一职是不是该让给更有才能的人来做呢?”慕容文咄咄逼人。

     “不会出现解决不了的情况,请你放一万个心。”温洁气场十足,毫不示弱。

     “那就请总经理好自为之吧!”慕容文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他料定温洁这么短时间处理不了这件事情。说完阔步走出了温洁的办公室。

     慕容文走后温洁常舒了一口气,倒不是怀疑自己的能力,这才是众多质问声的开始,接下来有得应付了——

     温天诚把报纸狠狠摔在温洁面前:“看看,看看你做得好事。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是有婚约的人了,温家放在一边,你要慕容家情何以堪?”温天诚来回走动,暴跳如雷。

     温洁沉默!

     “啊呀,洁儿啊,你看看你,未婚先孕也就罢了,到如今也不安分,闹出这种花边新闻,牵涉到你自己不说,连温家也跟着你蒙羞。”蔡雪莉在一边火上浇油。接着又“教导”温珊:“你可要学好,别到处惹事,最重要的是要洁身自爱,要是像你姐姐那样”

     “你能不能闭嘴?”温天诚斥喝蔡雪莉,接着又叹了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办?”温天诚发泄完脾气,还是得回到怎么解决的问题上。

     “我会解决的。慕容家那边我自然会给个交待。”温洁冷静地说道。

     “希望你能妥善处理这件事,必要的时候我会帮你,慕容家可不要轻易得罪啊!”——

     回到慕容大苑时候天色很晚了,一天的各种应付,温洁早已身心疲惫。一进门,颖儿就着急地向温洁使脸色,果然见到慕容振华一连铁青地坐在那里,温洁对颖儿一笑,示意她别担心。温洁恭恭敬敬地走过去打招呼:“爷爷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慕容振华轻哼一声,“闹出这种新闻我怎么睡得着?这可是关乎我们慕容家的脸面。”

     “爷爷,你别骂洁儿,我相信她是无辜的,一定是那些娱乐杂志乱写。”慕容清在一旁哀求着。

     “你别插嘴。”慕容振华打断慕容清。“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圈子最怕的是被人抓到把柄,暂且不说你昨晚是不是留宿在俞家,就是没有去过,报纸一登别人也觉得你去过了,悠悠众口,如何能堵?”

     “爷爷,请你相信我,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这件事。”

     “听清儿说你怀着孕,过段时间还是把总经理的职位让出来,在家安心养胎才是。”慕容振华摇摇头,脸上显露失望之色。

     温洁点头应是。

     温洁回到房间,真准备换衣服,慕容清抱着被子进来,“洁儿,今晚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

     “为什么呢?”自从大家知道自己怀孕以来,温洁趁机以怀孕为借口让慕容清住到隔壁房间,温洁总感觉跟慕容清睡在一张床上怪怪的,但也说不上是哪里怪。

     “因为洁儿今天不开心啊,我就要陪在你的身边。”慕容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温洁。

     温洁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就答应了。

     慕容清的手有点凉,轻轻搂着温洁。听着慕容清心脏跳动的声音,那种熟悉感又出现了,温洁睡意全无,打量起慕容清来。慕容清的脸轮廓很清晰,浓眉,高挺的鼻子,精致的五官,如果不是平时见过慕容清,一定会以为闭着的眼敛下面是一双何等美丽摄人的眼睛。

     “慕容清,你睡了没?”温洁小声问。

     “没有呢,洁儿什么时候睡,我就什么时候睡。”慕容清动了动身体,摆放出一个舒服的姿势。

     “问你个问题啊,你记得自己以前的事吗?”温洁好奇地问道。

     “记得啊,我记得前天吃了三个冰激凌,大前天去动物园看了猩猩。”慕容清滔滔不绝,把这些天能记得的事全都说出来。

     “很晚了,睡吧!”其实温洁是想问他记不记得自己脑子正常的时候所做的事,看他答非所问也没有问下去的**了。

     温洁整理了处理“绯闻”一事的思绪,定了定心,明天又是重要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