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正牌妻子
    温洁睁开眼发觉有点不对劲,猛一清醒,自己正被紧紧抱在俞承浩怀里,温洁正要起来,俞承浩抱住温洁。“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重新来过,温洁真怀疑自己听错了,一个有妇之夫怎么和别的女人重新来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温洁冷冷地说道,“就当昨晚的事情没发生,”昨晚的一幕幕,温洁不是完全记不起来,说对俞承浩完全没有感觉是骗自己的,若不是潜意识里知道是他,也不会把自己交出去。

     “洁儿,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是担心林幼姗是不是?我跟她一言两语说不清,总之,我会处理的,好不好?而且,我会把小球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来爱。”俞承浩亲了亲温洁的额头,小心地呵护着。

     温洁心里七上八下,要在这个时候相信俞承浩,实在是有太多顾虑。

     “等你处理好一切事再说吧,而且,那时我也未必就一定会接受你。”温洁挣开俞承浩的怀抱,快速地穿好了衣服,帮正在啃着手指头小球整理好,就把俞承浩一个人留在了房间。

     “温老师,您今天特别开心。”小家伙们趁着下课的时间跑到温洁跟前。

     “有吗?老师今天与往常不对?”温洁拖着腮,捏了一把妞妞的脸,故意拖着调调问道。

     “刚刚上课的时候,温老师比平时话更多一些,而且总是笑,刚刚还看到温老师您一边傻笑,一边发呆呢。”妞妞闪着真挚的眼睛,一副“我没有撒谎”的样子。

     “老师,您就告诉俺们有什么开心的事儿,让大家都开心开心呗。”小家伙们拉着温洁的手不依不饶。

     温洁怎么没发现自己今天与往常不对,小家伙们说自己今天总是笑,难道平时不笑吗?至于发呆,刚刚自己好像想的是?俞承浩的脸立即浮现出来。怎么会是他,刚刚没想什么啊。

     温洁被孩子们搅得没有办法,只得随便拈了几句话来。“老师问你们,如果有一个坏人,他做了坏事,后来变好了,做了很多好事,你们会原谅他吗?”

     “会啊。”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温老师,你呢?”

     “我啊。”温洁转过身,“要看他的表现了。”

     “温老师,你快看外边,好多好多。”二牛急冲冲地跑进来,手指着外边,气喘吁吁。

     “慢慢说,什么事?”温洁问道。

     “你们出去看看就知道了。”二牛描述了半天,就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二牛就是个傻劲,温洁带着孩子们出了教室。一到校门口就傻眼了,学校外边的小山丘堆满了玫瑰花,绑着五颜六色的祈求,摆成了字形,写着“我爱你”三个大字,俞承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心”字中间,含情脉脉地看着温洁。

     温洁愣住,这么多的玫瑰,搬到偏远的文化村,肯定废了不少力气。一直以来,追温洁的人多得数不胜数,别说玫瑰阵形,更大的阵势都司空见惯,很不稀罕所谓的“浪漫”,但此人此景,温洁被打动了。

     很快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了,围观起来,有的还小声起着哄,“俞承浩,温老师。”

     俞承浩朝温洁走过来,如王子般向温洁伸出手。“洁儿,请你”

     “浩!”一声传来。

     这一幕嘎然止住,大家都朝声音传来处看去。一穿着牛仔裤和休闲西装的温婉端庄的女子站在路口处振振地看着俞承浩。

     “浩。”林幼珊小跑到俞承浩的身边,亲切地挽着他的胳膊,“我找了你好久,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担心死你了。”

     “俞老师,这位是?”村民们纷纷问道,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俞承浩只看着温洁,不知如何收场,林幼珊抢正在俞承浩前面说道,“我叫林幼珊,是俞承浩的妻子。”

     “原来是俞老师的妻子啊。”大家恍然大悟,“难道今天这满山的玫瑰花就是为了迎接林小姐吗?”

     林幼珊温柔地看着俞承浩,期待着俞承浩的回答。

     温洁心里翻江倒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渐渐自己就被人群淹没了,干趁机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景。

     俞承浩看温洁跑了出去,想要追过去,可被林幼珊死死拽住,村民们又热情地问着,俞承浩想着先处理这里的事再跟温洁好好解释。

     温洁跑到村头的小山坡上,这时大家都在看俞承浩和林幼珊的恩爱,村头的山坡上更加安安静静,在这里,可以看到全村的村貌。

     “喝一杯吧。”大牛把一罐啤酒递到温洁眼前。

     “你怎么来了?怎么会有这个?”温洁接过啤酒。

     “这是上次晚会剩下的,俞老师买了很多,没喝完。”大牛也找了个地坐下来,“洁儿,你和俞老师是不是介意说说吗?”

     “你怎么猜到的?”温洁问道。

     “我是男人,当然知道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意味着什么。今天来的那位是俞老师的妻子,但我觉得俞老师是喜欢你的。细心一些就会发现,俞老师真的为你做了许多,联系这些天的发生的事,俞老师应该是为了你才来到这么偏僻的小山村,我还看得出,洁儿你对俞老师也不是不喜欢。”大牛说道。

     “喜欢又怎样?两年前,我是喜欢过他的,可那时他却跟其他人结婚了,我一直对自己说没什么,曾经一度真的是对他彻底死心了,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跟我到这里来了,逃离了那个城市,那些事情,相处起来反而更加淡然与随意。后来我确实被感动了。”温洁眼眸垂下,俞承浩,不是那个能带给自己幸福的那个人。

     “很多事,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样。洁儿,你相信我,俞老师他是爱你的。”

     “好了,大牛,谢谢你听我说完这些,也希望你替我保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回去吧。”这是第二次,幸福的期望被击碎,温洁很平静,大概是习惯了吧。

     大牛想要再劝劝温洁,但她现在显得这么平静,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下去,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

     温洁一个人坐了一上午,因听到村子里传来的声声犬吠,才回过神来,还有小球呢,他现在一定哭着在找妈妈。

     温洁失魂落魄地走回住处,门口边不是刘大妈陪着摇篮里的小球,而是一个熟悉地再不能熟悉的背影。

     “洁儿。”慕容清一看到温洁,紧紧地抱着她,不舍得放开,“洁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那么久才找到你在这里,跟我回去,我们重新来好不好?我们会有很幸福的生活,我会很爱你很爱你。”

     温洁只被他抱着,心里却再也激不起一点漪涟,“可我没有跟你在一起的愿望了,从那时候你说我们永远不可能开始,我就断了这念想了。”温洁也没想到,现在面对慕容清,自己可以这么淡然,没有一点感觉,本以为会恨他,很讨厌他,可真的面对他,却什么情绪也没有。

     慕容清放开温洁,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洁,“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一切都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了。”温洁平静地可以感觉自己的心跳声。

     “我不信,不信。你不是爱上俞承浩了,他那么伤害你,在你心里,最爱的人还是我,对不对?”慕容清看着温洁的眼睛,期待温洁说爱他。

     “不是!”温洁的语气很冷,冷得似乎感觉不到烈日炎炎了。

     “不,洁儿你爱的是我!”慕容清狠狠地吻住了温洁的嘴唇,掠夺式地吮着,苦涩而疯狂。

     这是自己期待了多年的吻,换在以前,温洁一定会甜到心坎里,会幸福地睡不着,会兴奋地半夜起来数星星,可现在,来得太迟了,迟到没一点感觉。

     总以为,那个一路陪着的人不会走,那双一直牵着的手不会松。谁曾想,再见只是一句脱口而出的话语,诀别只是一个简单随意的转身。有很多人,慢慢地就散了,有很多事,渐渐地就淡了。

     作者有话要说:没点评,没动力了。